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玫瑰火玫瑰之歌 > 14.开船而走,又遇烈火

我的书架

14.开船而走,又遇烈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至走,她都不明白,明明好几次刀架到了茉莉纤长的脖子上,她却有些下不去手。

  甚至还鬼使神差的给她喂了一颗珍贵的解毒丸。

  玫瑰自嘲的笑了一下,就当还了她最后给自己挡子弹的情份儿上,化解了之前的恩恩怨怨罢了。

  学着茉莉的样子,帮茉莉取出了子弹,缝合了伤口。

  茉莉中途醒来两次,看到玫瑰又深深的睡了下去。

  玫瑰利落的忙完,把茉莉的行李箱和东西规整好,统统扔到了岛上。

  中途玫瑰清理其他人尸的时候看到了杂物间被绑起来的赤丽,被塞着嘴哼哼唧唧的向自己求救。

  只是微笑着把她拎起来,扔到了岛上。懒得给她解开绳索。

  最后玫瑰把茉莉轻抱着放到了草地上,把她心爱的铁鞭握到了她手里。

  茉莉突然清醒了点,她仿佛知道玫瑰要离开。

  “茉莉!从今往后,希望我们永远不会相遇,永远不会有任何牵连!”

  玫瑰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出的话冰冷刻骨。

  不等茉莉回话,玫瑰扭头就走。

  直到现在她静默的开着船。

  回想着是是非非,总觉得这背后有场更大的阴谋。

  她拨通了烈火的电话。

  “喂!我是玫瑰!很遗憾我没有死!”

  “玫瑰?不可能的!茉莉怎么会失手?”

  “茉莉!她差点死在我手上,要不是我手下留情!呵呵!你就等的过来给你的好姐姐收尸吧!”

  “你敢?你敢动茉莉不怕我报复你,和你的好姐妹!”

  “啧啧啧!别装了,你没有追求泪的权利。把我支开送死,才第二天泪就被人劫了去!你也是真够失败的!哎呀,现在你估计都不知道劫走的人是谁!”玫瑰笑声越发大了。

  “玫瑰!你去你也是送死!别他妈说的好听,几个你能打得过魔临,快让茉莉联系我。”

  藏宝的岛屿并没有丝毫的信号,玫瑰开了四五个小时才找到了点信号的影子。

  “呵呵!茉莉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魔临啊!我会去找他的。”

  说着玫瑰关了机,一脸冷漠的拔了卡扔到了大海里。

  另一边烈火气急败坏的摔了手机。命令魔窟的人。

  “快查玫瑰的电话,她的具体位置,越详细越好!”

  “还有最近几天到的轮船,一个一个排查,看看玫瑰是怎么回来的,尤其留意茉莉的船!”

  “是!”

  “遵命!”

  烈火有些不安的在办公室内来回渡步,这该死的玫瑰!到底把茉莉怎么了?

  玫瑰此刻心终于不那么飘了!魔临?我去会会他好了。

  玫瑰有些手生的开船掌舵。毕竟不是专业的。只是训练的时候恰好学过一点。希望一路风平浪静!

  偌大的轮船上就她一个人,安静的有些诡异,尤其是在夜里的海风中,如果命运没有照顾,定然落得船沉人死的结果。

  玫瑰吃住都在操控室,风平浪静的时候,系统定好路线,玫瑰就会打坐修炼气息。

  浮浮沉沉的海上,仿佛有了各色空灵的声音,通过深沉的海,包围着她,她宛如沉浸到了海洋深处,打坐在珊瑚群中,凄美地鲸落,残暴的鲨鱼,空灵的海豚,浮沉的海龟,飞扬的海鸥………

  都一一闪烁过玫瑰的脑海。

  直到好像看到了冰泪!

  她破冰而出,悠悠转醒……

  “啊…………”玫瑰紧闭双眼,发丝飞扬,平静的海面不断惊起了飞鱼,盘旋在头上的海鸥鸣叫不断!

  终于……一切归为了寂静,鱼沉鸟飞!

  玫瑰嘴角含着笑意,烈火!这次见了,赢得不一定是谁!

  看了眼恢复平静的海面……

  微微的海风吹着她的裙摆,她的卷发,她的风情…

  如迷人的海妖,绽放的诱惑。

  黑眸直视着远方,那是冥洞的方向。

  冥洞中带着丝丝雾气的魔临。又一次沉迷在冰泪身上冷香里。

  他好看凉薄的唇在冰泪耳旁轻轻说到。

  “冰泪!如若没有猜错!你的玫瑰快回来了!”

  他身下的冰泪微微抖动了下结霜的睫毛。

  “主人!说不定那个什么玫瑰花早凉了了,哪里有命过来和主人抢人。”

  “白痴!茉莉不会让她死的!你以为烈火杀玫瑰只是因为他窥视冰泪已久?没那么简单!”

  魔临勾起冰泪的下巴逗弄了起来。

  “烈火让茉莉杀玫瑰,能杀了最好,杀不了!那就该被玩烂了!杀人多无趣呢!我觉得让人无穷无尽的活着,然后不断忍受摧残才有意思!”

  魔临转头看着刚刚说话的属下,眼神里泛起了涌动的黑雾。

  属下突然觉得全身仿佛无数蚂蚁啃咬,吞噬着自己血肉,破坏着自己的筋骨。

  属下忍着泪缓缓跪下。

  “主……主人……饶命……”

  他的主人顾不上理他。除了冥洞从小培养的精英,其他组织过来人,哪个不得被下了蛊,好好折磨几天。

  用魔临的话来说。

  背叛狗而已!粗暴点才会听话,才能学乖,才能下次不做背主之事!

  魔临淡漠的瞟了他一眼。

  “三天后还活着!去领牌,先下去吧!”

  只有冥洞正式编制的人才会有牌子。

  “是,主人!”

  那人只能颤抖着不让失了态,缓慢的退了下去。

  魔临是用蛊高手,他身上淡淡的黑雾是他数以亿万计的小虫…

  肉眼根本无法锁定!

  他又一次尝试把各种各样的蛊种到冰泪体内,不然无法掌控的感觉,十分惹他不痛快!

  只见黑雾刚靠近冰泪的周身,立刻变成了冰渣子掉的到处都是!每次都是这样,不管什么品种什么类型的蛊,都对她无效。

  魔临的脸又黑了下来…蛊虫是有特殊的生活温度和环境,而普通人体是最容易滋养它们的,但是冰泪是个特例!

  让魔临无比头疼的特例。

  不能直接控制,那就只能间接控制了,魔临有些伤脑筋的想起了某个人,但愿她还活着。

  此刻某个人刚到海边,船还未停稳,突然从各个角落窜出来一百多号人,有魔窟的杀手,也有其他组织拿钱来效力的人。

  烈火从众人中冷着脸走出来!

  这种意料之中的事情,玫瑰眼皮都什波动!

  “好你个玫瑰!竟敢耍我!电话卡是不是被你扔海里了!你还想不想回魔窟!”

  “呦!是烈火呀!这么大阵势迎接我啊!我可更不敢回去!每天杀手头子就想搞死属下这种地方,我玫瑰才不稀罕!”玫瑰抱肩而立,满脸鄙视的看着他!

  既然找见了玫瑰!烈火也不太恼了!

  “玫瑰!我没听错吧!你是预备叛离组织了!呵呵!你不如乖乖给我回去,交代交代茉莉的去向,不然你刚刚的话,正好能让我更加光明正大的弄死你。”

  “没错,我就是叛离了!烈火你们预备一起动手?还是一个一个来!”

  “玫瑰!你最好想清楚再说话!”

  烈火憋着气,还是想微微安抚一下,套出茉莉在哪里!

  不然打起来擦枪走火,死人还能说出什么玩意?

  “不必了!正好预备要进冥洞的,不如杀了你们当投名状怎么样?”玫瑰微笑着敛下眼底的血腥,从腰间拿出双枪。

  这?是预备背水一战了?

  烈火笑出了声,这玫瑰不是被茉莉玩傻了吧。以前在自己手下走不过三招。现在突然就这么膨胀了?

  玫瑰等的就是他的不屑一顾。

  突然,玫瑰头发翻飞,就地极速翻滚了一下。抬手就向烈火射击。砰砰砰!砰砰砰!

  烈火没想到突然玫瑰就发了难。狼狈的擦身躲过。等烈火掏枪的时候。玫瑰已经到了跟前,对着烈火的脑门!

  烈火也顾不得掏手枪,慌忙用铁拳打飞了玫瑰的一只手枪,来不及了,另一只手枪的子弹已经飞射发出!

  烈火立刻用了个十分蹩脚的姿势躲过了手枪子弹。玫瑰微笑的又贴身而来,近距离射击。子弹会又猛又烈!

  烈火没办法,突然爬到在地,滚了两圈。玫瑰枪里没了子弹。都没回头,把枪当飞刀似的甩了出去,恰巧打瞎了一个正在瞄准她的少年。

  少年鬼哭狼嚎的打滚,丝毫没有影响玫瑰手中一闪而过的细线,向烈火缠去。

  烈火前几日被魔临伤的还未痊愈,没想到玫瑰变得这么难缠。

  他调整了下心态,预备和玫瑰近身肉搏。这是玫瑰一直所期望的,打的难舍难分才好,夜里看不大清楚,玫瑰赌他的属下不敢轻易动手!

  枪可是不长眼睛的……

  烈火出拳如风,凛冽的拳风就往玫瑰脸上招去,玫瑰躲得相当利索,可不能毁了自己的脸吓着小泪泪。

  玫瑰双手拉着细金属丝,只要烈火拳脚稍微有个破绽,玫瑰立刻像条蛇吐着信子刮掉他一片薄薄的肉。

  烈火越来越恼怒,催促着手下赶快冲玫瑰开火,现在他已经后悔让玫瑰缠了上来,被命令的杀手。开了几枪,不是被玫瑰将将躲开,就是被玫瑰拉扯的差点中了枪。

  众人们都不敢再开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错!

  “一群蠢货!上来拉开她呀!”

  众人好似才恍然大悟,纷纷围了起来!

  玫瑰额头上都是冷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