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二百七七节 真相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七节 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什么也落不下。”

  “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改变了想法————与其把孩子卖掉,不如趁着孩子小,脸蛋没张开,跟别人家的调换。”

  邢乐无法理解王凤琴的脑回路:“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难道你的孩子天生残疾?还是有什么毛病?”

  王凤琴摇摇头:“没有。现在生孩子都要做检查,尤其是唐筛。我之所以要把孩子换过来,是为了以后,为了将来。”

  邢乐眉头皱得极紧:“以后和将来?”

  王凤琴解释:“住进来以后,我和苗素莲仔细打探过这层楼所有的孕妇。这没什么难的,大家都在一块儿生孩子,住在一起就是缘分。我让苗素莲买了很多鸡蛋,连着壳子煮了,每个孕妇送两个,这样一来就拉近关系,人家也愿意跟你说话。”

  邢乐实在难以理解:“两个鸡蛋……就这么简单?”

  王凤琴道:“我们村里就这样,谁家生了孩子,认识的人就给个熟鸡蛋。这规矩很多地方都有,而且来医院陪床的大多是老人,给了鸡蛋就拉家常,说着说着,同房间的另外几个人也会参与进来。你家里男人在哪儿工作,儿子女儿在哪儿上班,随便一问就清清楚楚。”

  邢乐感觉浑身发冷:“就这么简单?”

  “是啊!就这么简单。”王凤琴继续道:“老人是很容易搭话的。而且这人上了年纪,都喜欢炫耀。比如儿女在事业单位工作,公务员什么的,他们都能给你吹出朵花来。如果是在外面自己做生意的就更不得了,十万家产他能给你吹出一百万,在城里有套房子能说成是豪华别墅……虽然出入很大,但只要看看他们身上穿的衣裳,再看看吃用的东西,基本上能估摸出家里的收入情况。”

  “这层楼有两间特护病房。我之所以先在普通病房里绕了一圈,是因为特殊病房那边没人。如果有,我也不会在普通病房的孕妇身上花那么多的心思。”

  “我不傻,住特殊病房的才是有钱人,真正的有钱人,非福则贵。”

  “当然普通病房的孕妇有些人家庭情况也很好,可无论档次还是财产,都比不过住特护病房的那些。”

  “其它楼层是不能去的。上上下下很麻烦,而且容易引起注意。我大着肚子实在不方便,苗素莲是个脑子笨的,一旦出了问题,就全都完了。”

  “我选定了这层楼三十二床和五十五床的两家人。三十二床的孕妇姓孙,据说她父亲是烟厂的。那单位效益好,虽然已经退休,但每个月退休金很高,家里光是房子就有好几套。”

  “五十五床的女人姓李,她老公是海员,听说还是个三副,跟着船跑世界各地,每年回家时间就那么几个月,工资什么的都交给家里,也是个有钱人。”

  “可她们俩加起来,也不如一号特护病房里那个姓苏的女人。”

  “她是前天晚上住进来的。说是动了胎气,医生要求住院观察。当时我已经快生了,只好让苗素莲拿着鸡蛋过去打探消息。等我半夜从手术室里出来,迷迷糊糊听见苗素莲凑到我耳朵旁边说:那家人很有钱。”

  “后来朱元来了。我醒了以后他告诉我生了个儿子,他很高兴,说得到消息就赶到医院,还说以后要跟我好好过日子……我当时相信了,就说手术刀口疼得实在难受,让他给我买个麻醉包,可他说那东西纯粹是乱花钱,反正手术都做完了,躺在床上养几天就行。大不了让我多吃几个糖煮鸡蛋。”

  “我算是彻底看清楚了。我住院的时候他根本没想来,如果不是医生按照我留下的电话打给他,通知过来看孩子(直系家属),他为了亲眼查实究竟是男是女,否则根本不会出现。”

  “苗素莲在医院这边登记的信息,写的是我姐姐。住院费是从村里借钱垫的。回去以后,这钱报销了得还给村里。我故意跟朱元说,让他先把钱还上,等我回头报了再给他。他点头说行,还让我把住院费单子给他,他去帮我弄。”

  “他打的就是吞了这笔钱的主意。他压根儿不会帮我把钱还上。一旦把单子给他,报销以后他一分钱都不会给我。”

  “趁着朱元出去吃饭的时候,我忍着疼,叮嘱苗素莲————一定要把孩子换过来,而且必须是一号特护病房那个姓苏的女人。”

  “苗素莲告诉我,姓苏那女人的妈妈叫陈珺,口风很紧。但这不重要,能住在特护病房已经说明她家里情况比三十二床和五十五床都强得多。而且前天晚上姓苏那女人住进来的时候,我刚好在走廊上看见。”

  “她长得很漂亮。那脸蛋跟明星似的。怀孕的女人都大着肚子,当时她躺在担架床上也看不出身材。可她胳膊和肩膀露在外面,骨头架子一看就属于身段非常好的那种。”

  “苗素兰还告诉我,姓苏那女人的衣服是名牌。虽然是孕妇装,可一套就得好几千,足够我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挣一年。”

  “漂亮女人通常都嫁的很好。光是彩礼就得好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就她那种长相,别说是男人了,就连我看了都喜欢。”

  “只要把我的孩子换过去,以后我就不愁吃穿,不愁养老了……”

  “等等!”邢乐打断了她的话,不明白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到现在,整个案子已经基本清楚。苗素莲在派出所那边也扛不了多久,到时候两边证词一对应,事实无误。

  关键还是在于动机。

  王凤琴为什么要调换两家的孩子?

  “老人都说,做人得有眼光,要看到以后。”王凤琴解释:“朱元不是老老实实过日子的男人,就算我生了个男孩,他还是不会把心思放在家里。到头来,就变成我帮他养孩子养老人。与其这样,我还不如把孩子换掉,让别人帮我养。”

  “养孩子得有钱啊!就说我大姑娘吧!她班主任说了,只要分数能上去一些,中考就能上个好学校。可我哪儿有钱给她找私教补习?”

  “我这次生孩子的费用虽然可以报销,可自己多多少少也得花钱。家里添了一口人,以后日子就更难了。我还得拿出一笔钱堵苗素莲的嘴,这是当初答应过的,必须给。”

  “男孩跟女孩都一样,就家里目前这情形,我不认为能养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两个女儿都没指望能考上大学,现在这小儿子也不例外。我最多能给他一口饭吃,等到长大了,估计跟村里的人差不多,不是去外面打工,就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务农。”

  “一号特护病房那家人就不一样了。姓苏那女的是第一胎,全家人肯定会把这孩子当宝贝。最好的护理,进最好的幼儿园,上最好的学校,以后考上大学……说不定还能出国留学,考硕士博士什么的,想想就让人激动。”

  邢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王凤琴:“你把孩子都调换了,就算他以后再有本事,跟你也没关系啊?”

  王凤琴脸上洋溢着亢奋且幸福的光彩:“怎么没有关系?我只要耐着性子等上十来年,或者二十年,就一切都有了。”

  “到时候,我上门找他们去。”她语不惊人誓不休:“我会收好现在的所有医院单据,包括病历本和出生证明之类的材料,证明那孩子是我的。如果他们不信,不是还有那什么……对了,DNA检测,只要做了这个,就能证明那是我儿子。”

  邢乐皱起眉头:“证明了又能怎么样?你想把孩子换回来?”

  “是啊!换回来!”

  王凤琴笑了……谈了一个多小时,她终于笑了:“姓苏那家人肯定不愿意换。”

  “这不重要。”

  “关键是他们知道孩子不是亲生的,他们真正的孩子在我这儿。”

  “还有,我才是孩子真正的妈!”

  “无论换不换,我和他们家之间都有了关系。”

  邢乐终于明白了:“你想找他们要钱?”

  王凤琴脸上笑容依旧:“我才没那么傻呢!直接张口要钱就太俗了,而且人家也不愿意给。再说了,我能要到多少?几万?还是十万?”

  邢乐问:“你处心积虑谋划这件事,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王凤琴实话实说:“我能得到一个非常优秀,非常有钱的儿子。人都是有感情的,别说是从小养到大的孩子,就算养了一年半载的小猫小狗一样。姓苏那家人根本不愿意换,就算他们知道那不是亲骨肉,也不会把孩子撵出门,只会跟我商量,要么两家并成一家,要么继续保持这种关系……但无论是哪一种,我都可以得到好处。”

  “成名成家的孩子知道我是他亲娘,肯定得认下我,肯定要尽孝。姓苏那女的家大业大,手指头缝里随便漏下一点儿,就足够我下半辈子吃用了。”

  “我这边的孩子,如果他们想要回去也行。就像电视里那个寻亲节目,两家人并一家,两个当妈的一下子有了两个孩子,热热闹闹,谁也不怨谁,多好!”

  “就算要追责,都那么多年了,医院资料什么的早没了,找谁说去?”

  邢乐听得浑身直打冷战:“你宁愿花十几二十年时间,就为了这个?”

  王凤琴反问道:“你怎么不想想,如果我不偷换孩子,十几二十年以后,我该怎么办?”

  “我家里情况就这样,你是知道的。我从朱元手里掏不出一分钱。他永远不会顾这个家,以后说不定还会跟我闹离婚。到时候我什么都没了,靠儿子靠女儿都是假的,老天爷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孝心。我几十岁的人了,现在身子骨壮实,可二十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老了就没力气,没办法下地干活,疾病缠身,恐怕买药的钱比买米吃饭花的还多。”

  “到时候谁来帮我?谁来救我?”

  “我这是为以后打算。”

  “只要做DNA检测,就能证明苏家那孩子是我的。我要回来没用,只要能证明我是他亲娘,他就得一辈子养着我。”

  “我不会提过分的要求,只要他每个月给我些钱,负责我看病吃药就行。”

  “而且苏家这种有钱人肯定是要脸面的。他们不愿意事情闹大,我也不是那种一心为了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容易相处,大家搞好关系,说不定我还能住在他们家里,该有的我都有了。”

  “我想过了,只要调换孩子这事儿能成,最迟明年,我就跟朱元离婚。到时候说什么我也得把孩子抢过来,自己一个人带。这事儿我不会给他沾光。既然他在外面有女人,就让他跟着那女人一块儿过。”

  “我是没有文化,但不代表我没脑子。我问过乡上宣传普法的同志,人家说了,婚内男方如果有外遇,上了法庭对他没好处,法官只会偏向我这边,把孩子判给我。”

  “到时候他姓朱的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捞不着。”

  “等到老了,就该轮到我笑话他了。”

  邢乐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可怕的妖怪。

  “你……”

  邢乐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中仿佛有无数可怕的东西在攒动,牢牢堵住了嗓子眼,随时可能窒息。

  王凤琴注视着她,认真地问:“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应该没事儿了吧?”

  邢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没事儿?”

  王凤琴理所当然道:“我没偷没抢,一没杀人,二没放火,换孩子这事儿也没办成,我没犯罪啊!”

  “既然我什么都没做,你们总不能抓我吧!”

  邢乐死死盯住她,声音有些发寒:“你觉得自己没做错?”

  王凤琴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避开视线,自顾道:“那电视上的寻亲节目不都这样嘛!大团圆,互相理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