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一百一二节 必须重奖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二节 必须重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廖秋点点头:“这事儿我知道。去年,辖区就有好几个老人报案,说是在手机上被人骗了。对方发消息告诉他们,这是电信局搞的随即抽奖,他们的手机号是幸运号码,中了一百万的全国大奖。”

  石宏伟笑着问:“想要得到奖金,就必须按照国家法律,先缴纳一笔个人所得税?”

  廖秋苦笑着发出叹息:“是啊!他们按照骗子的指示,急匆匆的跑去银行。有四个人被骗,还有几个运气好,被儿女及时阻止。”

  “所以网络诈骗也在不断变更新的套路。”石宏伟活动了一下肩膀:“骗子们学精了,奖金缴税都都过时了,套用国家法律大帽子,让你缴纳罚金协助调查,这套路其实也不新鲜,关键是有人相信。”

  连夜办案,廖秋感觉有点饿。他冲着石宏伟笑道:“说吧,你该怎么感谢我?”

  石宏伟反应很快:“你是指这个案子?”

  廖秋满脸都是理所当然的表情:“我们派出所出人出力帮着你控制现场,端了整个窝点,收缴了所有现场证物……说白了,你们经侦队就是过来摘桃子的。这案子属于你们的工作范围,该是你们的好处,我不眼红。老石你自己都说了,光是现在查到的涉案金额就高达六千万,按照正常情况计算,总金额至少过亿。”

  石宏伟被他说得有些抬不起头,只能笑着应和:“好吧!好吧!都是你廖大所长居功至伟……说吧,你想要什么?”

  廖秋对他的回复很满意:“写案情报告的时候就不用我说了吧!我们所里年终评比就靠这个。”

  “那是肯定的。”石宏伟看着他,兴致勃勃地问说:“我听说你们所最近表现不错啊!帮着刑警队连破了好几个案子,王雄杰那小子整天都在笑,都快肌肉僵硬得面瘫了。”

  廖秋没被对方诱导着转移话题,他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石宏伟,抬起左手,露出手表,认真地说:“你看看,都三点多了,你是不是该请顿宵夜?”

  石宏伟装聋作哑:“没问题。老廖你想吃什么?我来买单。”

  “不是我说你,做人要厚道。”廖秋叹息着摇摇头:“给了你这么大的一个馅饼,才请我一个人宵夜……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我们所里这么多人,还有街道办事处综合执法大队,按一百个人算吧!我也不多要你的,每人一份炒饭。”

  石宏伟皱起眉头:“这一份饭十五块,一百份……就得一千多啊!”

  看着他犹犹豫豫的样子,廖秋感觉很不爽,正打算开口,却看见虎平涛从外面走进来。

  “所长,石队长。”他分别给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向廖秋:“所长,初步检查已经完成,这是收缴的物件清单。”

  说着,他把拿在手里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廖秋伸手接住,打开看了一眼,抬起头,对石宏伟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所里的小虎,虎平涛。”

  石宏伟点点头,用夹着香烟的手虚指了一下虎平涛:“我认识你。前几天冉副在局里主持颁奖仪式,你是三等功。”

  廖秋在旁边说:“这次的案子,就是小虎发现的线索。”

  石宏伟睁大双眼,笑了:“那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

  虎平涛连忙解释:“是别人提供的线索,我只是顺着查一下。”

  石宏伟笑道:“话是这么说,可如果没有你在中间协查,我们也不会发现并打掉这个网络诈骗集团。”

  廖秋也笑了:“你可别小看小虎,他现在可是局里的红人。雷跃和王雄杰都争着要他,还为这个专门拼了一次酒。”

  “拼酒?”石宏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就王雄杰那酒量,也敢跟雷疯子拼酒?”

  说到这里,石宏伟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上次吃饭的时候,我就听王雄杰说过这事。虎平涛……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就是你,王雄杰一直嚷嚷着你是个人才,绝对不能放过的那种。”

  虎平涛正要张口解释,冷不防坐在侧面工作台前的高荣发出惊呼。

  “头儿,你快过来看看!”

  石宏伟在前,廖秋与虎平涛紧跟其后,三个人迅速凑到电脑前。

  高荣指着屏幕上显示的数字,激动不已:“这是我刚查出来的涉案金额……两个亿,整整两个亿啊!”

  ……

  翌日。

  熊杰早早就来到办公室。

  上午九点,局领导准时召开会议,由熊杰带队,成立专案组。

  目前查出的涉案金额已经高达两亿六千万,随着案子进一步深挖,这个数字还会越来越大。

  局长邱伟扶了一下眼镜,笑道:“我明年就退休了,没想到临了还摊上这么一个大案。今天早上七点多,经侦队小石就打电话告诉我,案情基本脉络已经清楚:首要犯罪嫌疑人况金珠供认不讳,目前已经收押。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与银行方面联系,对相关的款项进行确认。”

  熊杰认真地说:“在基层工作的同志很辛苦,如果不是耳原路派出所得到群众举报,顺藤摸瓜,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现问题。”

  副局长孔维云对此很是赞同:“廖秋做事果决,发现异常就马上行动。我听说昨天晚上动静很大,他还向街道办事处请调了综合执法大队,成绩斐然啊!”

  邱伟低头注视着摆在面前的案情报告:“经侦队还在调查具体涉案金额,我估计这案子最后的调查总数不会少于三个亿。这在全国都极其罕见,搞不好还是独一份。”

  熊杰点点头:“典型的重特大案,从藏匿位置到涉案人员一锅端,犯罪嫌疑人来不及销毁证据……呵呵,明年去省厅述职的时候,咱们脸上都有光啊!”

  邱伟抬起头,布满皱纹的脸上全是笑容:“其它几个区,这下就算拍马也追不上咱们。别说是省厅了,公安部肯定会给予重视。荣誉奖励就不提了,说不定还会派专人下来,就这个案件进行访录。”

  孔维云将身子往后一靠,发出爽朗的大笑:“石宏伟这次捡了个大便宜。要不是廖秋,他还真遇不上这种好事。”

  邱伟满面舒畅:“廖秋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以他的能力,熬上几年,一个正处是跑不了的。”

  熊杰用手指点了点摆在自己面前的案情报告复印件:“有一个人,在这案子里发挥了重要作用。”

  孔维云想了想,问:“老熊,你说的是虎平涛?”

  熊杰点点头:“就是他。”

  邱伟虽然上了年纪,记忆力却不错:“虎平涛……他前段时间刚立了三等功,怎么现在也参与了这个案子?”

  熊杰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这案子是群众举报的线索,小虎顺着查了一边。网络诈骗也是他提出来的,所以廖秋从一开始做出了针对性摸排措施。”

  “……虎平涛……”孔维云负责人事工作,他在脑海深处把很多熟悉的信息过了一遍,转身问坐在旁边的熊杰:“老熊,我记得虎平涛是去年刚进来的新人,还参加了警校的特殊集训?”

  熊杰脸上流露出几分得意:“是这样,但你绝对想不到小虎的家庭背景。”

  孔维云顿时被勾起了兴趣:“哦,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熊杰故意卖关子:“你认识他父亲。”

  说着,熊杰转向局长邱伟:“老邱,你也认识。”

  邱伟与孔维云面面相觑,然后两人一起把视线转移到熊杰身上。

  “虎平涛他父亲是谁?”

  “别吊我胃口,赶紧说啊!”

  熊杰压低声音:“云北军区的副1司1令员,虎崇先。”

  邱伟和孔维云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竟然是他?”

  “照这么说,申副那天主持颁奖仪式的时候,就跟虎平涛打过照面。申副也是云北军区出来的,他肯定认识这个年轻人。”

  邱伟很快想到另一种可能,皱起眉头问:“老熊,你该不会给这个虎平涛特殊照顾吧?按理说,他这个年龄段的人,应该没有多少侦破经验。”

  “瞧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吗?”熊杰顿时不乐意了:“你去问问雷跃和王雄杰。去年追回来的那笔贩毒款,就是雷跃把小虎借调去缉毒队才出的成绩。还有上次金昌小区那个杀人案,上面要求限期破案,也是小虎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邱伟没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既然熊杰点出了雷跃和王雄杰,那就证明他没有撒谎。

  雷跃是个直性子,在原则问题上,谁的面子也不给。

  王雄杰平时嘻嘻哈哈,同样固守这条底线。

  “这案子肯定会受到省厅和公安部的重视。”邱伟看看坐在对面的熊杰与孔维云:“照目前的进度,最迟下周就能发布案情通告。我下个星期要去帝都参加年度会议,要不咱们先把对有功人员的奖励定下来?”

  孔维云觉得这样做很合理,他思索了一下:“就以涉案金额定标吧!如果最后查出来的总金额超过五个亿,那就耳原路派出所集体一等功,廖秋、虎平涛等主要人员一等功,经侦大队集体二等功。”

  熊杰明白了他的意思,问:“如果没有达到五亿,就降一个奖励档次?”

  孔维云点点头:“集体一等功可以给。另外,就是那个举报的群众。如果他有单位,那就在通报的基础上,年度评优评先。如果没有单位,就给他现金奖励。”

  熊杰问:“给多少?”

  孔维云道:“十万块,你觉得怎么样?这是按照相关标准最高额度给的。对于热心向我们提供线索的群众,应该给予重奖。这对提升社会风气也有帮助。这个社会需要积极向上的人,有功就有奖,这样才能使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邱伟雷厉风行:“行吧,就这样,让经侦队那边抓紧时间查,争取尽快结案。”

  ……

  这起网络诈骗案的最终数额,定格在四亿九千八百二十二万元。

  廖秋是后来才从熊杰那里知道有这么一个双向奖励标准。他觉得很遗憾,别看一等功与二等功就相差一个字,实际意义却天差地别。

  胡永贵这人挺有意思,知道得了两万块奖金,当场就愣住了,足足过了半分钟才笑起来。

  他不要奖状,也不要任何宣传,甚至连古渡分局都不愿意去,抬手挡住脸,口口声声“没想到还有奖金……谢谢,太谢谢你们喽”。

  这完全可以理解。举报归举报,可如果诈骗团伙有人漏网,怀恨报复……

  在派出所办公室,虎平涛把一整捆现金递给胡永贵,他倒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用手指蘸着唾沫,反反复复数了好几遍。

  虎平涛笑着问:“怎么样,没错吧?”

  胡永贵把钱装进信封里,小心翼翼塞进贴身衣袋,带着说不出的幸福感笑着连连点头:“没得错,谢谢!谢谢!你们都是好人。”

  廖秋认真地说:“是我们得好好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提供的线索,我们也破不了这个案子。”

  说着,在旁边的虎平涛与陈信宏也随着廖秋一起,举起右手,向胡永贵行了个礼。

  这让他越发觉得局促不安,脸色涨红:“我……我那天就是随口一说,我也没想到那些人是搞网络诈骗的。”

  胡永贵抬手指了一下虎平涛,面露感激:“虎警官对我很照顾,晚上在警务亭喝水,从来不收我的钱,那天还给了我一包面。这做人就得讲究有来有往,你对我好,我肯定也会把心窝子挖出来塞。”

  这话说得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

  元旦前一天,刚好是周末。

  苏小琳起了个大早,陪着母亲陈珺去菜市场,鸡鸭鱼肉买了一大堆。

  约了虎平涛明天晚上来家里吃饭,今天提前准备。

  宰杀好的鸡掏空内脏,抹上盐,用姜末撒遍全身,放在盆里腌上一晚,明天煮汤味道浓郁,非常鲜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