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三百四十节 盗窃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节 盗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敏满脸急色:“我也记得当时袋子就挂在手上,可……可后来拣菜串肉的时候,我把袋子摘下来,一直放在身边的啊!”

  张明全冷静地说:“你别急,好好找找。”

  唐敏神情焦急地点点头,开始像没头苍蝇般到处搜寻。

  虎平涛和苏小琳收好东西,上了车。他坐在驾驶室里绑好安全带,正准备发动引擎,忽然看见张明全和唐敏夫妇从车前折返回去。

  苏小琳有些奇怪,问:“他们怎么了?”

  虎平涛凝神注视了几秒钟:“好像丢了什么东西,正在找。”

  说着,他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朝着张明全大步走去,边走边问:“张哥,出什么事儿了?”

  张明全停下脚步,说话语气之间夹杂着明显的焦急与烦躁:“车钥匙不见了。”

  了解情况后,虎平涛转身回来,走到“沃尔沃”和“红旗”两辆车中间,分别拍了拍车门,招呼着已经上了车的其他人:“张哥的车钥匙不见了,大家都下来帮着找找。”

  丁健一听,连忙叫上尹丽一块儿下车。

  朱曼刚上车还没绑安全带,她动作快,下车以后就跟着尹丽往唐敏那边小跑过去。

  王杰已经发动车子引擎,听虎平涛这么一说,赶紧熄了火,解开安全带,转头冲着坐在后排椅子上的张云峰和曹玉欣道:“走,帮着张哥找车钥匙去。”

  曹玉欣紧皱着眉头,满脸不愿意的表情:“车钥匙不见了他们自己找不就行了嘛!我赶着回去还有事情。”

  王杰听了这话很不高兴:“大家一块儿来玩,走也要一块儿走。再说了,今天吃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唐姐弄的,人家现在遇到困难,咱们一定要帮。”

  说着,他自顾下了车。

  张云峰也劝道:“王杰这话说的没错。走吧!”

  他正准备推开车门,却被曹玉欣一把拉住。

  “你去干什么?”她满面愠色:“丢钥匙的又不是你,就算你去了人家也不会记你的好。”

  张云峰皱起眉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曹玉欣仰起头怒视着他:“我怎么了?你们一个个都帮着姓唐的那个婆娘说话,你一直站在她那边……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女朋友。”

  张云峰完全不理解曹玉欣的想法:“我没说你不是啊!可你也不能无理取闹啊!”

  曹玉欣顿时一阵火大,她怒目盯着张云峰,发出刺耳的尖叫:“我怎么无理取闹了?我是出来玩,又不是做免费帮工。姓唐的婆娘口口声声说她会做菜,厨艺好,我让她烤肉有什么不对?”

  张云峰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抬手指着曹玉欣:“……你……你……”

  曹玉欣丝毫不肯退让:“我怎么了?说啊!”

  张云峰好不容易憋出一句:“……你……简直不可理喻。”

  曹玉欣被他说得又红了眼睛,开始抽泣:“他们欺负我也就算了,连你也这么说……呜呜……我要回家,我要回去。”

  张云峰已经被闹得失去了继续哄她的精力。他没好气地说:“今天出来玩是坐王杰的车。张哥的车钥匙找不到,大伙儿谁也走不了。”

  听到这里,曹玉欣顿时不哭了,她又气又怒:“凭什么啊!那个……你去跟王杰说说,让他和朱曼回来,咱们先走。”

  张云峰瞪了她一眼:“你脑子有病吧!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曹玉欣红着眼睛一个劲儿埋怨:“都怪你,连个车都买不起。如果我们开自己的车来就好了。”

  张云峰皱起眉头:“你这话什么意思?嫌我穷,没钱?”

  男人在这方面是很敏感的,尤其是谈恋爱期间。

  曹玉欣知道这话有些过分,于是闭上嘴,没再开口。

  张云峰却已经有了更多的想法,说话语气也变得冷硬:“我家里有车,可那是我爸妈买的。如果你觉得我穷,配不上你,那就找别人去吧!趁着咱们还没到领证结婚的那个地步,你还来得及。”

  说完,他推开门,下了车,朝着远处走去。

  ……

  整个营地都翻遍了,没找到车钥匙。

  唐敏快急哭了:“钥匙就装在手袋里,我没乱扔啊!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是的,不光是车钥匙,现在的问题是:手袋也不见了。

  半个钟头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

  该找的地方都找了,人们甚至细致到搜索了附近的草地,翻开小块的石头……可除了惊扰起无数的小虫子,丝毫没有收获。

  朱曼累得满头大汗,她坐在地上休息,刚好张云峰从旁边走过,她将其叫住。

  “那女的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朱曼已经懒得用“你女朋友”这个代称,她抬手冲着远处的“红旗”车指了一下,直言不讳:“大伙儿都在忙,她一个人坐在车上……这公主病也太严重了吧?”

  王杰也走了过来。因为弯着腰翻找草丛,他也累得够呛,刚好听见朱曼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恼火,不客气地对张云峰道:“咱俩关系一直很不错……不是我说你,找女朋友不能光看脸蛋,脾气性格很重要啊!”

  朱曼在旁边点了下头,继续道:“就是。张云峰你想想,你和那女的坐咱们的车,来到这儿以后,老虎和张哥备好了吃的,啤酒饮料是丁健两口子买的,你们俩手甩手的什么也没带……先声明啊!我这人不是市侩,而是实在看不下去。你们俩免费出来玩也就算了,可该做事得做,该帮忙得帮。之前的不愉快我就不提了,现在唐姐车钥匙不见了,找不到的话车子就开不走。可曹玉欣倒好,就这么坐在车上眼睁睁看着,她以为她是谁啊?”

  张云峰本来就有点儿心虚,被这么一说更是抬不起头,只能不好意思连声附和着承认:“你说的是……唉……回头我劝劝她。”

  正说着,曹玉欣从车上下来,走到三人近前。

  她在张云峰旁边站定,很不高兴地埋怨道:“还走不走啊?我晚上还有事情。”

  虽然她面对着张云峰,可所有人都能听出来,这话实际上是对王杰说的。

  王杰顿时皱起眉头,可顾忌到曹玉欣毕竟是个女人,已到嘴边的狠话还是咽了下去,语气也变得和缓:“唐姐的包不见了……小曹,你也帮着找找。”

  曹玉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她的包不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朱曼实在听不下去,双手一撑地面站起来,抬手指着曹玉欣破口大骂:“我忍你很久了。要走你自己走,十一路车免费。”

  曹玉欣明显有些怕朱曼,她咬了一下嘴唇,发出带有不甘情绪的低声:“……是你们把我带到这儿的。你们……你们得把我送回去。”

  朱曼张口还想骂,却被王杰按住肩膀拉到身后。他没理站在那里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曹玉欣,毫不避讳,直截了当地问张云峰:“你从哪儿找到的这个活宝?”

  张云峰心中满是苦意,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

  这时,虎平涛等人从不同方向聚过来。

  丁健气喘吁吁地说:“我这边都找遍了,没见到唐姐的包。”

  苏小琳有些急:“我这边也是。”

  张明全拉着妻子的手,面向众人,歉意地说:“真不好意思,没想到会出这种事……谢谢大家。”

  虎平涛在搜寻过程中一直在思考。他极其冷静,缓缓地说:“张哥,今天这包丢的很奇怪。”

  一句话,勾起了在场众人好奇心。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虎平涛认真地说:“我们的活动范围不大,可这一带都找过了,没有发现唐姐的包。”

  丁健赞同地点了下头:“唐姐的手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今天来这儿玩的只有咱们,附近也没有兔子之类动物。换句话说,这包不可能因为外力丢失。”

  虎平涛继续分析:“我想说的第一个疑点就是这个。另外还有一个关键性问题————张哥这车是“奔驰GLE”,只要车钥匙距离车体不超过五十米就能自动开锁,发动引擎有手动和声控两种方式。可现在车门打不开,说明车钥匙所在的位置已经超过了五十米范围。”

  说着,虎平涛抬手指着停在远处的奔驰:“车在那儿。”

  他随即转身指着烧烤营地:“我们在这个地方烤肉,直线距离还不到二十米。”

  苏小琳反应很快,连忙插话:“今天吃的东西都是唐姐带的。下车以后唐姐就坐在这里串菜,没离开过。”

  虎平涛点了点头:“吃完烧烤,我们就接着打牌。唐姐自始至终也没离开过这个范围,所以她的手袋只可能遗落在这一带。”

  他紧接着问张明全:“张哥,今天来的时候我记得是你开车。为什么车钥匙偏偏在唐姐的包里?”

  张明全有些不好意思:“平时在家里都是她管事,我们俩一块儿出来的时候,车钥匙都交给她保管。我不喜欢在衣服口袋里装太多的东西……习惯了……还有就是今天出来玩,吃烤肉,肯定要喝点儿酒。我和阿敏约好了,今天她喝饮料不喝酒,回去她开车。”

  这解释合情合理。

  虎平涛点了下头,继续道:“刚才丁健说到小动物。这一带虽然没有兔子和野鸡,但肯定有老鼠。如果唐姐的手袋被老鼠拖走,倒也不足为怪。可我刚才搜寻的时候特别留意了一下————咱们吃完烧烤的垃圾虽然集中装在袋子里,但仍有一些用过的纸巾,以及散碎的食物,包括鸡骨头什么的,都还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过。”

  “唐姐的手袋里没有食物,老鼠不会感兴趣。何况老鼠连食物残渣都没碰,它们干嘛要偷一个死沉烂重的包?”

  丁健是法医,思维敏锐:“老虎,你的意思是,今天这事儿是人为的?”

  虎平涛没有立刻解释,他问唐敏:“唐姐,你回忆一下,手袋都装着什么?”

  唐敏回答:“有两千多块钱的现金,两张银行卡,另外还有身份证和驾照,一包纸巾,再就是车钥匙和家里的钥匙。”

  虎平涛说:“光是这两串钥匙的分量就已经很沉了。一般的老鼠根本拖不走,除非是个头很大的变异品种。”

  他这话意有所指。

  环视众人,虎平涛朗声道:“我希望拿了唐姐手袋的那个人能把东西主动交出来。”

  有了之前的铺垫,他现在这样一说,众人也不觉得惊讶。

  当然,多少有些意外。

  朱曼疑惑地问:“虎哥,你是说……唐姐的手袋,是被我们当中某个人偷了?”

  虎平涛淡笑着解释:“大家一起出来玩,我也不愿意把事情搞复杂。虽然我是警察,但我真的不愿意用“偷”这个字。唐姐刚才也说了,她手袋里光是现金就有两千多,加上车钥匙什么的,已经达到了立案价值。”

  他随即加重语气,意味深长地说:“如果把这件事定性为“盗窃”,一旦水落石出,偷东西那个人是要坐牢的……所以我希望拿了唐姐手袋的那个人能主动把东西还回去。如果碍于面子,可以私下过来找我谈。我还是那句话:今天大家高高兴兴出来玩,也应该高高兴兴一块儿回去。”

  丁健在旁边助攻:“老虎说的没错,咱们干警察还是那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家都是朋友,犯不着为了区区几千块钱把自己弄进去。”

  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一片沉默。

  虎平涛耐心等待了几分钟,看还是没人主动承认,他微微眯起双眼:“如果不愿意主动交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转向苏小琳和尹丽:“今天刚到的时候,你们俩下车就跑出去玩,活动半径已经超过了五十米。”

  虎平涛紧接着转向张云峰,抬手指了一下曹玉欣:“串菜和吃东西的时候,你女朋友闹别扭,你过去劝她,你们俩的活动半径也超过了五十米。”

  “所以有条件和机会拿了唐姐手袋,带着车钥匙离开的那个人,只会在你们四个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