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六十三节 看中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三节 看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调?”

  “商务厅要把虎平涛调过去?”

  “手续都办好了,就等着咱们这边回复?”

  熊杰满脸都是愕然的表情:“……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骆红方有着女性特有的谨慎和细致。她给熊杰倒了杯水,正襟端坐,把摆在手边的一份文件轻轻推到熊杰面前:“今天刚上班,商务厅就派人把这个送过来,说是让我们尽快给个回复。”

  熊杰翻开看了看,立刻睁大眼睛,若有所思的同时,心里也冒着火。

  “李维方这是故意整我啊!”他用力狠拍桌子,张口怒道:“老子好心好意给他安排人陪同外出,他倒好,反过来挖老子的墙角!”

  骆红方疑惑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熊杰也不隐瞒,把前后经过讲了一遍,怒不可遏:“商务厅是朱玉斌负责,他走了上面的路子,让我安排人。正式在编警察不适合这种工作,考虑到虎平涛已经结束培训,目前是见习警员,我就让他去了。没想到李维方这个老混蛋贪心不足,得了好处还要我的人……他麻的,哪有这种道理?”

  正在火头上,熊杰张口就骂。

  骆红方与熊杰很熟,清楚他的脾气性格,于是劝道:“算了,想开点。其实商务厅那边也是好意。估计这次活动很成功,他们对虎平涛很满意,这才想要把他转调过去。”

  她随即好奇地问:“朱玉斌和李维方我都认识。按理说,这事李维方做不了主。转调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何况还是商务厅这种人人都想进的单位。就说我家老头子吧,当年从农林局调到城管局,托了很多关系,前前后后活动了两年多,好不容易过去了,职位还必须下调一级。”

  “老熊你再好好看看商务厅发过来的这份文件:虎平涛转调过去就是他们的正式科员,连预备期都没有。这哪儿是平调啊,简直就是上调了。”

  “还有这个,商务厅答应给咱们两笔赞助费。其中一笔是从今年开始,每年都有。这些钱不在政府的拨款额度之内。我就奇怪了,以前咱们经费不足的时候,上门求爹爹告奶奶,他们理都不理。现在倒好,反过来主动送钱上门。钱多钱少就不提了,重要的是后面这句:单位年度赞助款!”

  熊杰闷闷不乐地说:“老话说得好:是金子在哪儿都能发光。朱玉斌这家伙眼光还是不错的。小虎是我培养的特殊人才,商务厅这是要用钱来换人啊!”

  骆红方眼中的惊奇之色越发浓厚:“你来之前,我调看了虎平涛的个人资料。他以前是耳原路派出所的辅警,去年报考公务员,后来去警官学院接受培训,上个月才结束在那边的学习,综合成绩名列前茅,现在是见习警员,一年后转正……这个履历很普通啊!他也不是硕博研究生,为什么商务厅偏偏看中了他?”

  熊杰对骆红方的话嗤之以鼻。他带着几分自豪与傲慢,认真地问:“硕博研究生就很了不起吗?”

  骆红方知道他在故意卖关子,大家都是同龄人,职级也一样,她在气场上不可能输给熊杰,于是很不客气地说:“你别忘了,虎平涛是艺术生,他不是正规警官学校毕业。”

  “艺术生又怎么了?”熊杰轻轻拍了一下骆红方桌上背对自己的电脑屏幕:“你应该仔细看看小虎这次的培训考核成绩。包括对新人来说最难的射击在内,所有科目都是全优。”

  “他精通英语、法语和安南语,德语和日语能进行日常对话。还有闽南语,也是他的强项。”

  “他从小就学习摩斯电码,能用中、英、法三种方式熟练收发。”

  “他还会唇语,正确率超过百分之九十。光这一项,咱们省厅有几个人能比?”

  “你别看他履历表上填的是美术专业,其实小虎钢琴弹得很好,小提琴也不错。上高中的时候,他就加入了省美协和省音协。要是不信,改天我把小虎叫过来,当面拉给你听。”

  “老骆你在厅里工作时间不算短了,以前武警支队的武术教官老王你认识吧!人家是全国散打比赛排得上名号的。小虎从七岁就跟着老王手下的兵一起练散打,呵呵……一个打十个我不敢说,一打五绝对没有问题。”

  骆红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老熊,你该不是在开玩笑吧?”

  看着满脸震惊的人事处长,熊杰对她的反应很满意:“再说说小虎的父母吧!虽然你跟他爸不是很熟,但你绝对认识。”

  “你说的是谁?”骆红方好奇地问。

  “虎崇先。”熊杰脸上再次堆起得意的神情:“前年咱们在昭城办事,一起吃过饭,喝过酒。”

  骆红方双眼睁大到极致,脑子里全是不可遏制的复杂念头:“……那个……你是说,虎平涛是虎首长的儿子?”

  熊杰促狭地笑了起来:“还有他姐姐虎碧媛,北通集团的主要股东之一。”

  从熊杰口中说出的这席话实在是充满了震撼效果。骆红方双手抱着头,拇指在两边太阳穴上轻轻按压,足足花了半分钟,才把这些信息在脑子里彻底消化。

  良久,她抬起头,疑惑地问:“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当警察?”

  很多人都羡慕公务员。

  然而警察不同。

  工作又累又苦不说,无限加班,随时可能加班,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熊杰沉默片刻,淡淡地说:“有虎崇先这样的父亲,就有虎平涛这样的警察儿子。不奇怪,很正常。”

  骆红方又问:“我看过这一期学员的分配表,虎平涛怎么又回耳原路派出所了?像他这样的人才,应该直接留用在市局或者省厅才对啊!”

  “宰相起于州府,猛将拔于卒伍。从基层干起,对他有好处。”熊杰道:“说起这事我也很头疼。虎平涛去年在派出所当辅警,抓住了一个全国通缉的杀人犯。为了这事,北青警方还专门派人过来好好感谢咱们。去年厅里通报的李荣凯贩毒案赃款查获,也是小虎的功劳。他还连带着发现了一起系列杀人案。可惜他当时的身份是辅警,只能给他年度嘉奖,没办法评功。”

  “商务厅为什么找咱们要人?这次他们组团去黎江是为了招待郭氏集团的人。文旅局派了个导游跟着,那人却看上郭家老人手上的翡翠镯子,设局盗窃,结果被小虎看穿,黎江市公安局当天就把案子破了。”

  “因为这些事,分局刑警队王雄杰,缉毒队雷跃,还有耳原路派出所长廖秋,他们都争着要虎平涛。王雄杰这段时间忙着手里的案子,没空去我办公室磨叽。廖秋每个星期都跑到我那儿讨说法,雷跃更是每天早请示晚汇报……我被烦得没办法,就让他们自己决定。”

  “石头剪刀布?”

  “那是小孩子的玩意儿。这三个家伙约了顿酒,谁坚持到最后,虎平涛就归谁。当然不是永远把人安在固定的位置,我对小虎也有安排,于是答应给他们三个一年的使用期。”

  “谁赢了?”

  “最后的赢家是廖秋。王雄杰酒量很菜,最多二两就翻了。雷跃和廖秋两个人喝了四瓶汾酒。说起来,雷跃输的有些冤枉,廖秋就比他多喝了一小杯,还不到二十毫升。”

  骆红方觉得三观受到极大的震撼:“……辅警?老熊,你说的都是真的?”

  熊杰瞟了她一眼:“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每天坐办公室看文件,怎么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我跟你不一样。”骆红方白了他一眼:“分工不同,关注的东西当然有区别。”

  熊杰盯着她:“虎平涛的组织关系都在你这儿。你觉得能放他去商务厅吗?”

  骆红方把摆在熊杰前面的文件拿过来,视线落到了年度赞助款的部分。她皱起眉头:“这是典型的糖衣炮弹啊!给钱,换我们的人。”

  熊杰阴测测地笑了:“我是这么想的。钱得留下,人我也不想给他。”

  骆红方的冷笑节奏与熊杰很配:“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既然虎平涛帮了商务厅老朱的大忙,于情于理他都得酬谢咱们。才这么点儿赞助款是不是太少了?而且还搞歪门邪道挖咱们的人……这样吧,咱们两头分工:下午我去商务厅找朱玉斌,你找虎平涛好好谈谈,搞清楚他的想法,然后再做决定?”

  搞人事工作的心思就是慎密。熊杰自愧不如。

  当着骆红方的面,熊杰拨通了虎平涛的电话,把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他认真地问:“小虎,这种事讲究自觉自愿,我不拦着,你自己做决定。”

  说归说,熊杰心中其实很忐忑。

  在利益面前,很少有人能经得住诱惑。

  他手机开着免提,传来虎平涛爽朗的声音:“我在这边干得好好的,去商务厅做什么?熊叔叔您直接帮我回了吧,我明天还得去派出所找廖所长报道呢!”

  挂断电话,熊杰大笑起来:“听到没有,我没乱说吧!虎崇先的儿子不是孬种,这种人人都想要的机会,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骆红方也笑了:“这年轻人挺不错的。老熊你改天帮我约一下,吃顿饭。”

  熊杰忽然对骆红方请客的目的产生了怀疑:“我认识你那么多年,也没见你主动请过几次客……咝,你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让我觉得很奇怪啊!”

  骆红方笑道:“你这人就是想法太多。好了,我也不瞒你。我女儿还没有男朋友,就是吃个饭而已,介绍他们认识一下,不算拉郎配。”

  熊杰感觉已到嘴边的话,瞬间被某种力量压了下去。

  “你不厚道啊!表面上说是找我了解情况,搞了半天,是给你自己选女婿?”

  骆红方从椅子上站起来,给熊杰喝至半空的茶杯里加水,笑吟吟地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很正常。当妈1的为女儿考虑有错吗?再说了,虎平涛不是还没结婚嘛,我就约他吃个饭而已。”

  熊杰酸溜溜地说:“万一人家小虎有女朋友呢?”

  “他女朋友肯定没我女儿优秀。”骆红方对此非常笃定:“我女儿是北大毕业的,现在一家跨国公司上班,见习期,一个月就能拿到七千多,已经确定了明年就能升职,到时候收入就更高了。”

  被她这么一说,熊杰也想起来以前见过骆红方的女儿。他笑道:“老骆,咱俩都是同事,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了。听我一句劝,约小虎吃饭当然可以,让你女儿跟他见个面也没有问题,只是处朋友什么的就算了。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就你女儿那长相……嗯,我的意思是,人长得不算差,但也没有好到你认为优秀的那种程度。”

  这话可没有乱说,骆红方女儿遗传了她父亲的基因,:方脸膛,身材高大而且偏胖,整体上偏于男性化。

  骆红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说话也不再客气,直呼其名:“熊杰,你这是什么意思?”

  熊杰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讪笑着举起双手:“骆处长,骆大姐,我这人口无遮拦,是我说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

  “这还差不多!”骆红方嗔怒着回了一句,随即神情恢复正常:“说真的,这事就交给你了。别的你不用管,只要帮我把虎平涛约出来就行。”

  熊杰苦笑着点点头:“行,没问题。可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别抱太大希望。”

  他自知这话很讨人厌,不等骆红方有所反应,说完就赶紧从椅子上站起,随口打了个招呼,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熊杰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骆红方轻轻叹了口气。

  她知道熊杰是好心,也知道熊杰说的这些话并非毫无道理。

  从小,女儿的学习成绩就很出色。初中、高中、大学……过五关斩六将,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考入了全国顶级学府。

  (上架了,希望各位书友多多支持。顺便说下更新的问题。老黑是事业编,不是全职写手。没办法,相当于上两份班,只能保证每天一更,当然字数会比上架前多一些,希望大家理解。还请诸位书友尽可能订阅VIP第一节,这很重要,老黑拜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