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三百三七节 人,要适应生活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七节 人,要适应生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你的心肠居然这么狠,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

  虎平涛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他走到谢国强身边蹲下,问:“你怎么知道是你媳妇儿干的?”

  谢国强边抹眼泪边说:“以前我不知道。每次她带颖颖去医院看病回来,我也没顾得上看病历。我问具体是什么病,她都说是上呼吸道感染。颖颖是个孩子,她只说是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我不是专业医生,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就没放在心里。”

  “但孩子对黄豆过敏这事儿我是知道的。小时候第一次确诊,医生就告诉我,绝对不能让颖颖接触黄豆类的食物。如果不小心误食,就必须打肾上腺素。”

  “我以前最喜欢的下酒菜就是油炸黄豆。可为了女儿,我也改了。”

  “那天我在单位值班,接到老张……就是他,张彦打来的电话,说是颖颖发病去了医院,让我赶紧过来。可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当时整个人都垮了,浑浑噩噩的,别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等到第二天我缓过来,找到主治医生,医生说颖颖的症状像是过敏,问我有没有接触过过敏源。我说平时在家里根本不买黄豆制品,连豆油都没有,平时炒菜都是用花生油或核桃油,再不就是猪油,怎么可能是过敏呢?”

  “医生说颖颖身上肿得厉害,让我回去以后好好查查,大概率是过敏。”

  “我回到家里,多了个心眼儿,在橱柜里翻了翻,找到一袋开过的熟黄豆粉。”

  “我一下子想起颖颖去世前一天给我打电话,说她妈妈在家里做汤圆。”

  虎平涛目光微凝,试探着问:“豆面汤圆?”

  这是一种很美味的大众小吃:将糯米粉掺水调和,揪团搓成圆形,直接下锅煮熟。捞起后沥水,盛在装有熟黄豆粉的小碗里,表面浇上事先做好的红糖酱汁,在碗里来回滚动,让黄豆粉与酱汁互相渗透。吃在嘴里,香甜软糯。

  张彦距离很近,听了以后大惊失色,难以置信地张口喊道:“老谢你说什么?王姐……她竟然给颖颖吃豆面汤圆?”

  谢国强缓缓转过身,用发红的双眼死死盯住王芳:“那袋黄豆面我已经藏起来了。今天是我报的警。我必须为颖颖讨个说法。”

  聚在门口和走廊上的人多达十几个,所有人都听到了他说的话。

  “天啊!这王芳到底是傻了还是脑子坏掉了?竟然给她自己的女儿吃黄豆面?”

  “黄豆过敏还吃黄豆,这……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什么自杀,这是谋杀好不好。”

  “这王芳平时挺好的一个人,她干嘛要这样做?”

  “难道颖颖不是她亲生的?”

  议论声越来越大,王芳再也忍不住了,她怒冲冲地扯着嗓子发出尖叫:“什么过敏不过敏的,这就是个抵抗力的问题好不好!”

  “以前孩子小,抵抗力差我就不说了。可现在孩子大了,颖颖上学本来就比其他孩子晚一岁,现在十九岁了才上高三。她接下来要高考,上了大学就得去外地念书,以后她一个人生活,必须适应……她得适应!懂吗?”

  谢国强“嗖”地一下站起来,大步走到王芳面前,怒声呵斥:“上大学跟吃黄豆之间有什么关系?”

  王芳抬头怒视着他:“现在去外面随便吃个饭,馆子里炒菜用的不是菜油就是豆油。大学里多人,你以为会单独给她开个花生油或芝麻油小灶?你去超市和菜市场里看看,黄豆做的东西有多少?难道她这辈子都不吃豆腐豆皮?永远不喝豆浆?”

  “人这辈子都得靠自己。小时候你总说孩子体质弱,说黄豆过敏,让我别给她吃。可现在颖颖长大了,过敏什么的其实就是个抵抗力问题。你一直不让她吃,她就一直过敏。你让她吃了就能产生抵抗力,就跟打疫苗一样,先少吃点儿,慢慢适应了就可以多吃,长大以后就没事儿了。”

  “这家里为了她一直吃花生油、菜油和芝麻油。每次去超市买油,这钱花得我心疼啊!菜油便宜,却没有豆油那么香。”

  “孩子总会长大,咱们不能像老母鸡那样永远护着她。我这样做有什么错?”

  “我小时候不喜欢吃辣的,我爸我妈每顿都炒辣椒。还告诉我,家里只有这些菜,爱吃就吃,不吃拉倒。我被逼的没办法,只能学着吃,后来吃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惯着孩子?不吃黄豆这是跟谁学的臭毛病?还告诉我吃了黄豆就得进医院,家里还必须随时备着什么肾上腺素……皇子皇孙也没这么娇惯。”

  “我这是好心啊!”

  谢国强彻底呆住了。

  良久,他终于恢复了神智,抬手指着王芳,语音颤抖:“……你……你的意思是,一直以来,你都在偷偷给颖颖吃黄豆?”

  王芳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想也不想就张口承认:“是啊!她上高中以后我就在她的饭菜里加点儿黄豆粉。这有什么啊!谁家的孩子都是锻炼出来的。现在都不能适应,以后出去了谁会惯着你?”

  谢国强感觉天旋地转,再也无法保持平衡,脚下一个踉跄,重重摔在地上。

  虎平涛和张彦连忙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尤其是那些上年纪的老人。

  “王芳啊王芳,我看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偏偏在这事儿上犯糊涂呢?我上次就跟你说了,这孩子对黄豆过敏,就绝对不能碰啊!”

  “我孙子也是对蚕豆过敏,我从小一直看着他,那东西对他来说就跟毒药似的,吃了会死人的啊!”

  “这事儿整的……过敏这种事怎么可能适应啊!这不是吃多吃少的问题,而是压根儿不能沾。”

  “王芳脑子进水了吧?还口口声声为了孩子好……唉……”

  听着众人的话,王芳感觉不妙,她心中无比慌乱,急于撇清:“我……我真是为了颖颖好才这么做的。她过敏……可只要适应以后就没事儿了啊!”

  张彦也是听得一阵火大。他松开谢国强的胳膊,神情地看着王芳:“哪儿有像你这样当妈的。过敏这种事情是能适应的吗?如果真能像你吃辣椒那样多吃几次就能适应,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医生也不会特别交代你绝对不能让孩子碰黄豆。”

  谢国强这时候也缓过来了。他用力捶着胸脯,嚎啕大哭:“你竟然给颖颖吃豆面汤圆……天啊……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日子没法过了。”

  一位老妇也不断摇头:“王芳,你这当妈的实在是糊涂。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记得,颖颖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人已经不会动了。你应该不是当时就求我们帮忙,肯定耽误了好一阵子。”

  王芳脸色接连骤变,嘴上却咬死了不肯认输:“我以前给颖颖吃过黄豆粉,只是数量没那么多。我寻思着,反正只是呼吸困难,忍一忍就能过去。老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只要这次忍过去了,说不定以后她就能吃黄豆。”

  虎平涛实在听不下去了:“这能是一回事儿吗?”

  王芳挺直了脖子嚷道:“怎么不是一回事?我是她妈,她亲妈。难道我还能害她不成?”

  虎平涛怒道:“如果不是你那么固执,孩子也不会死。现在事情都这样了,你还在狡辩?”

  王芳满面涨红,音量甚至压过了虎平涛:“我没狡辩。只要有恒心,铁棒磨成针。随便遇到点儿困难就打退堂鼓,她以后还怎么生活?”

谷</span>  张彦本来想说点儿什么,可听到这些话,他只能张了张嘴,把已到嘴边的话又压了下去。

  他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谢国强,轻轻拍了几下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转身朝着房门走去。

  理性的劝说对王芳根本没用。

  这是无知。

  是愚蠢。

  更是先入为主,丝毫没有科学理念的狂妄。

  谭涛凑近虎平涛耳边,低声道:“这事儿你看该怎么处理?”

  的确有些为难。毕竟王芳不是主观上预谋杀人。

  虎平涛想了想:“打电话给刑警队,把案子移交给王队他们。另外就是保护现场,尽可能收集证据。”

  ……

  刑警队那边来的很快,两边移交得走程序,虎平涛把相关工作交给下面的人。他离开五零二室,来到楼下,上了电动车。

  谭涛陪着他:“心里不舒服?”

  虎平涛点点头,拿出香烟和打火机,边抽边叹气:“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当妈的。要说她愚昧无知吧,偏偏她的那套逻辑还挺有道理。”

  谭涛咂了下嘴:“说一千道一万,她毒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虎平涛用力吸了口烟:“我估计这女的平时在家里横惯了。她男人也是……看样子是找到病历以后,又在家里找出了黄豆面。心里很纠结,以为他老婆是故意杀人,所以才偷偷报警。等咱们到了以后,所有事情说开……谢国强现在肯定后悔了。”

  谭涛点点头:“是啊!女儿死了,老婆也要进监狱,这个家散了。”

  虎平涛弹了下烟灰:“这是典型的夫妻双方缺少沟通。如果谢国强平时多几句嘴,给王芳好好科普一下,也就没有后面的这些事情。”

  谭涛脑海里回想着那张少女黑白遗像:“那女孩可惜了。我在楼上的时候问过周围邻居,都说谢颖在学校里成绩很不错,就是身体不太好,老去医院。”

  虎平涛从鼻孔中喷出两道浓浓的烟雾:“都是她妈妈干的。我今天也算是开眼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案子,亲妈杀亲生闺女……如果不知道内情的外人,还以为有多大的仇呢!”

  谭涛看着他抽完手上的那支烟:“差不多咱们先回去吧!这边就交给刑警队负责。”

  虎平涛心情郁闷地点了下头:“行,让咱们的人下来,走吧!”

  ……

  时间过得飞快。

  苏小琳已经出了月子,一双儿女长得很快,开始会叫“爸爸”和“妈妈”。

  虎平涛每次回家,都要抱着儿子女儿逗上半天。

  平时在单位忙,总要抽空给家里打个电话,听着话筒那边传来奶声奶气的“爸爸”,他就会咧开嘴像傻瓜一样笑着。

  喂了孩子半年母1乳,苏小琳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哺乳。

  于是孩子开始吃奶粉。

  她有她这样做的理由。

  “我在家里实在呆不住了。”

  “我必须开始锻炼,否则这身材就彻底毁了。”

  “老虎,你也喜欢看到你老婆身材曼妙,前凸后凸的吧?所以你必须支持我。”

  苏小琳在这方面有着很强的执念,除了同意,虎平涛没有第二种选择。

  女人一直在变————刚结婚那会儿,苏小琳叫他“涛涛”。现在生了孩子,叫他“老虎”。

  在称呼方面,虎平涛还是挺郁闷的。他问苏小琳:“我是老虎,那你是什么?母老虎?”

  老婆白了他一眼:“你见过像我这么漂亮的母老虎吗?”

  虎平涛严肃地说:“改天我带孩子去趟动物园,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

  苏小琳的应对方法是钻进他怀里,“格格格格”笑着,趁其不备,用力掐几下他腰上的软肉。

  ……

  丁健打来电话,约着周末一起去野外烧烤。

  这是苏小琳期盼已久,却因为身体缘故一直无法参加的项目。

  正好虎平涛这个星期轮休。

  提前备好各种所需物件,虎平涛开着车,带着苏小琳,在约定地点碰面,与丁健两口子一起,还有另外几个朋友,前往郊外。

  丁健和尹丽还没结婚,不过两人关系很亲密。他们准备下个月办酒席。

  四辆车,十个人,成双成对,不是夫妻就是男女朋友。

  这次活动的召集人是张明全。这人虎平涛很久以前就认识。张明全做茶叶生意,与虎碧媛来往较多,与虎平涛吃过几次饭,因为年龄大一些,虎平涛就顺口叫他“张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