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四十四节 邻居旧怨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节 邻居旧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昨天在菜市场专门买了一版鸡蛋回来,就是想好了今天要煮鸡蛋带走。可我在厨房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就急了。我老婆当时还睡着,我以为是她把鸡蛋收在某个地方,就去问她,可她说压根儿没碰过。”

  听到这里,陈信宏抬起头,好奇地问:“那些鸡蛋现在找着了吗?”

  “找到了。”七楼住户不太好意思地回答:“后来发现在我儿子的玩具箱里。他昨天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把蛋托壳子解开,以为鸡蛋是我给他买的玩具,于是放箱子里跟十几个乒乓球摆在一块儿。我翻来覆去找不到,心里想着要赶时间去机场,又忙着要做吃的,动作就大了点儿,影响到楼下……”

  陈信宏摇摇头:“八点多的飞机,你半夜三点就起来捣鼓……”

  站在对面的六楼住户气还没消,他大声嚷道:“现在你挺会说话的嘛!我之前上楼敲门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张口闭口让我滚,说你平时走路就这么大的动静,让我有本事就另买房子找清净的地方住。”

  他随即转身面对着陈信宏,愤愤不平道:“警察同志,你给评评,这是人说的话吗?”

  陈信宏微微皱了下眉,问七楼住户:“这是真的?”

  七楼住户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密密麻麻:“……那个,我当时找不着鸡蛋,很着急,在火头上说话也没注意……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六楼住户想也不想就张口拒绝,他瞪着发红的双眼怒道:“你不让我睡觉,我就不让你好过。我把话撩在这儿:就算警察来了,今天你也别想出门。老子就是要让你赶不上飞机,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哪儿也不准去。”

  虎平涛一看,这明显是不管不顾,铁了心要跟七楼住户杠上了。

  陈信宏转过身,注视着满面怒容的六楼住户:“他已经知道错了,也跟你道了歉,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他根本不是诚心道歉。”六楼住户伸手指着对面,怒不可遏:“你不知道,我之前上楼敲开他家门的时候,他那副嘴脸难看极了。我住你楼下怎么了?就活该被你胡乱踩着糟践?”

  “我错了还不行吗?”七楼住户反反复复都是这一句。

  “你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六楼住户根本不吃这一套:“你怎么早不报警?我是没用手机把你之前那副嘴脸录下来。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你这是被逼得没办法,口是心非。”

  见状,陈信宏感觉有些棘手。

  这起纠纷很简单,关键是当事人的态度。

  想了想,他转向满脸焦急却一声不吭的七楼住户:“听见人家说的话了吗?你这态度就不端正。这是认错吗?这是敷衍了事。”

  七楼住户又气又急:“你们是警察,总不能让他堵着路吧!他……他这样做是违法的。”

  “制造噪音也是违法行为。”虎平涛在旁边道:“指责别人的同时,也要想想你自己做的对不对,有因才有果。就算他现在迫于压力放你出去,可以后呢?你得为自己考虑,也为你的家人考虑。”

  七楼住户深深吸了口气,他脸色有些发白,似乎做出了某种重大决定:“好好好,我错了,我现在正式向你道歉。是我不对,不该发出那么大的动静。现在我请你理解,请你宽恕,请你放我一条生路。这态度够诚恳了吧?”

  这话听起来让人心里堵得慌。

  要说没有诚意,他偏偏说得令人毫无挑剔。

  可问题是,包括虎平涛在内,在场的听者都感觉很不舒服。

  陈信宏站出来打圆场,他安抚着六楼住户:“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你就大人大量,放过他这一回。其实这事他也不是故意的。你看现在都五点多了,再不走的话,就真赶不上飞机了。”

  事情就这样草草解决,双方在案件记录本上签字。

  走出居民楼,坐在电动车上,陈信宏用力在脸上抹了几把,却无法掩饰眉宇间浓浓的倦意。

  虎平涛问:“指导员,这事就算结了?”

  陈信宏点点头,打了个呵欠:“难不成你还想怎么样?凡事不能光看表象,如果只是普通的噪音扰民,只要咱们到现场,劝说几句就能息事宁人。可今天这事不同,这两家人显然早有矛盾。你想想,三点多正是好睡的时候,就算楼上捣鼓弄出点儿声音,躺在床上忍忍也就过去了,怎么会弄到拎着菜刀上楼敲门的地步?”

  “还有,你别看七楼那男的一个劲儿认错,其实都是装的。八点多的航班,半夜三点就爬起来准备东西,这话一听就是撒谎骗人。鸡蛋的事儿我不做评价,因为没有证据,我也不知道真假。可是就他那做派,显然是在那个时候故意想整楼下的住户,让人家睡不着觉,却没想到把人惹怒了,看见菜刀他也怕了,可嘴上就是不认输。眼看着快八点了,楼下住户铁了心要跟他怼到底,实在没办法,这才报了警。”

  虎平涛很是惊讶:“指导员,你以前处理过他们两家的纠纷?”

  陈信宏摇摇头:“没有。但我处理过很多类似的案子。经验多了,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虎平涛了然地点了下头,问:“那他们以后还会接着吵?”

  “肯定的。”陈信宏道:“这事你别管了,回去以后移交给社区。这种邻里纠纷的问题都是交给他们处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类似的案子先报110指挥中心,然后由辖区派出所分类。如果是需要长期调解的案子,由街道办事处和社区负责。”

  “这样做挺好,减轻了咱们的工作量,问题也可以得到解决。你想,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肯定比我们警察上门效果要好得多,毕竟他们熟悉情况。”

  虎平涛连连点头,算是学到一招。

  他拧转钥匙发动引擎。

  陈信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着远处被被高楼大厦挡住的橘红的光芒,轻笑着问:“小虎,公务员考试复习得怎么样了?有把握吗?”

  虎平涛目视正前方,回答口气异常肯定:“有。”

  “那就好!”陈信宏拍了拍他的肩膀:“缉毒队和刑警队都想把你要过去,廖所给熊局打了好几个电话,说等你考完试培训结束,还是回到所里呆上一年,等实习期过了,再安排新的岗位。”

  虎平涛笑着点点头。他知道廖秋是好意。

  “还有件事。”陈信宏继续道:“你跟窦志伟是不是有仇啊?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外面说你的坏话。王贵和张春良跟我提过好几次了,窦志伟说你家里穷,没钱也就罢了,还装模作样发扬风格,拒绝了北青省上次那起通缉案的十万块奖金。这事我听着就很扯,本想把窦志伟叫过来跟他好好说说,可最近太忙,一直没有时间。”

  虎平涛耸了耸肩膀:“来派出所以前,我没见过他。”

  这是最好的解释。

  “看来还是因为上次在食堂的那件事。”陈信宏目光微凝:“窦志伟心眼小,可他不能就这样随便往你身上泼脏水。回头我跟廖所说一下,这事必须严肃处理,否则会影响团结。”

  说着,他换了个话题:“小虎,你家里是不是经济情况不太好?”

  虎平涛正握着方向盘,听到这话差点踩了刹车:“指导员,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窦志伟说你买衣服都是在路边摊,而且只买二十块钱一件的那种。这是王贵和他亲眼看见的。”陈信宏道:“我不是说便宜的衣服不能穿。其实你的工资不算低,平时吃住都在所里,在穿衣服方面,别亏待自己。”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虎平涛感觉这事一下子很难解释:“指导员,我觉得吧,这衣服跟职业一样,不分贵贱,只要自己觉得合适,舒服就行。”

  这话说的很有技巧,陈信宏不由得笑起来,连连点头:“你说的对,是这个理。不过小虎啊,如果你缺钱就跟我说一声,都是一个所里的兄弟,你要狮子大开口跟我借几万块,我肯定拿不出来,但几千块救救急还是有的。”

  虎平涛笑了:“谢谢指导员。”

  ……

  电动车开到派出所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虎平涛把车停稳,陈信宏下了车,走进值班室打了个招呼,紧闭的大门从里面徐徐打开。

  就在虎平涛打算把车开进去的时候,旁边的路灯杆下突然跑过来一个黑影。

  那是个穿着打扮很土气的中年妇女。

  她站在电动巡逻车的左前方,皮肤粗糙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你好,你……是这派出所里的警察吧?”

  虎平涛坐在车上没动,他打量了一番这个女人,点点头,疑惑地问:“有事吗?”

  中年妇女双手交握在一起,她很紧张,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说:“我男人前几天喝酒打架犯了事,被你们抓了。我托人找关系,说是今天就能放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