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九十六节 严重性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六节 严重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天晚上?纪委?”董志恒对此表示怀疑:“老李,纪委大半夜的还不下班?你忽悠我吧?”

  李维方淡淡地说:“苏小琳的父亲以前当过老师,高中班主任。他有几个学生在纪委,一个电话打过去,你觉得人家会装作没听见,什么都不管?”

  高中班主任?

  在纪委工作的学生?

  董志恒张着嘴,眨了眨眼睛,感觉事情与自己想象中出入很大。

  “那个……苏小琳的履历表上不是写着,她父亲是文联的吗?”他好不容易从纷乱的大脑中理性一点思绪。

  “这工作可以调啊!”李维方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他:“苏小琳不是刚调到你们办公室嘛!怎么你现在就忘了?”

  董志恒一阵语塞,连忙解释:“可我昨晚真没对她起坏心,真的只是开玩笑。”

  李维方很不高兴:“你对我说这些话有什么用?而且一听就是假的。老董,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你就说说上次去黎江的时候,为什么随行人员会多了苏小琳的名字?郭氏集团,那可是省里的重点招商引资对象,从省委到相关部门都极为重视。按照程序,这种项目必须是有经验的老人才能跟进。你倒好,非要加上一个刚参加工作的苏小琳。”

  董志恒感觉后背上冷汗淋漓:“那个……我是看她英语好……还有,上面不是一直说是要提拔年轻人才嘛,所以我……”

  “所以你就假公济私!”李维方毫不留情揭开了他的伪装:“你明明是看上人家小姑娘,假托工作的名义,带着她游山玩水。”

  董志恒一下子叫了起来:“我没有!”

  李维方冷冷地盯着他:“郭老太太的镯子在大雪山上被调包,大伙儿都急的不得了。虎平涛忙着联系黎江公安局调查,我们回到酒店等消息。第二天起来在餐厅的时候,我看你没什么心理负担,胡吃海塞……老董,董主任,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你以为让你坐在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就是方便你追女人玩过家家的吗?”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几十岁的老男人了,人家苏小琳去年大学毕业,跟你差了十多岁,你也好意思死缠烂打?”

  董志恒又气又急:“我……我是真喜欢她。老李你也知道,我离婚了,追谁不是追,这是我的自由。”

  “哼!恋爱自由?我看你是色迷心窍!说句不好听的,就你这把年纪,当她爹还差不多,还好意思口口声声喜欢人家……你要脸吗?”李维方冷嘲热讽。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好不好,你管不着!”董志恒恼羞成怒。

  被这么一顶撞,李维方怔住了,目光瞬间变得犀利,皮肉不笑地说:“我肯定管不着,但有人能管你。我本来想着大家同事一场,拉你一把,没想到你执迷不悟……那行吧!这事我不管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实话告诉你,纪委那边对此很重视,调查的人已经在路上。你做好心理准备,他们最多一小时就到。”

  董志恒强作镇定:“纪委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还能故意往我身上泼脏水?事实摆在那里,我就是跟苏小琳开了个玩笑,我真的没有……”

  这时候,摆在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

  李维方接起,是厅长朱玉斌打来的。

  “我刚问过办公室,他们说董志恒在你那儿?”

  李维方看了一眼董志恒,点点头:“是的,我把他叫过来,有点儿事情问他。”

  朱玉斌在电话里说:“是为了苏小琳的事儿吧?”

  李维方有些诧异:“怎么你也知道了?”

  朱玉斌语气森冷:“这事儿闹大了。你马上带着董志恒来我办公室。”

  ……

  几分钟后,厅长办公室。

  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董志恒,朱玉斌的眉毛几乎绞在了一起:“你自己说,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董志恒没想到朱玉斌张口就是这问题。强烈的不妙感在心中急速扩张,很快变成了无法言语的恐惧。他只能硬着头皮,把之前对李维方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开玩笑?”朱玉斌冷冷地问:“你以工作的名义要求苏小琳陪同吃饭,还在她的饮料里下了安眠药,你管这个叫开玩笑?”

  “……我……我没碰她!我真没碰她!”事已至此,除了死硬到底,董志恒也没有别的办法:“昨晚在场的人都可以证明。”

  他喊叫声凄惨,仿佛掉落陷阱,无论如何也爬不出来,眼睁睁看着猎人满面狞笑举起猎枪瞄准的绝望野狗。

  “你这是把别人当傻子糊弄啊!”

  朱玉斌的话语中明显带着火气,他举高左手,指着腕上的手表:“我昨天晚上手机关机,忘了开。今天早上我八点五十来到办公室,这办公电话就没停过。”

  “古渡分局那边说了,昨天的事情已经达到立案标准,他们会继续调查,如果你嘴皮子够硬,可以顽抗到底。”

  “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厅也打电话过来,说是今年与我们单位的警民合作项目还要考虑,已经达成的协议暂时中止,还会把我们给出去的援助款项退回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以后我们商务厅再遇到重点经济项目,他们就会在安全保卫方面就装聋作哑当没看见。因为政策没有硬性规定必须由当地警方配合,他们有这个权力。”

  “你这么一搞,我们单位今年的精神文明奖就泡汤了。立案调查,性质非常恶劣。换句话说,咱们商务厅今年就算成绩做的再好,也无法抵消你给苏小琳下药这件事带来的负面影响。”

  董志恒心中的恐惧感越来越强,他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尖叫声撕心裂肺:“领导啊!您一定要相信我,我真没别的意思,我……我就是跟苏小琳开个玩笑啊!”

  “玩笑?哼!”

  朱玉斌阴沉沉地看着他:“这事儿很快就会公布。单位上的职工如果知道是因为你,导致无法参评今年的精神文明奖,年终的时候一切奖励取消,你觉得还会有人叫你“董主任”,还会有人给你好脸色吗?”

  董志恒张着嘴,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低着头:“……等明天苏小琳来上班,我当众向她道歉。”

  “这已经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朱玉斌神情严肃:“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恶劣影响。这样吧!班儿就暂时不用上了,先停职,等待处理。”

  董志恒猛然抬头,发出难以置信的尖叫:“停职?这个……领导,你怎么能这样啊?”

  朱玉斌冷冷地说:“要不是看在你有职务的份上,我真想现在就开除你。停职待岗已经是最轻的处理,你还想怎么样?”

  停职待岗?

  董志恒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那意味着失去了目前享受的所有待遇,每个月只能领到基本工资,最多不超过两千块钱。

  事情根本没有按照昨天晚上想好的方向发展,他再也生不出对面对虎平涛的那种强硬。

  猛然站起来,声泪俱下:“领导,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这次他是真的急了。

  看着可怜巴巴的董志恒,朱玉斌叹了口气,正准备说话,忽然电话响了。

  从这时候起,电话就一直没有断过。

  李维方在旁边看着,打进来的电话前前后后多达六个,每次都是朱玉斌刚把话筒放下去,就立刻响起铃声。办公电话没开免提,可是从朱玉斌与对方应答的话语中,可以听出打过来的人级别不低,而且都是在说同一件事。

  四十多分钟过去了,董志恒站得双脚酸麻,心中却震颤无比。

  所有电话都是关于苏小琳。

  朱玉斌终于放下话筒,电话也终于没有再次响起。

  看着畏首畏尾站在面前的董志恒,朱玉斌脸上掠过一丝怒意,冷冷地说:“你现在满意了吧?”

  这话问得有些令人莫名其妙。

  “董志恒,你捅了一个天大的漏子。”朱玉斌毫不客气伸手指着他,距离之近,就差没有直接戳到董志恒的鼻尖,而且速来平和的脸上,说话之间竟有几分烈怒。

  “市委陈秘书长问我,商务厅为什么会有你这种人?”

  “组织部刘处长刚才说了,你的升职报告先放一放,等古渡分局那边把事情查清楚再说。”

  “纪检那边也说了,要我们先在单位内部开展自检自查,督察组下周进驻。”

  “文联老周打电话过来,说是如果我处理不公,以后就别谈什么单位合作,宣传方面也永远不用再提。”

  “北通集团也是同样的态度,如果昨天晚上的事情查不清楚,投资暂缓。”

  “还有云北军区……最后一个电话是从他们司1令部打过来的,说的也是同一件事,要我这边严查。”

  朱玉斌叹道:“董志恒啊董志恒,你人缘挺广啊!就昨天那事,竟然有这么多人过问,而且级别都不低……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李维方在旁边听得几乎呆住了,下意识地说:“还有纪委。”

  “对,还有纪委。”朱玉斌心中充满了震惊,脸上却保持着平静:“董志恒,你说你是开玩笑,人家可不这么想。这事闹得太大了,看来光是停职待岗也太轻了,你还是做好被开除的准备吧!”

  董志恒眼睛睁大到极致,喉咙深处发出恐惧到极点的沙哑哀求:“领导,我……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现在,他是真的怕了。

  天知道究竟从哪儿空降下来这么多大人物,随便一个都是自己绝对不敢招惹的猛人。

  朱玉斌双手平摆在桌上,双眉紧蹙。虽然恼怒董志恒的所作所为,可他心中同样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看过苏小琳的履历表,砸直系亲属当中,她父亲苏穆是正处级干部,算是分量较重的存在。可即便如此,文联与商务厅平时来往不多,谈到合作,通常是更高级层面。

  老周是文联主席,与朱玉斌关系很不错。可他刚才在电话里丝毫不顾情面,冷冰冰地说:“这事儿你看着办。如果不秉公处理,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最让朱玉斌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事竟然扯上了云北军区和北通集团。

  一个是军方。

  一个是省里极其重视的跨国企业,纳税大户。

  刚才打进来的那些电话,全都不可忽视,稍微处理不好,极有可能把自己牵连进去。

  苏小琳什么时候攀上了这么多的大人物?

  看着站在面前惶惶不安,可怜巴巴的董志恒,朱玉斌忽然心生厌恶,恨不得抓起摆在桌上的茶杯,劈头盖脸砸过去。

  “你从今天起开始停职,回去好好写检查。”朱玉斌强压住火气,用森冷的语调说:“一定要深刻反省,否则这次谁也帮不了你。”

  他毕竟是自己的下属。朱玉斌觉得做到停职审查这一步已经差不多了。

  偏偏董志恒不这样认为。他一边答应着,一边试探着问:“领导,我一定好好做检查,可这停职……办公室事情那么多,我怕下面的人做不来,耽误正事就麻烦了。”

  不能说是董志恒的思维很奇葩,而是换了任何人在他现在的处境,都会绞尽脑汁想法设法自救。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没有后悔药吃。

  我可以写出长达万字的悔过书,思想认识深刻无比。

  我可以当众道歉。

  我还可以给予苏小琳物质补偿。

  但我绝不能停职。

  这是要记入人事档案的污点。以后别说升职了,就连能不能继续保住现在的职位都很难说。

  朱玉斌和李维方相互看了看,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震怒与惊讶。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想着大事化小?”

  “董志恒,你脑子进水了,还是感冒发烧了?”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开口,说出字句不同,但实际意义没什么区别的话。

  朱玉斌语速较快,他猛然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