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八十九节 一声叹息

我的书架

第八十九节 一声叹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平波越发感到惊奇:“当时你就确定她是吸毒者?”

  “那怎么可能。”虎平涛摇头道:“当时只是猜测,因为几个类型排除下来,这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

  “为什么?”

  “说句不好听的,吸毒者是避开社会阳光的老鼠。无论贩运还是购买,沾了毒品就是犯罪。吸毒者不敢对外公开,只能躲着。”

  卫生间里一直没有动静,李平波有些担心:“小虎,这正主是找到了,可那女的怎么一直呆在里面,不见动啊?”

  虎平涛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斜对面的何英,叹了口气,问:“你女儿应该有很长的吸毒史了,上瘾严重,单次吸食量大。”

  说着,他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李平波:“如果我估计的没错,蒋梅昨天晚上吸的应该是冰毒。剂量大,导致她脑子不清楚,扯坏了婚车上的花环。过量吸食毒品会感觉身体发热,只有泡在冷水里才会舒服,这叫“散冰”。”

  忽然,站在对面的何英双手捂住嘴,无声地抽泣着,身子也靠着墙,缓缓下滑,整个人蜷缩着,直至瘫在地上。

  虎平涛和李平波连忙走过去,把她搀扶到沙发上。

  “我是真不愿意这样啊!”何英老泪纵横:“她十几年前就染上了毒瘾,我一直帮她瞒着外面的人。”

  “那时候她和男朋友吵架,跟着别人去了酒吧。我当时没在意,后来去的次数多了,回来以后整个人都变了样。刚开始的时候抽烟,我亲眼看着她把海洛因掺在烟丝里,重新用纸裹起来抽。当时我就骂她,狠狠给了她几个耳光。可是打了根本没用,她跑出去不愿意见我,等到一个多月后回来,烟丝也不用了,直接把烟盒里那层锡纸剥下来,把粉末抖在上面,刮成一条一条的,直接用鼻子对着吸。”

  “她跟男朋友分手了,在外面另找了好几个男的。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可是没办法,无论我怎么劝她都不听。辞了工作,不上班,每天呆在家里睡觉,晚上化了妆就出去。喝酒、抽烟……我知道她在外面做皮1肉生意,哪个当妈的愿意女儿堕落成这个样子?我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她就是不听,还反过来找我要钱。”

  “我男人死的早,家里没什么积蓄。这些年她一直在吸,存款早花光了,我每个月那点儿退休金还要拿出一大半给她。平时我连肉都不敢买,剩下的钱只够买米。南四街那边有个火锅店,我经常往那儿过,跟老板要一些客人吃剩下的火锅底料,拿回来冷了以后切成块,加上我从菜市场捡的菜叶,每顿煮一碗,就这么过了好几年。”

  “我一直帮她瞒着。如果被你们警察发现了,要抓了送戒毒所。”

  看着头发花白的何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虎平涛心生怜悯。他从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拆开,递过去,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知情不报,还有包庇,这样下去只会构成恶性循环。”

  “我……我实在是没办法啊!”何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是她妈,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不听话我只能劝着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抓进去受苦受罪。”

  “那是强制戒毒。”虎平涛叹息着连连摇头:“受苦受累也是为了你女儿好。你看看,你这房子里家徒四壁,连最基本的生活电器都没有,家具也是很多年前的旧货,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

  何英满脸都是泪痕,纸巾在泪水浸泡下早已湿透:“我得照看她啊!她在外面乱来,以前经常夜不归宿,后来被外面的男人弄伤了,连续做了好几次人工流产。她怕了,我也怕了,所以现在玩到再晚也要回家。”

  李平波在旁边劝道:“老太太,现在全社会都在反对吸毒,你这样把女儿藏在家里,其实是害了她。”

  虎平涛也劝道:“这种事情你一个人是搞不定的。得依靠社区和街道办事处,依靠大伙儿。”

  何英边哭边说:“其实梅子也想过要变好,她试了很多次要戒掉,可每次都没用。我用绳子捆住她,绑在椅子上,她像疯了一样跳起来,用脑袋撞墙,还把舌头咬破了。我没办法,只好把她解开,看着她从包里翻出备用的白粉……”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是赵丽带着另外一名辅警到了。

  几分钟后,缉毒大队的人也到了。

  熟人,孔程立。

  赵丽进了卫生间,查看了蒋梅的情况,然后给她找了件衣服遮住上身。孔程立带着仪器进去,给蒋梅做了个简单的抽血化验。

  “深度上瘾……”检验是在外面客厅里做的。孔程立摇摇头:“这吸食量也太大了,整个人直到现在都没清醒过来,还在散冰。先守着看看,实在不行得送医院。”

  赵丽对此也无可奈何:“那皮肤都泡的发皱了。”

  孔程立对何英道:“你女儿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你进去把她捞出来吧!别泡了,给她穿上衣服,躺床上睡会儿,估计得到晚上才能恢复。”

  赵丽与何英把人从浴室里弄出来的时候,虎平涛看到了蒋梅的面孔。

  非常的瘦,面颊深深凹进去,颧骨异常凸出,双眼无神,嘴唇发白。如果不是手脚四肢无节奏的颤抖着,就像一具无生命的尸体。

  虎平涛看过何英拿出来的蒋梅身份证,她今年二十九岁,可外表与四十岁女人差不多。

  看着正在卧室里忙碌的赵丽与何英,孔程立对虎平涛说:“你别看这女的现在很平静,躺在床上动都不会动,其实她脑子里很乱,全是幻觉。中枢神经被压制住了,短时瘫痪,只能等,缓过劲儿才能恢复意识。”

  虎平涛问:“你的意思是,她昨天晚上已经疯过了?”

  孔程立肯定地点点头:“吸食过后会产生混乱意识,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这女的上瘾有段时间了,居然还能找着路回家,也算难得。”

  虎平涛神情很是复杂:“接下来怎么办?移交给你们缉毒队?”

  孔程立道:“是的。等会儿我跟你回派出所办交接手续。回头我通知戒毒所过来接人,还要给街道办事处那边备案。戒毒是个长期行为,街道和派出所都要负责监管。不过看目前这情形,这女的想要戒掉毒瘾……”

  他抱着双手,一直摇头,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

  虎平涛问:“应该能以蒋梅为突破口,抓住卖毒品给她的人吧?”

  “如果你指的下面的小喽啰,不难。”

  “如果你指的是操纵毒品交易的人,那就难了。”

  孔程立解释:“毒品分销就像一张很大的蜘蛛网。想要从下面负责分销的人逆推,找出三、四级上线,这个过程非常复杂。贩毒的这些狗1杂种学精了,他们集团内部分为不同级别,每一个分销头目手里掌握的毒品通常是两百克,卖完了再给。头目与具体负责卖的人单线联系,谨慎的甚至还要在中间加上一个经手人。这样一来上面的头目就更安全,就算下面卖粉的人出了问题被抓,也很难查到他们身上。”

  “两百克,这能卖多久?”虎平涛问。

  “两百克指的是纯货,搀兑以后至少超过一公斤。平时卖的时候,零点五克一包,一百五至两百块钱。中间经手的人多,上面的人利润就薄。不过就我们这些年查下来的案子,真正坐在蜘蛛网中间的那些毒贩宁愿少赚一些,也要确保安全。”

  “顺着吸毒人员往上逆推,大多数时候只能抓到分销的小喽啰。”孔程立神色冷峻:“你想想,戒毒所里那么多人,要是他们提供的线索全都有用,咱们查找起来就不会那么麻烦,也就不会有“全民禁毒”的说法。无论境外还是境内,贩毒都是伤天害理的勾当。赚这种黑钱的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越来越精明,越来越难对付。”

  卧室里,何英坐在床边,看着身体一直在颤抖的女儿蒋梅,放声大哭。

  瞒了那么多年,她很累。

  现在终于瞒不下去,警察找上门,她心中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也有着无比强烈的后悔与失落。

  看着这一幕,虎平涛有些不忍,低声问孔程立:“像蒋梅这种情况,戒毒所那边会怎么处理?”

  “李松你认识吧!”孔程立没有直接回答。

  “认识。”

  “蒋梅跟李松的情况不同。说实话,毒品上瘾的戒除率几乎为零。李松控制的比较好,那是因为发现早,他本人也是无意识吸毒,发现后立即断除,进而以其它辅助。比如抽烟、吃糖、喝酒什么的都行。只要大脑产生更换性依赖意识,上瘾转移几率就很大。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毒品吸食时间绝不能长,次数也不能多。”

  “蒋梅这个不可能戒掉了。”孔程立叹息着压低声音:“小虎,这话也就咱俩私底下说说:她吸的太多,照目前这情形,就算进了戒毒所,估计也没几年好活了。你看看她,才二十多不到三十岁,可这人光看外貌,至少超过实际年龄一倍。这意味着她体内器官被破坏的已经很严重,真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唉,在外面玩的太久,已经回不来了。”

  虎平涛知道孔程立说的“玩”是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放纵。

  加上毒品,麻醉,以及性。

  有人说,那是快乐之源。

  ……

  离开何家的时候,虎平涛丝毫没有以前那种破获案子的愉悦感,也没有窥破秘密找出真相的满足。沉甸甸的心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灌注了成吨钢铁,令他感觉呼吸困难,连走路都觉得疲惫。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黑暗面,尽管光明一直在引导,却仍有人不顾一切,心甘情愿被黑暗感染。

  和平年代,感受不到战争的残酷,也用不着面临生死撕裂。

  回去的路上,李平波一直没有说话。

  虎平涛看了他一眼,问:“你在想什么。”

  李平波张了张嘴,沉默片刻,缓缓地说:“如果有一天,我儿子变成了蒋梅这样,我……我该怎么办?”

  虎平涛用力吞了一下喉咙,没有说话。

  这种事,想都不敢想。

  何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毒品摧毁了一个家庭,撕裂亲情,母女俩永远陷入穷困。

  “这些杀千刀的狗1杂种!”

  突然,李平波发出暴怒的嘶吼,他双手紧握在一起,发红的眼睛死死盯住车窗外面:“赚钱的法子多得是,为什么要贩毒?这些人……尼玛的,伤天害理,丧尽天良啊!”

  虎平涛面无表情,双手握住方向盘,注视前方。

  他忽然对父亲曾说过,“和平年代要靠你们来守护”这句话的另外一层含义。

  无形的争斗代替了战争,随时随地发生在我们身边。

  一百个人,有一百种价值观,一百种不同的逻辑思维。

  有些人会永远跟随光明。

  有些人被引诱,滑向黑暗。

  警察的作用,就是在深渊外围构筑一道坚强防线,阻挡那些人掉下去。

  “……职责。”

  他口唇微动。

  “这是……我的职责。”

  ……

  日子一天天过去。

  十一号警务亭每天都会收到来自110指挥中心的信息,出警处理各种不同的纠纷。

  从未有过大案子。

  这很正常。

  在这座城市,这块辖区,不可能每天都有凶杀、超大金额抢劫盗窃,以及对社会构成强烈影响的恶性案件。相比之下,更多的还是邻里间鸡毛蒜皮,口角纷争。

  苏小琳每天都会过来,陪着虎平涛一起共进晚餐。

  旁边就是档案局,那里的食堂很大。社区和警务亭的工作人员都在那里打饭。一来二去,苏小琳与警务亭的其他人很熟。她每隔几天就会带些熟菜过来,说是给大家改善伙食。

  她是个很细心的女人。

  每次吃饭,都会把饭盒里的肉拨一半给虎平涛。

  每次她都说:“你在长身体,要多吃点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