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三百三九节 烤肉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九节 烤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云峰和曹玉欣认识时间也不长,听说是今年年初才好上的,也就几个月功夫。”

  唐敏问:“小曹家境应该不错吧?只是性格不太好,有些娇气。”

  这话听起来是明褒,实际上暗贬。

  朱曼连忙回答:“张云峰带着曹玉欣去我店上做过几次指甲,说实话我也不太喜欢她。”

  苏小琳好奇地问:“为什么?”

  朱曼摘下沾满油脂和酱汁的一次性手套,解释:“主要是为了钱的问题。我做指甲都是明码标价,当然熟人来了肯定给优惠。可她倒好,看中四百多的美甲加护理套餐,张口才给我五十块……我开店这么长时间,从没见过砍价那么狠的。”

  苏小琳感觉在听天方夜谭,低声发出惊叹:“四百多的套餐,给五十块……这也太夸张了吧!”

  朱曼苦笑着摇摇头:“我开店肯定是要赚钱的。我承认,标价四百多,实际材料进价在四十二块左右。可我还得加上店面租金、水电、工艺什么的……整体折算下来,成本至少也得一百五至一百八。”

  尹丽若有所思地说:“我明白了。她应该查过美甲材料的价格,否则也不会给出五十块这价钱。”

  朱曼叹了口气,看着坐在对面的男友王杰:“你跟张云峰关系不错,看在他的份上,我也答应了五十块做一次。不过我也把话说在明处————正常情况下,这价钱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做的。毕竟大家都是朋友,我照顾你,也希望以后你能介绍客源,帮着照顾生意。”

  唐敏点点头:“这倒是。”

  朱曼大倒苦水:“可我没想到曹玉欣压根儿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第二个星期她又来了,还带来两个女的,说是她单位上的同事。有客人来我当然高兴啊!可人家一张口,指明了要做上次那款四百多的美甲护理套餐。”

  苏小琳顿时明白了,满脸不可思议地问:“你的意思是,曹玉欣帮她们砍价,一样还是只给五十块钱?”

  朱曼点了下头,愤愤不平地说:“我当时就拒绝了,说这价位不可能。她那两个朋友一听就不高兴了,对她嚷嚷着“我们都请你吃大餐了,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后来我才明白,搞了半天是曹玉欣拿我这儿当福利,说是成本价给她们做指甲,让同事请她吃了一顿海鲜火锅。”

  王杰皱起眉头问:“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朱曼回答:“你平时事情多,工作忙,我想着反正都是女人的事情,没必要告诉你。再说了,张云峰和曹玉欣认识才多久啊!这结了婚的都能离婚,男女朋友也说不准具体能处到什么时候。也许过段时间分了,也用不着再提。”

  没人说话,场子里一片沉默。

  唐敏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站起来,很是豪气地朗声笑道:“别一个个都心思沉重的。出来玩就高兴点儿。来,来,来,赶紧搬东西烤肉。忙了大半天,我都快饿死了!”

  ……

  一串串烤肉摆在架子上,烧红的竹炭释放出能量,油烟呛鼻,同时也夹杂着诱人的食物香气,空气中更传来令人馋涎欲滴的“滋滋”声。

  虎平涛打开一瓶瓶饮料和啤酒,分别递到各人手里,同时大声叮嘱:“自己看好了,喝酒的就别开车啊!”

  丁健是个典型的吃货,他不断翻弄着肉串,时不时撒上少许佐料。

  看着正在忙碌的唐敏,王杰故意翘起大拇指奉承道:“看得出来嫂子做菜是一把好手,张哥真是福气好啊!”

  张明全在旁边听着很高兴,缓步走到妻子身旁,双手扶住她的肩膀,笑着说:“我们家阿敏做的烤肉可是一绝,今天大伙儿有口福了。”

  苏小琳颇感兴趣地问:“唐姐,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唐敏谦虚地笑笑,解释:“以前我爸开过烧烤摊,我那时候虽然在上学,可有时候店里生意好,忙不过来,我也会去帮忙。做得多了,也就会了。”

  说着,她从盘子里抓起一大把肉串,放在烤架上,一边刷油一边撒佐料,主要是孜然和辣椒面,动作娴熟。

  烤肉讲究用“明炭”,就是燃烧充分之后,没有明火的炭块。因为热量均匀,烤出来的肉就特别好吃。如果炭块燃尽,就要另加新炭,必须等到燃烧的那股火焰熄灭之后才能继续烤。

  炉子只有一个,烤架面积有限,所以只能唐敏一个人操作。

  众人在旁边围着,吃得满嘴流油。

  虎平涛连吃了五串肉,味道真心不错。配上啤酒,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看着唐敏坐在烤架前汗流浃背忙个不停,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连忙站起来说:“唐姐您忙了大半天也累了。咱俩换换,您休息一下。”

  说着,他卷起衣服袖子。

  无论这番话还是虎平涛动作都很正常,

  唐敏的确有些累了,也实在是饿了。她没有推辞,站起来笑道:“行啊!你来吧!”

  虎平涛刚迈出脚,坐在斜对面的曹玉欣却突然站起。众目睽睽之下,她大步走到虎平涛面前,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劝阻:“你别这样,人家唐姐是专业的,烤出来的东西味道好极了,你能比吗?”

  一句话,把在场众人顿时听懵了。

  虎平涛也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说:“唐姐忙了大半天,一口都没吃上呢!”

  曹玉欣却问:“你烤的有唐姐烤的好吃吗?”

  虎平涛皱起眉头:“那你也不能光让唐姐干活,不让她吃饭吧?”

  见状,张云峰赶紧站起来打圆场:“虎哥说的对,是该让唐姐休息休息,还是我来吧!”

  事情发展到这里都看似正常,曹玉欣却瞬间爆发。

  她冲着张云峰发火:“你别掺和好不好?”

  张云峰也火了:“你什么意思?”

  曹玉欣咬了咬嘴唇,什么也没说,气鼓鼓地转身跑开。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虎平涛伸手拽了一下张云峰,低声道:“荒郊野外的,她一个女孩子,随便说说就算了。你追上去好好劝劝,出来玩就图个开心,别搞得大伙儿不愉快。”

  张云峰想想的确是这个理,于是皱着眉头转身离开。

  虎平涛坐到唐敏的位置上开始烤肉。

  尹丽、苏小琳和朱曼与唐敏凑在一块儿。苏小琳小心翼翼地问:“小曹这是怎么了?唐姐没招惹她啊!”

  尹丽对此自有一番逻辑:“谁知道呢……说实话我不喜欢这女的。从咱们下车到现在,她什么事儿也不干,好吃懒做。要换了是我,打死也不会娶她做老婆。”

  唐敏笑着劝道:“你这张嘴啊!还好小张不在。等会儿他们回来就别说这种话了。”

  尹丽撇了撇嘴:“就是他们不在我才说的。”

谷</span>  她随即转向坐在对面的王杰:“下次聚会别带这女的来了。”

  张明全刚好吃净一串烤肉,他拍着王杰的肩膀,对尹丽笑道:“今天这事儿跟王杰没关系。小曹是张云峰的女朋友。”

  朱曼半天没有说话,她幽幽地叹了口气:“等会儿吃完咱们早点儿回去吧!我估计曹玉欣回来以后还得做妖……要不这样,等晚上回到城里,王杰你让张云峰和曹玉欣下车先走,咱们另外找个地方继续喝?”

  这是个很好的建议。

  虎平涛烤肉的速度不算慢,只是被曹玉欣这么一闹,众人也没了胃口,议论纷纷,啤酒和饮料下的很快,箱子里很快堆满了空瓶。

  半小时后,张云峰和曹玉欣回来了。

  她仍然气鼓鼓的,极不情愿地被张云峰拉住右手,拖一般地带回来。

  盘子里已经放着十几串烤熟的肉。为了缓和气氛,虎平涛连忙从烤架上拿起两串熟肉递过去,笑道:“吃这个,刚烤好的,还热着。”

  张云峰很会做人,连忙接过,三口两口把那串肉吃光。他抹着嘴角走到虎平涛近前,笑着说:“你也忙了半天了,换我来吧!”

  话音未落,站在旁边的曹玉欣再次炸了。她抬手指着张云峰尖声叫道:“不准你烤!”

  所有人再次懵了。

  虎平涛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实在不明白曹玉欣究竟在想些什么。

  难道是刚才的气还没消?

  还是仍然与张云峰闹别扭?

  想到这里,虎平涛轻轻抬手推了一下张云峰,开玩笑地说:“行了行了,这儿用不着你。赶紧过去陪你女朋友才是正经。”

  张云峰脸上肌肉紧绷,明显有些不高兴,可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控制情绪,对着虎平涛点了下头,依言转身,走到曹玉欣面前。

  谁知道曹玉欣再次发出尖叫。她抬手先指了虎平涛一下,然后把手指方向转到唐敏身上:“你烤也不行,必须让她来。”

  随即补充了一句:“她烤的好吃。”

  这话的指向性实在太明显了。张明全从折叠椅上站起来,走到唐敏身边,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两个人默默注视着曹玉欣,眼里全是不善的目光。

  张云峰感到实在挂不住脸,面子都快丢尽了。他低声怒问:“你到底怎么了?干嘛非得让唐姐烤?”

  曹玉欣睁大双眼怒视着他:“你不是说她贤惠吗?还让我跟她好好学学。”

  这应该是之前追上去劝的时候,张云峰对她说的话。

  张云峰急了:“我这话没错啊!你……你让大伙儿评评理。都在一块儿玩,这有什么啊!你……”

  “够了!”

  虎平涛猛然打断他的话,大步走到曹玉欣面前,抬手指着她,指尖与对方额头就差了那么一丝,音量也比平时高了很多:“你爱吃吃不吃滚!今天大家出来玩就是图个高兴。我老婆盼了这么久才能出来,就因为你把一切都搞乱了。”

  “我都看着呢!从下车你就没干过一件事儿。不动手光吃也就罢了,人家唐姐怎么招惹你了?你处处看她不顺眼?你以为你是女的,大伙儿就得迁就你,让着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那张脸,在座的哪个女的不比你漂亮?”

  虎平涛平时不这样的。

  他实在气不过,也实在听不下去。

  好好地郊游,硬是被曹玉欣给毁了。

  性格再好的人也忍不下去。

  如果换在几年前,大学刚毕业那会儿,虎平涛不会站出来说这些话。

  然而现在不同,他是丈夫,还是两个孩子的爹。

  虎平涛个子高,常年锻炼肌肉结实,衬衫下面凸显出流畅的身形轮廓,充满了令人畏惧的力量感。曹玉欣只有一米六,足足比他矮着近两个头。虽然傲气十足,却被虎平涛如雷般的怒吼骂得不敢吭气,甚至吐沫星子喷到脸上也不敢抬手去擦,生怕将其惹怒。

  骂够了,虎平涛黑着脸转身走到烤架前继续忙碌。

  他是真发火了。

  起因当然是曹玉欣,也连带着迁怒于张云峰————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伴儿,话糙理正。

  曹玉欣被骂得根本不敢过来。她瑟缩着身子,转身跑到远处。

  张云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站在那里很尴尬。

  虎平涛不管这些,招呼着众人吃东西喝酒。

  吃完以后收起烤架,摆开折叠桌,拿出扑克六个人打“双扣”。

  一直玩到下午。

  张云峰和曹玉欣自始至终也没有凑过来。

  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离开的时候。

  喝了酒就不能开车。

  张明全喝了好几瓶啤酒,他与妻子约好:两人都带着驾照,来的时候他开,回去的时候唐敏开车。

  走到奔驰车前,张明全手上抱着各种物件,等着唐敏开车门。

  唐敏却摸摸身上的口袋,有些发慌:“我的包呢?”

  今天出来玩,她没带太多的东西。化妆包放在车里,随身就带着一个小手袋。差不多有成年人巴掌大小,扁扁的那种。里面装着两千多块现金,两张银行卡,另外还有身份证和驾照,再就是车钥匙。

  张明全奇怪地问:“你的包不是一直带在身上嘛!下车的时候我看见你挂在手腕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