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七十四节 我认定你了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节 我认定你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分局食堂的日常工作餐是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外加咸菜。

  王雄杰等人过去的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钟点,餐厅很空。

  他们把两张条形餐桌拼在一块儿,张国威去厨房要了两个大盘子,虎平涛从纸袋里拿出苏小琳买的菜,在盘里摆开。

  两只“福顺居”的烧鸡,外加一份鸡杂。

  切成薄片的卤牛肉装了满满一盘,还有半公斤切成丝的猪肚。

  数量多,而且丰盛。相比之下,食堂预留的饭菜更像是一种陪衬。

  王雄杰手里拿着筷子,对苏小琳笑道:“小苏,你这就搞得太见外了。小虎是我们刑警队的人,你今天第一次来,怎么能让你请客呢?”

  苏小琳紧挨着虎平涛坐下,甜甜地笑着:“应该的应该的,为了等我过来,王哥你们都没吃饭,我就是顺路买点卤菜而已,真的没什么。”

  王雄杰也不矫情:“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今天很忙,吃了饭还得加班。小苏你这个人情我记下了,等到了休假的时候,我们再约。”

  说着,他对摆在面前的烧鸡动了筷子。

  其他人也纷纷跟上。

  男人吃饭就该如猛虎下山,粗鲁、凶悍、野蛮、酣畅淋漓。

  苏小琳坐在虎平涛旁边,小口吃着,不时往他盘子里夹菜。

  虎平涛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最近太忙,没时间陪你,改天休息的时候,你说了算。”

  苏小琳一脸坏笑看着他,声音同样很低:“真的?”

  “你是我媳妇嘛!”虎平涛一本正经的回答。

  在无人看见的暗处,苏小琳用力掐了一下他腰上的软肉,嗔道:“从女朋友一下子变成媳妇,你胆子挺大的嘛!我还没同意呢!”

  餐桌就这么大,尽管两个人声音很小,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旁人听见。

  王雄杰咽下嘴里的食物,举着筷子冲着虎平涛虚点了两下,笑道:“小虎,小苏这么漂亮,追她的男人应该很多。你得抓紧时间,尽快结婚。”

  这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苏小琳羞得脸上全是红晕,不敢抬头,只好侧过身子,把脑袋埋在虎平涛怀里。

  虎平涛也大乐起来,爽快地点头回应:“好的,我争取让大伙儿早日喝我的喜酒。”

  苏小琳又羞又急,连忙抬起头,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满脸嗔怪:“你……你在说什么啊!”

  虎平涛被周围的气氛感染,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在考虑结婚的事情。怎么,你不愿意嫁给我吗?”

  这是顺水推舟,更是故意造势。

  苏小琳心中其实早有几分愿意,只是嘴上说什么也不肯放松:“谁要嫁给你了?我们才刚认识,还不到那个程度。”

  张国威在对面笑着说:“小苏你这话就不对了,认识时间长短与结婚之间没有必然关联。就说我吧,我和我老婆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处了两个星期就领证。磕磕碰碰也过了几十年,生了孩子,直到现在。照我说,谈恋爱的时间最好别超过半年,赶紧结婚才是真的。我是不明白现在的小年轻为什么要谈上好几年,说什么要“彼此加深了解”才肯结婚,婚后了解不是一样的嘛!”

  “福顺居”的烧鸡味道浓郁,滋味鲜美,顾德伟大口嚼着鸡肉,使劲儿帮虎平涛说好话:“小苏,你看小虎长得多帅,很多明星都没这颜值。咱们警察这行虽说苦点累点,但这身制服穿出去能镇住场面。你要是不快点结婚,说不定小虎就被别的女人抢走了。”

  “他敢!”苏小琳下意识叫了起来,随即变得不好意思,音量也瞬间降低:“……他……他不会的……”

  唐元笑嘻嘻地说:“只有公务员才能当警察,虽然平时加班多,但工作稳定,收入也还可以。小苏,唐哥我可是为你好才跟你说这些,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王雄杰用筷子头敲了敲金属餐盘边缘,站出来打圆场:“都少说几句。你们一个个的都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其实都猪一样!人家小苏和小虎的事情,他们自己有打算。”

  他随即转过身,对苏小琳诚恳地说:“小苏,说句实话,小虎很不错,是个好男人。先声明:我可不是故意帮着他说好话啊!我说的这些都有真凭实据。小虎帮着我们破了好几个案子,平时工作认真仔细,加班加点也从无怨言。如果是老警察,那没说的,这些都是分内的事情。小苏你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这些老人区别很大。我可不是说你,很多年轻人好逸恶劳,只想着天上掉馅饼,什么也不干就想着拿高工资。可他们也不想想,这种事可能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小虎从派出所调过来,编入我们刑警队的原因。呵呵,要换了别人,我还真不要。这当领导的,谁会愿意手底下都是懒鬼?谁不愿意手下的人个个都是行业精英?”

  “你是小虎的女朋友,应该对他比较了解。我这话给你做个参考。放心吧,错不了!”

  苏小琳听得频频点头,长长的睫毛不断眨动着。

  ……

  饭后,虎平涛送着她走出分局大门。

  沿着人行道走了几十米,苏小琳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认真地问:“你平时工作都这么忙吗?”

  虎平涛没有否认,他沉默着点了点头。

  “每天都有加班?还是每个星期都没有休息?”苏小琳双手背在身后,仰起头,注视着他的双眼。

  “只要有案子,无论休息还是放假,也得赶回来工作。”虎平涛实话实说。他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也没有必要。

  苏小琳久久地注视着他,仿佛要从虎平涛眼睛里看穿隐藏于其心底的秘密。

  良久,她认真地问:“你为什么不能骗骗我?”

  虎平涛听懂了她里潜藏的含义,禁不住笑了:“骗你我工作清闲,时间很多?”

  苏小琳的神情恬淡又自然:“我是你女朋友,就不能说点儿好听话,让我高兴高兴?”

  虎平涛摇摇头,语气坚定:“我不会撒谎,更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苏小琳紧盯着他,目光中闪烁着迷惑。

  在虎平涛看来,她的表情同时夹杂着冷漠与说不出的神秘感,无法找出更加具体的成分。

  足足过了半分钟,她忽然笑了:“你这人,好没情1趣。”

  虎平涛也笑了:“你说错了,其实我有,但现在是上班时间。”

  苏小琳张开双手,环抱住他的腰,整个人贴靠在虎平涛身上,语气和情绪都有些低落:“我知道你很忙,也知道警察这行更多的是付出与奉献。但我真的很想你能多点儿时间陪陪我。”

  虎平涛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撒谎骗你高兴,只是一时。谎言总有被拆穿的时候。与其到时候说成百上千句好听话弥补,不如现在就告诉你实情……你,还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愿意。”苏小琳抬起头,目光中有些凄迷:“我很怕以后一个人呆在家里。要是你每天加班很晚才回家,我……我怕黑……”

  虎平涛再次陷入沉默。

  “上次从黎江回来,我就跟我爸妈说过我们之间的事。”苏小琳怯生生道:“我妈也说警察忙起来就顾不了家,让我自己看着办。我爸倒是挺支持的,说让我带你回家吃顿饭,他帮我把把关……”

  看着她明亮的眼睛,欲言又止的模样,虎平涛笑了。

  他能看出苏小琳心中的矛盾,也能感受对方心中对自己的爱意。

  抬起手,轻轻刮了一下苏小琳光滑洁白的鼻梁,轻声道:“其实你已经做出了决定,对吗?”

  苏小琳咬了下嘴唇,随即松开,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更多的还是释然:“看来我注定了必须成为一个警嫂?”

  虎平涛将她圈在怀中,低头笑道:“我真的没想到你今天会来,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向你非正式的求婚。”

  “哼!你知道就好。”苏小琳重新变成了倍受娇宠的少女模样:“你欠我一个隆重的求婚仪式。我要玫瑰花,我要戒指,我还要……”

  看着她美丽的容颜,虎平涛再也忍不住了,俯下身,堵住她的嘴,以及后面所有的话。

  苏小琳感觉大脑瞬间当机,思维空白。

  这里虽说很僻静,却毕竟是马路。夏季的傍晚天色远不如冬季那么暗,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也不算少。

  他就这么把我抱住,就这么吻了过来?

  天啊,周围的人都在看着!

  苏小琳不敢挣扎,只能闭上眼睛,在混乱与甜蜜中感受着来自虎平涛的疯狂热度。

  脑海里只剩下一个默认的念头。

  如果以后你拒绝娶我,我就死给你看!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在炎热的夏天,这座城市在夜间比白天更显繁华。熙熙攘攘的人流占据了闹市区的每一个角落,凉爽的风吹散了忙碌,驱走了热流,男女老少都喜欢在这个时候出来逛街,热闹与嘈杂会持续到很晚。

  虎平涛与张艺轩从“海格力斯”健身房出来,进了电梯,按下负三层停车场的数字键。

  王雄杰把市内的大型健身机构按网格区域划分,同时请求其它分局的同行给予支援。虎平涛和张艺轩负责A1至A3区,从今晚开始,逐点核查,务求找到监控录像上那个神秘的肌肉男。

  看着虎平涛拧转钥匙发动引擎,一路上保持沉默的张艺轩忽然道:“你女朋友挺漂亮的。”

  虎平涛偏过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张艺轩直视正前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王队一直在夸你,我不明白这究竟为什么。不就是破了几个案子嘛,有什么了不起。我看过你的材料,你以前是耳原路派出所的辅警,去年才考上的公务员。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正规警校毕业,不是你这种半路出家的人能比的。”

  虎平涛虽然已发动引擎,却没有急于驾车离开。他侧过身子,安静地注视着张艺轩,耐心等待着对方未完的话。

  “王队跟我谈了几次,让我不要针对你。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我承认,我看不起你,但你也不是我的敌人。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同事,我要堂堂正正的赢你!”

  虎平涛扬起一边的眉毛。

  张艺轩的这些话听起来有些突兀,但只要仔细想想,就不难明白他此刻的心理感受。

  如果苏小琳今天没来分局吃饭,张艺轩不会主动与虎平涛说话。

  当然,他不是觊觎苏小琳,而是因为她,进而产生了一种很奇特的思维。

  我要用实力证明我比你强!

  莎士比亚说过: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张艺轩有自己的一套行为标准。无论对虎平涛还是苏小琳,他都没有恶意。只是因为苏小琳的出现,让他感觉自己比起虎平涛瞬间降低了一个档次,迫切想要从自己最擅长的方面,把失分狠狠地扳回来。

  他转过身,眼睛里释放出犀利坚定的目光:“敢不敢跟我比一场?”

  “比什么?”虎平涛认真地问。

  “看谁先找到侦破这个案子的关键点。”张艺轩的口气很是冷傲:“毫无根据的猜测与想法都不能算数,必须找到具有说服力的证据。”

  虎平涛笑了:“赌注是什么?”

  这句话把张艺轩问得当场愣住。

  他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想了想,他脸上再次浮现出傲慢的神情:“如果你赢了,可以成为我的朋友。”

  张艺轩随即强调:“我们现在只是同事。”

  他是一个极度自信且高傲的人。

  只有得到他认同的人,才能成为朋友。

  “一言为定!”

  虎平涛没有争辩,淡淡地笑笑,松开手闸,踩踏着离合器,警车沿着道路指向箭头开出了地下车场。

  ……

  两天过去了。

  案件毫无进展。

  虎平涛与张艺轩在技术二科的办公室里,面对摆在桌上的一份份调查报告,不约而同皱眉思考。

  负责区域内的所有健身场馆都跑了一遍,丝毫没有发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