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九十三节 醉了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节 醉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朋友聚会,熟识的朋友在一起玩,能喝多少喝多少,没人在意酒量,高兴就好。

  可眼下这种饭局不同。

  虽然自己在商务厅工作,却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说句不好听的,就是董志恒这种有品阶有职务的跟班、随从。

  当然苏小琳自己不会这样认为,可坐在餐桌上的两家企业老总,以及随员,都这么看。

  饭局,尤其是这种饭局,女人都是陪酒的。

  只要喝了第一杯,后面以各种理由源源不断的酒就必须喝。少则一瓶,多则两斤,不把人喝趴下,绝对别想出这个门。

  苏小琳一直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会喝。”

  我可以陪爸妈喝,可以陪我男朋友喝,但就是不会在这种场合陪你们喝。

  A企老总的秘书笑着劝道:“就一杯酒而已,没事的。”

  B企老总的随员也笑道:“这可是刚开封的茅台,喝不醉人。”

  今天邀请的主要客人是董志恒。

  苏小琳这样的普通工作人员在他们看来毫无分量。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董志恒站起来,笑着打圆场:“小苏去年刚来到我们单位,是新人,你们就别为难她了。要我看,酒就算了,你们等会儿,我出去给小苏要瓶饮料。”

  说着,董志恒从餐桌前走开,出了包间。

  等到几分钟后他再次出现,手里多了一瓶红色的“可口可乐”。拉罐口被撕开,插着一根塑料吸管。

  他把可乐递给苏小琳,笑着说:“小苏你喝这个吧!”

  苏小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接过饮料,低声道:“谢谢!”

  本以为董志恒会逼自己喝酒,没想到他没有这样做。

  回到座位上,董志恒举起酒杯,想了想,忽然偏头对苏小琳道:“小苏,你看王总和张总都很热情,这礼尚往来,饭桌上第一杯酒还是要喝的。这样吧!你就喝这一杯,走个过场。”

  装酒的杯子很小,倒满也就二十毫升的容量。

  这话说得很诚恳,看着拇指大小的杯子,苏小琳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罐装可乐放在桌上,带着几分不情愿和迟疑,缓缓端起白酒杯。

  该死的饭桌文化……好吧!就一杯,一杯而已。

  如果再有第二杯,到时候我翻脸走人,别怪姑奶奶不给你们面子。

  带着这样的想法,苏小琳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顿时,包间里响起一阵掌声与喝彩。

  不就是喝杯酒而已,至于这么夸张吗?

  干嘛非要为难我?

  看着女人喝酒,对你们男人来说很刺激吗?

  苏小琳闷闷不乐地坐在椅子上,拿起罐装可乐,大口吸着。

  她不喜欢白酒那股刺鼻辣喉的味道,感觉就跟喝镪水没什么区别,只能搞可乐的甜味才能压下去。

  A企老总是个不长眼的,倒满酒杯又站了起来,目标仍然牢牢锁定苏小琳,笑起来的模样很贱:“好酒过三巡。小苏,再来一杯。”

  苏小琳刚喝进嘴里的可乐差点儿没呛出来。她猛然生出想要抡起椅子,直接从饭桌上砸过去的冲动。

  “老张,你这就过分了。”董志恒站起来,很不高兴地说:“刚才就说了小苏只喝一杯,你这是什么意思?”

  A企老总笑道:“小苏酒量应该很不错。你看她现在脸不红气不喘,别说是一杯了,就算一瓶我估计也没问题。”

  苏小琳神情有些严肃,她淡淡地说:“我只能喝一杯,再多就醉了。”

  “醉了也没事啊!我们都开着车,等会儿叫代驾送你回去。”B企老总笑嘻嘻的,明显话中有话。

  感觉在这种场合说什么都不太合适,苏小琳放弃辩解,拿起筷子,专心对付桌上的菜肴。

  气氛再次变得有些冷场,两位企业掌门人也不好继续深挖这个话题。敬酒与喝酒很快在他们之间形成一个小圈子,把苏小琳扔在一边,就连A企老总的秘书也不再理她。

  一块火腿蒸乳饼尚未吃完,苏小琳忽然感觉有些头晕。起初以为是幻觉,后来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感觉桌子在左右颠簸,只是幅度不太大。

  究竟是怎么了?

  同时袭来的还有强烈睡意,她感觉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难以睁开。

  酒……难道是那杯酒就有问题?

  想到这里,苏小琳连忙拿起摆在旁边椅子上的手袋,取出手机。

  女性特有的直觉很敏感,脑海中不妙的预感是如此强烈,究竟是谁在针对我?

  A企老总?

  B企老总?

  还是董志恒?

  昏沉沉的大脑无法思考,就像一团浆糊。

  此时此刻,她只能从最信赖的人那里求取帮助。

  按下虎平涛的号码,等待音刚响了两声对方就接起电话。苏小琳半趴在桌上,额头压着左手,拼着最后的一丝清醒意识,发出沉重的喘息。

  “老公,来接我……接我……”

  声音很低,音量极小。

  除了电话那端的虎平涛,在场的人都没有听见。

  话未说完,眼前已是一片迷乱,右手软塌塌地垂落下来,指尖触碰到了手机屏幕,刚好点中红色的挂机键。

  ……

  手机掉在地上,发出的响声惊动了所有在场者。

  A企老总的秘书连忙跑过去,从地上捡起手机,正好虎平涛回拨过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秘书连忙推了推趴在桌上的苏小琳:“小苏,醒醒,有你的电话。”

  苏小琳趴在那里一动不动,鼻孔里喷出轻微酒气,呼吸呼吸,显然是睡着了。

  B企老总抬手指着她连声大笑:“哈哈哈哈,这酒量不行啊!一杯就醉了。”

  董志恒连忙走过来,从秘书手里拿过手机,直接关掉,将手机摆在桌上,双手抱住苏小琳的肩膀,将她侧歪的睡姿扶正……做完这一切,他回到自己的座位,笑道:“让你们见笑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能喝酒。醉了就让她睡吧!来来来,我们喝。”

  A企老总一口干掉杯中酒,意味深长地说:“老董,你这个女下属挺漂亮的,应该还没有结婚吧?”

  董志恒用筷子夹着菜,边吃边说:“这是人家的私事,我怎么好问?”

  B企老总与董志恒很熟,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你都离婚了,是时候重新找个女人过日子。要我说,小苏就跟你很配。”

  A企秘书故作恍然:“怪不得董主任今天带着小苏过来吃饭,还那么有男子气概的帮小苏挡酒。啧啧啧啧……像董主任这么好的男人,简直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明摆着奉承,董志恒听了很受用。他摆了摆手,故意笑道:“大家都是同事,能帮就帮,何况我也是实话实说。咱们吃咱们的,等会儿我送她回家。”

  两个企业老总相视一笑,从彼此眼睛里都看出了无声的嘲讽。

  今天这个饭局,的确是为了外贸类项目的商谈。

  男人都喜欢在酒桌上看女人喝酒,所以A企老总带了一个能喝酒的秘书过来,B企老总与董志恒是熟人,觉得没必要走场面,只带了相关的部门主管。

  今天苏小琳刚一亮相,就给他们以惊艳的感觉。

  第一轮敬酒的时候,本以为是董志恒故意带着这女孩过来,对她有别样心思。可董志恒转身从外面要了一罐可乐,还特意交代让苏小琳“只喝一杯”,这就让起身敬酒的A企老总心中忐忑,以为自己弄巧成拙。

  后来,苏小琳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能喝五公斤白酒的超级酒量体质极其罕见。

  同样的道理,一杯就倒,而且当场喝醉人事不省,这样的体质也不多。

  何况苏小琳还是一个女人。

  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女人比男人对酒精的耐受力更强。就算再不能喝,也极少出现一杯就醉的情况。

  无论两位企业老总还是各自随员,谁也没有说破,只是在喝酒吃菜的时候,频频将视线集中在对面的那个红色可乐罐上。

  那罐饮料肯定有问题。

  他们记得很清楚:苏小琳喝过酒后,丝毫不见醉意。紧接着喝了几口可乐,就变得满脸疲态,神志不清。

  你董志恒装模作样给谁看呢?

  大家都是过来人,都不是小年轻,这点算计人的门道一眼就能看穿。你明明对人家小姑娘有想法,嘴上却口口声声是出于照顾……呵呵,等到吃完饭,恐怕你不是送苏小琳回家,而是在外面早就订好了房间。

  可是这又怎么样?

  具体做什么是他董志恒的自由,何况苏小琳与他是同事。我们要的只是项目审批方面得到方便,顺利通过就行。

  ……

  董志恒喝下一杯茅台,从盘子里夹起一片卤牛肉,塞进嘴里,带着满足的表情,慢慢咀嚼。

  他眼馋苏小琳不是一天两天了。

  上次陪着郭家母女去黎江,本以为是个好机会,能一举将其拿下,没想到半路上杀出和虎平涛。

  再后来,他就变成了苏小琳的男朋友。

  董志恒怒火中烧,有种已经挑中正准备下口的肥羊,突然被猫头鹰落下来抓走的无力感。

  尼玛,天知道猫头鹰会不会吃羊。可那个叫做虎平涛的年轻警察,在董志恒看来就是一只猫头鹰。

  还好,苏小琳在商务厅工作,这在董志恒看来是难得的便利。

  更换部门,把苏小琳调来办公室,是他深思熟虑后的谋划结果。

  像苏小琳这么单纯的女孩,现在已经很少见了。董志恒深知这种类型女人很传统,一旦破身,基本上都认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接下来,只需要一个把她陷进去的局。

  贸然带她出去吃饭肯定不行。苏小琳很精明,戒备心理也很强,就算以“工作”为借口,她也不会轻易出来。

  做这种事要有耐心。一次、两次、三次……董志恒努力控制着欲望,尽可能在苏小琳面前表现的正常,这果然降低了她的警惕,终于将其拉上了酒桌。

  只要她愿意喝酒,哪怕只有一杯,在董志恒看来就是机会。

  他早早在网上购买了药物,装作关心,出去要了一罐可乐,打开的时候迅速掺入药粉,再插上吸管……这一系列动作都没人看见,逻辑上也说得通。

  她喝了酒,必然要喝饮料。

  接下来,就是我大显神通,达成愿望的时间。

  刚才走过去把苏小琳歪斜的身子扶正,是董志恒心痒猫抓之下的冲动所为。

  他偷偷摸了一把……

  现在,他脑子里充满了桃色幻想。

  当然,表面上的礼貌仍要维持,至少得把这顿饭吃完。

  ……

  虎平涛走进包间的时候,饭局差不多已经到了尾声。

  为了方便上菜,餐厅包间房门通常不会上锁,一拧就开。

  看着身穿警服的虎平涛,所有人都愣了。

  两位企业掌门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问:“你找谁?”

  A企老总的秘书反应很快,紧接着站起来,边迈开步子走过去,边问:“你走错房间了吧?”

  虎平涛视线在每个人脸上扫了一遍,最后落到了昏睡不醒的苏小琳身上。

  他快步冲过去,用力把她从桌上扶起,仰靠在椅子上,关切地问:“琳琳,你怎么了?”

  能喊出“琳琳”这个名字,意味着两人关系很亲近。A企秘书连忙道:“她喝多了,醉了。”

  说完,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对面,脸色铁青的董志恒。

  虎平涛用力摇晃了好几下,苏小琳双眼紧闭,丝毫没有反应。

  一股无比强烈的熊熊怒火猛然在心中腾起。虎平涛直起身子,左手按住苏小琳的肩膀,再次环视众人,发出带有强烈威胁意味的低吼:“她喝了多少酒?”

  他很清楚苏小琳的酒量,所以有此一问。

  桌上摆着两瓶茅台,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空,可是看看围坐在餐桌上的这些人,点点数量,再看看他们目前的状态,就知道分到每个人头上的酒不会太多,也在苏小琳可以承受的酒量范围之内。

  可她偏偏醉得人事不省。

  这不合常理!

  还有,她旁边隔着一把椅子,就坐着董志恒。

  虎平涛接受过特殊培训,对周围环境与事物的察觉与判断能力非常敏锐。

  他一眼就看出苏小琳“醉”的极不正常。

  (感谢北风王、苏轼弟弟、荒漠中的狼、之心归来、红尘我独行等书友的打赏。关于加更,老黑我实在是没办法。昆明这段时间创文复检,周末也不能休息,儿子恰逢中考,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半出门,只能趁着早上、中午和晚上回家的时候码字。对各位书友说声抱歉了,感谢你们的支持,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努力加更,拜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