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五十二节 排排坐,吃果果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节 排排坐,吃果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九年香江回归前,大陆与撒克逊人之间的历次谈判,郭家都以各种方式给予支持。两千年以后,郭氏集团在大陆增加了投资力度,占比达到集团总业务量的百分之四十。

  这次来滇省“走走”,其实是郭母的意思。她幼年时代跟随在西南联大任职的父亲来到省城,这座城市给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正好集团与省商务厅之间正谈着一个项目,郭玲钰也就公私合并,带着母亲来滇省旧地重游。

  虎平涛选择的观察位置很是巧妙,从他这个角度可以同时看到电梯间走廊与大堂侧面。郭母等人从走廊里出来需要两分钟左右,虎平涛快步朝着大堂对面走去,在李维方面前站定,笑着打了个招呼“李处长好”,随即从上衣胸袋里取出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很快,郭母等人走进大堂,虎平涛已经对李维方完成了简单的个人介绍。

  商务厅安排了两辆旅游中巴,车牌号连在一起,分别是042和043。

  前面一辆负责开道,乘员主要是郭家的保镖,以及投资促进局和发改委的人。

  后面这辆是郭氏母女专座,李维方等人陪同。

  董志恒负责安排座位。他对虎平涛客套地笑笑,抬手指了一下旁边那辆042:“你坐那辆车。”

  虎平涛略一点头,正要转身离开,已经安排好郭氏集母女的李维方刚好从043车上下来。见状,他皱了下眉,问董志恒:“你怎么安排小虎坐那辆?”

  董志恒怔住了:“李处,您的意思是……”

  “让小虎坐这辆。”李维方侧身指了一下043号车:“他是我专门从省公安厅要过来的人,必须和我们坐一块儿。”

  董志恒恍然大悟,嘴上连忙答应:“好的好的,我这就安排。”

  再次面对虎平涛的时候,他比刚才热情了许多。

  虎平涛上车的时候,对坐在专座上的郭氏母女笑了笑,对方以点头回礼。

  董志恒紧跟着上了车,他特别叮嘱虎平涛:“小虎,你坐后面,把前面让出来给领导。”

  虎平涛对此没什么意见,反正他就是个打酱油的,全程陪同。

  李维方与郭家母女坐在同一排,中间隔着过道。

  吕婕坐在前排,旁边是一个容貌十分漂亮的少女。她上身穿着运动衫,下面是一条同款热裤,偶尔会露出没有丝毫赘肉的腰身。她有着挺翘的臀部和修长双腿,肌肤细腻光滑,在阳光映照反射出丝缎般的光泽。

  虎平涛在脑海里迅速找出了对应的照片与资料。

  苏小琳:省商务厅市场运行调节处工作人员。她与自己一样,都是去年的大学毕业生。之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商务厅任职。

  前排还有一个孙甜甜,是文旅局派来的导游,全程负责讲解。

  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上了车,直接走到虎平涛同排的空位上坐下,冷漠、挑衅、警惕地瞟了他一眼。

  郭家的保镖,阿德里安,法国人。

  最后上车的是董志恒。他手里抱着几瓶矿泉水,点头哈腰地在前面分发,最后走到苏小琳同排的空位上坐下,递了两瓶过去,笑道:“吕主任,这是给您的。小苏,拿着。”

  苏小琳接过,她脸上露出公式化的微笑:“谢谢!”

  虽然坐在后面,可即便是隔着好几排座位,虎平涛仍能感觉到董志恒话里话外透着对苏小琳的特殊关照。

  他不知道董志恒是否结婚,但看得出来,这是个想啃嫩草的老男人。

  司机发动引擎,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酒店大门,很快上了高速公路。

  孙甜甜是个很不错的讲解员,知识丰富,语言幽默。考虑到郭玲钰常年住在国外,她在讲解的时候会掺杂部分英文,还会对特殊问题进行解答,郭氏母女都很满意。

  李维方今天是半个讲解员。一路上他与郭玲钰攀谈,从滇省风光到人文地理都有,偶尔冷场的时候,孙甜甜就在旁边补充,董志恒时不时插空说几个笑话……总之前排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气氛很是欢乐。

  阿德里安一直注视着郭氏母女,偶尔也会看上一眼与自己同排的虎平涛。

  “尼式骏忍?”他很突然地问了一句,虽是中文,发音却很别扭。

  虎平涛花了几秒钟才把这句话翻译成“你是军人”。

  他笑了,用法语回道:“不是。”

  阿德里安的眼睛顿时一亮,有些惊讶,脸上同时露出一抹喜色,母语脱口而出:“你会法语?”

  虎平涛矜持地略点点头:“会一点儿。”

  “太棒了!”阿德里安虽然刻意压低音量,却看得出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差不多是在欢呼:“我的中文很糟糕,只会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我不喜欢英文,偏偏这一路上所有人都用英文和我说话。这简直……简直……”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虎平涛微笑着替他解围:“这简直太糟了。”

  “没错!这就是我想说的。”

  阿德里安顿时兴奋起来。他起身离开窗口位置,坐到与虎平涛隔着过道的椅子上,笑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昨天在酒店里吃饭,还有今天早上,那种泡在汤里像面条一样的食物很美味,却不是面粉做的,嗯……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

  “米线。”虎平涛给出了标准答案:“蓝逸酒店的过桥米线很不错,就是贵了点。”

  “是的!是的!”阿德里安眉飞色舞,音量也不由自主大了起来:“我把生肉、火腿、蔬菜放进汤里,它们被烫熟了,那味道美极了。”

  他的声音压过了正在前排谈话的人。

  郭玲钰侧过身子,把视线投向后排。

  虽然这次是私人出行,却必须知会滇省的相关部门。对方的安排很是贴心,也提出为了避免旅途劳顿,最好直接乘飞机前往大丽和黎江。母亲却表示想要乘车看看沿途风景,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安排。

  秘书和另外一位保镖在前面那辆042车上。

  之所以让阿德里安与自己同乘一辆车,是因为这个法国人能力很强。他是法军特种部队退伍兵,曾经救过丈夫的命。从那以后,郭家对阿德里安的态度更加亲密,与其说是保镖,更像是家人。

  阿德里安会四种语言,其中包括一种很生僻的非洲土著语。

  可他偏偏不会中文。

  这次来滇省,阿德里安被憋坏了。

  会英语的人很多,但阿德里安是个极其传统的法国人。他骨子里透着对英文的轻蔑,虽然精通,却不愿意多说。

  郭玲钰有些意外,没想到阿德里安与那个年轻人相谈甚欢。

  这在她看来是一件好事。

  郭玲钰转向坐在同排的李维安,笑道:“没想到您专门安排了一个会法语的接待人员,谢谢!”

  很简单的一句话,立刻吸引了前排所有人的注意力。

  李维方感觉很意外,心中却对省公安厅安排过来的虎平涛大为赞赏,连忙道:“这是应该的。”

  导游孙甜甜侧身看着坐在后面正与阿德里安说话的虎平涛,面露惊讶。

  董志恒自视甚高,也有些嫉妒。他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淡淡地说:“我估计他学的就是法语专业。”

  苏小琳从前排转过身,侧着大半个身子,好奇地看着虎平涛,闪亮的眼睛里透出惊讶,还有几分崇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英文变成了国内的第二种公用语言。从孩子抓起,直到大学,可怕的英文贯穿了人生,甚至四级考试不合格就拿不到毕业证……在高强度的英文教学面前,甚至有人喊出了“废除中文”的口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相比之下,学习法文的人不算多。

  董志恒可以讨好苏小琳:“琳琳,其实这没什么了不起。我看你比那个姓虎的聪明多了,只要愿意学,最多半年就能数量掌握。”

  苏小琳摇摇头:“不是这样的。法语比英语难,尤其是数字方面。”

  胖胖的吕婕斜睨着董志恒,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她很清楚董志恒的心思。

  这个男人有一副好皮囊,嘴上能说会道,再加上运气不错,这才成为了商务厅的办公室副主任。

  因为工作的关系,吕婕与董志恒打过几次交道,知道他前年就离了婚,前妻带着孩子过,他每个月给两千块抚养费。

  这次郭氏母女来滇省旅游,省里很重视,自己这个外事办主任也被派来陪同,与商务厅李维方一正一副,目的就是为了与郭氏集团搞好关系,争取郭玲钰给予省内更多的投资额度。

  经济工作很重要,这种事情历来是商务厅主导。按照惯例,至少是部门主管以上的官员随行。

  可吕婕却在名单上看到了苏小琳这个陌生的名字。

  昨天晚上吕婕就打电话问过李维方:苏小琳是什么人?

  李维方回答:我们单位去年刚招进来的公务员。

  吕婕当时就愣住了,随即在电话里疑惑地问:她能力很强?

  李维方的回答有些含糊:好像英语不错,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办公室小董安排的,名单已经报上去了。

  (感谢书友别动邪念,2012固得威的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