首页 > 王琪青阳 > 第139章 节 聪明女人

我的书架

第139章 节 聪明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爸爸打来的电话,我连忙说“好的,好的。”

我必须赶紧换衣服,去看蕊姑姑,菲菲姐不在了,我比以前更觉得蕊姑姑像我的亲人。

我和陆川正在QQ里说话,我刚想告诉他一声,我要下了,可是,正在这个时候,陆川在QQ里,发过来信息,他说:

“琪琪,你帮我看看我写的这个小片段,好不好?”

最近陆川经常写一些小故事,小片段,说是慢慢积累,然后写成大故事。

“待会再看吧,我有事出去一下。”我直接表达了我的意思。

“就五分钟,亲爱的,事情要是不太着急,还是帮我看看吧,这样你提了意见,你下线后,我就可以修改了。”

“好吧,我等你。”

可是,就是这五分钟,我很多事都发生了改变,我已经换好衣服,就等着帮陆川看完这个片段就要走。

闲来无事,我就和我的一个好姐妹打了个招呼,这个人的网名叫做橘子,她也是陆川的网友。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从我和陆川的文字当中,就已经看出来我们俩的故事。

我和橘子很谈得来,经常聊,从她不幸的婚姻,到单身生活,再到她的一段网恋,我从她的生活经历中感悟出很多道理。

当然,我和陆川的事,我也没有瞒过她,有个不顺心经常找她倾诉。

“姐姐,最近还好吗?”

橘子很快回复我:“挺好的,看你最近挺忙的,也没打搅你,你们俩的小说都有进步,他的也越写越好了。”

“谢谢姐姐,难得姐姐也喜欢《白日》这么苦情的小说。”

“《白日》?我没看《白日》啊,我看的是《墙外真爱》。”

橘子说完,紧接着就给我发过来一个网址,我点开一看,这是一篇已经连载了一百多章的小说,作者就是我最近刚给陆川起的网名——风舞萍影。

陆川和阮微雨分手后,就把“秋无眠“改成了“风舞萍影”。

作者一栏的留的QQ号就是风舞萍影。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群号,这是一个读者群,我毫不犹豫地复制了这个群号,然后用我“绿叶仙踪”的号加入了这个群。

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我的呼吸也已经非常短促,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点开了楔子,楔子只有简短的几句话:

谨以此书献给我今生最后爱过的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晓雨。

我爱她,为她,我愿意耗尽今生,加快走近来世的脚步。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2012年到来的时候,最想做的是什么,我也想了这个问题。

2012年12月25日,我会在晓雨看不见我的地方看着她,如果天塌地陷了,我就会抱着她一起死,如果没有天塌地陷,那么我将再次消失,不会影响她快乐的生活。

我想,爱她,是我这一辈子做过最好的事。

阮微雨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五号,我彻底被击垮了,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也不想说了。

呵呵,多么感动,亲爱的读者,你感动吗?

能让打击来得更加彻底一些吗?与此同时,我看见陆川正在用风舞萍影和读者们说说笑笑。

可能是我过于专注群里陆川说的话了,我才看到了陆川用“素雅”发到半夏里的小说片段。

他还给我发了个一个抖动窗口。

我全身一下子就僵在原地,原来,这么久以来,他都在瞒着我写另一个小说,大致点开一章,我也就什么也明白了,他小说的女主叫——晓雨。

陆川频繁的给我发抖动窗口,我却无心理睬。

我此刻还用得着哭吗?我只想仰天长笑,笑我自己的痴痴傻傻。

我直接拔掉了电脑的电源,拿起背包和电摩的钥匙,冲出防盗门。

天,居然在下雨,雨丝很细,凉凉的打在我的脸上,落在我的睫毛上,眼泪很咸,搀着雨水流到我的嘴角,我居然贪婪的吸吮着,我闭上嘴巴,狠狠地咽下。

街上的人们穿梭来往,我加大电摩的油门,居然有一种极大的释放感。

突然,我的脑子短路了一下,我要到哪里去?我要去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往前走,往前骑,别停下来。

我的速度超过了一般骑单车的行人,我想很多人都在看我,看到十字路口的红灯。

我脑子里也有反映,我想踩下手刹,可是,我的速度太快了,我的手按下去,整个人和电摩就都翻了个跟头,然后就凭着惯性撞到了穿行的卡车上。

当呼啸而过的大卡车把我再次弹出来的那一刻,我居然一点也不害怕,脑子突然清醒了:

就要没有任何烦恼了,真好。

我闭上眼,享受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再次醒来,我就已经在医院了,我没有感觉出任何疼痛,睁开眼睛,只看到很多熟悉的医疗器械摆在我的床边。

看了看周围,只有我一个病人,另一张床上是空着的,我猜出来,这是普通病房,并不是ICU。

可是,和上次住院一样,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医院了,我反复用力吸了两口气,感觉呼吸还是很顺畅的,心想,我的哮喘难道又严重了一次?

我身边没有任何人,我想坐起来,伸手去扶床的把手,却发现自己的胳膊上缠着纱布,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居然是更厚的纱布。

我是因为外伤进了医院?我抚摸着头上的纱布,却怎么也想不起我来医院前的任何情景。

我的头有些疼,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头还没有如此疼过,好像我只要努力想事情,头就会很痛,索性,就什么也不想了。

“琪琪,你醒了?”一个男人走进来,他很自然的和我说话,然后就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到桌子上,我认出来,他是祝青阳,是我的老公。

“琪琪——”

青阳俯下身来,亲了我的脸颊一下,然后,他眼里的泪珠就滚落到我的脸庞上,凉凉的。

“青阳,你哭什么?我这次又是为什么来医院啊?怎么还包着纱布?”我满脸疑惑的看着祝青阳。

青阳笑了笑,握住我的手,然后说:“傻丫头,自己受了多少苦,都不知道。”

“你真讨厌,快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我撅起嘴,有点不高兴的问。

“你啊,去医院看蕊姑姑的路上,不小心被车撞了,你又一次从鬼门关闯过来了,好在是虚惊一场,也没缺胳膊也没少腿,我已经很知足了。”

“你说什么啊?蕊姑姑是谁?”我的确不知道祝青阳说的是谁,很疑惑的看着他,很期待他给我一个答案。

“就是菲菲的妈啊?”祝青阳没有看我,然后拿了毛巾,来给我擦我仅露出的脸蛋儿。

“菲菲是谁?”我接着问。

“不是吧?琪琪,你看我是谁?”祝青阳停下手,索性坐到我的床头,专注地看着我的脸。

“你别闹了,你是青阳啊,浩宇的爸爸呗,这还能认错?”我觉得青阳莫名其妙的。

“那……那……他是谁?”青阳很快从手机里找出爸爸的电话号码,然后问我。

“爸爸的电话啊,给我,我要给爸爸打电话。”我的手行动还算快,我夺过青阳的手机,就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爸爸一听见是我的声音,非常激动,他说:“琪琪,我这就返回去,我才出医院,这会儿在药店给你妈买降压药呢。”

“嗯,那您快来,我等你。”

“挺正常啊……”青阳摇摇头,像是非常困惑的样子。

这时候,走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个子很高,女的长得不难看,他们像是夫妻,俩人显得很般配。

一进门,女人就快步走向我,然后俯下身,紧紧地抱住我,还呜呜的哭起来:“琪琪,琪琪,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我被这个女人抱着,浑身很不舒服,也很反感,我本能地反抗了几下,然后看着眼前的女人,说:“你是谁?”

我不知道我这句话有什么不妥,祝青阳也不和那个男人说话了,他们齐齐的转头看向我,像是发现了珍稀动物一般。

“琪琪,我是夏沫啊。”刚才的女人惊讶的睁大嘴巴,疑惑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感到她说的话莫名其妙的。

女人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然后摇了两下,继续说:“你再看看,我是夏沫啊,他——”

女人指了指身边的男人说:“

他就是刘仓健,我老公,要不是你帮助我们,我们早就离婚了啊,你忘了?我们认识了二十多年了,你怎么可以忘了呢?”

这时候,爸爸进了屋,他一进屋,我就急切地喊:“爸爸——”

爸爸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然后就来到我的床前,刚才的女人赶紧闪了闪,我和爸爸紧紧地抱到一起,我调皮地对爸爸说:

“爸爸,青阳说我又九死一生了一回,你闺女命大吧?”

“嗯,嗯。”爸爸松开我,不住的点头,还擦了擦眼角喜悦的泪水。

“叔叔,琪琪不认识我了,她不知道我是谁?”刚才的女人对爸爸说。

爸爸很惊讶,转头看向我,说:“是吗?你不认识她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