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三百八十节 蹲守

我的书架

第三百八十节 蹲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已经是第三次换树了。我们虽说是事业单位,上面有拨款,可换的次数一多,谁也受不了啊!上面还要问责,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着吴超平和王伟满脸无奈的样子,虎平涛理解地笑笑,问:“那你们觉得,这事儿会是谁干的?”

  行业不同,对事务的看法和着眼点就不一样。

  吴超平转过身,看着人行道对面那些临街经营的商铺,压低声音:“应该是他们……或者……他们当中的某一个。”

  “为什么?”虎平涛问。

  吴超平解释:“前年我们刚开始栽树的时候,就有人过来制止。说我们在街边栽树,挡了他的门面。”

  虎平涛不由得摇头:“还有这种说法?栽种行道树是市政工程,他凭什么阻拦?”

  吴超平道:“这一段的人行道特别窄,南边是居民区,红线不能退。这些年车辆新增越来越多,市内道路拥挤。你看那边的公交站台,原先是设在路边的,后来整改的时候就移到马路中间,侧面让出来做非机动车道。空间就这么大,只能压缩人行道,整体后移。以前行道树和商铺之间的距离大概在六米左右,现在缩了一半,越来越窄。”

  这么一说,虎平涛就明白了。

  “行,这事儿我记下了。”他点头做着笔录:“你们还有别的建议和线索吗?”

  吴超平苦笑着摇摇头:“要说线索……这个还真没有。虽然我们的水车每天早晚都会过来浇水,但晚上就没办法对这一带进行监管。就连刚才我说的那些,也只是我个人猜测。”

  王伟道:“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打一一零报警。这段路上的行道树已经换过三次了,栽下去就死,一方面是耗费资源,另一方面我们也被上面问责了好几次。市民打电话投诉说这一带的行道树长势不好,我们只能检查反馈。来来回回,两条腿都快跑断了。”

  “如果是因为移栽技术问题导致树木死亡,那没说的,该怎么罚我们都没二话。可现在的问题是有人故意搞破坏,这就很令人恼火。”

  “说句不好听的,我们干绿化的跟你有仇吗?”

  虎平涛对此很理解,他抬手拍了拍王伟的肩膀,劝道:“干什么都难,想开点儿。这事儿我记下了,回头做个调查,有结果的话我打电话通知你们。”

  ……

  回到所里,虎平涛给王雄杰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同时提出要求:希望得到刑警队的配合,调看金平路相关路段的监控录像。

  这事儿查起来不难。毕竟现在跟以前不一样————满大街都是监控摄像头,它们是降低犯罪率的保证。

  谭涛指着定格的监控画面:“这是我们筛选出来的目标。连续两天晚上,都是半夜三点以后出现。你看她的动作,从一棵树底下走到另一棵树底下,他手里拿着东西,我估计是刀子。正常人谁也不会蹲在树根下面那么久,除非是割树皮。”

  画面上的是一个女人。拍摄角度是背面。她的穿着打扮偏于中性————牛仔裤,夹克衫,跑鞋……最明显的性别辨识特征,是一头卷曲的波浪长发。

  她戴着口罩,还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路灯明亮,为她提供了足够的光源。

  虎平涛点点头:“可以确定就是这家伙干的。削掉树皮,破坏形成层,那树就没救了。”

  谭涛道:“今天下午我带人去金平路走了一趟。那段全是商铺,作案者肯定是那些商家其中之一,作案动机也说得过去————行道树挡住了他们的铺面,减少了客流量。”

  虎平涛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几下:“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确定作案嫌疑人。”

  谭涛皱起眉头:“把那段路上所有经营者抓起来问一遍……这肯定是不行的。一来打草惊蛇,二来容易被蒙混过关。说到底,咱们手上出了监控录像,没有更多的证据。偏偏这家伙还是个难对付的,监控压根儿没拍到她的正脸。”

  虎平涛思索片刻:“这事儿要说难也不难,只是咱们要辛苦一下。”

  谭涛心领神会:“你的意思,是让绿化部门那边配合行动?”

  虎平涛点点头:“虽然金平路已经连续更换了三次行道树,可栽下去的树无论是被人故意破坏还是自然死亡,换树这事儿都得继续。我跟区绿化处那边联系过了,吴超平说下周三工程队入场,当天更换死树。”

  谭涛问:“那咱们从下周三晚上开始,对那一带加强巡逻?”

  虎平涛耸了耸肩膀:“只能这样了。没办法,这是我们的辖区。”

  ……

  星期三。

  上午的时候,虎平涛带着王贵,特意顺着金平路沿街巡视。

  巨大的吊车停在路边,绿化工人用钢缆栓在死亡行道树的树干上,随着机械臂发力,整棵树被轻轻松松拔起,吊运放在旁边等候已久的货车上。

  全程机械操作,绿化工人负责将放入树坑的新树扭转角度,撒上生根粉和硫磺粉,填土浇水,最后安装撑木将树体稳固,绑上系带。

  看见带着警徽的电动车驶到近前,吴超平连忙走过去,与虎平涛打了个招呼,压低声音,诚恳地说:“虎所长,这树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虎平涛笑着安慰他:“我已经安排好了,加强夜间巡逻。”

  “谢谢!”吴超平有些感慨:“其实换树这事儿不麻烦,可毕竟是花国家的钱。我是真搞不懂这些人的心理,好端端的树,你干嘛要把它弄死啊!”

  虎平涛道:“你先忙吧!回头有消息我通知你。”

  ……

  夜深了。

  金平路中段有一个岗亭。虎平涛与交警部门打过招呼,最近这段时间晚上借用一下。他安排孟辉从晚上八点以后就换上便装离开派出所,悄悄进入岗亭,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仔细观察马路对面的这排商铺。

  这一段总共有五家服装店,一家奶茶店,一家餐饮店。

  服装店都很小,临街铺面几十平米的那种。小规模经营,从批发市场拿货,赚取中间差价的那种。价钱不算贵,针对客户以中低端收入群体为主,主要是女性。衣服裙子价位在一、两百元之间。

  奶茶店是个品牌加盟店,生意只能说是一般。据虎平涛观察,这一带客流量不大,周边居民年龄偏大,购买欲望不高。照这样继续下去,奶茶店关门是迟早的事。

  餐饮店也是连锁品牌,福佳楼。据说走的是传统滇味路子,主要针对受众是美团客户,“黄焖鸡米饭”的那种。

  虎平涛交给孟辉的任务很简单————记录这几家商铺的关店时间。从晚八点开始,至十点,每隔一小时与自己联系一次,报告情况。

  十点以后,至十二点,半小时联系一次。

  这是个清闲差使,不用记录进出商铺的各色人等,只要看着这些商铺什么时候关门就行。

  这一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区,也没有形成规模化的夜间集市,商铺一般在晚上九点以后就开始打烊。

谷浦</span>  孟辉已经在岗亭里连续观察了好几天,对面的商铺关门时间已经形成规律:九点十分左右,店里就关灯熄火,无论店主还是店员,纷纷换装出来,拉下卷帘门,离店归家。

  每天最早收摊的是奶茶店。那家店的生意不好,有几天八点半就早早关门。

  收摊最晚的是“福佳楼”。这家店生意很不错,门口经常停满了等候接单的跑腿骑手,即便是隔着马路也能闻到从对面传来的饭菜浓香。

  有时候十一点多打烊,有时候十二点以后才关门。

  无论奶茶店、餐饮店,还是服装店,所有商铺都是临街的,面积不大,没有二楼进深的那种。

  因为面积小,这种商铺没法住人,就连晚上住在店里的工人也无法安排床铺。

  九点钟的时候,孟辉打电话给虎平涛:“所长,一切正常。”

  虎平涛问:“服装店和奶茶店都关门了吗?”

  孟辉道:“奶茶店关了,服装店还有两家没关。”

  虎平涛道:“继续观察。”

  十点钟,孟辉打来电话:“服装店全都关了。老样子,还剩下“福佳楼”。”

  二十多分钟后,孟辉再次打电话过来:“所长,福佳楼那边熄灯了。”

  他说话的语气有些古怪,虎平涛听着也感觉不太对劲儿。

  福佳楼生意很好,尤其是这个钟点,很多人喜欢在网络上订宵夜。按照孟辉之前的观察记录,福佳楼往往要营业到十一点以后。

  “熄灯?”虎平涛听出了孟辉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有人留在店里没出来?”

  “是的。”电话那端传来孟辉略带兴奋的声音:“所长,我觉得今天晚上肯定要出事儿。你们赶紧过来吧!”

  ……

  十多分钟后,虎平涛带着王贵赶到现场。

  他没开电动车的警灯,车子刚开到背面的巷子转角就停了。虎平涛和王贵步行绕了个圈,从侧面进入交通岗亭。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福佳楼”已经关上店门。透过底部和边缘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透出微弱的光。

  虎平涛压低声音问:“店里还有人?”

  孟辉点点头,板着手指数道:“我打听过,这家店总共有四个人。一个厨师,两个伙计,还有一个是老板。店主姓王,叫王凯。店面很小,只能放六张桌子。平时王凯主持生意,忙的时候就兼做服务员。”

  这些情况虎平涛都了解过,也很清楚。他皱着眉头注视对面:“他们今天怎么收这么早?”

  孟辉道:“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儿。所长你给我安排任务以后,我前几天就穿着便装过去,买了份饭。王凯这人看起来还是挺老实的,很忠厚的那种。他家的饭菜味道不错,卖的价钱也不贵。”

  王贵问:“今天收的早,会不会是他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孟辉摇头:“我在这边用望远镜看着呢!福佳楼那边是通透式厨房,从外面能看得很清楚————厨师走得最早,还不到十点就熄火了。两个伙计跟着王凯在里面抹桌子打扫卫生,中间还有好几个路过的好像是问卖不卖饭,看样子是都被拒绝了。”

  虎平涛问:“你的意思是,两个伙计现在已经走了,王凯还呆在店里?”

  孟辉回答:“他一直没出来。”

  虎平涛笑了一下:“这就有意思了。今天上午刚换的树,福佳楼的老板就提前打烊……好吧!咱们辛苦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

  三个人轮流值守,也不算太累。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沉睡中的虎平涛被孟辉叫醒:“所长,有情况。”

  刚眯了一会儿的虎平涛连忙翻身站起。

  外面马路上灯光明亮,从对面看不到岗亭里的状况,可是从这里却可以清清楚楚把外面看个明白。

  “福佳楼”的店门是网格伸缩式的,已被拉开,一个穿灰色外套的男子蹲在路边的行道树下,正忙碌着什么。

  虎平涛很有耐心地等着,直到对方站起来,走向下一棵树。

  “走吧!抓人去!”他低声吩咐。

  三人离开岗亭,大步穿过马路,跑向对面。

  蹲在树下的男子听见脚步声,看到身穿警服的这些人朝自己跑来,顿时慌了,如受惊的兔子般转身就往店里跑。

  孟辉及时堵住店门。

  虎平涛扑过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

  路灯照亮了一张惊恐万状的脸。

  虎平涛意味深长地问:“你就是王凯?”

  对方惊恐无比地问:“你是谁?”

  虎平涛笑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外面干什么?”

  王凯用力扭了几下,却被虎平涛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扣住,丝毫不能挣脱。他连声叫屈:“我……这家店是我开的,我睡在店里,起来撒尿。”

  虎平涛收起脸上的笑:“你撒哪儿了?指给我看看?”

  不等王凯回答,他继续发出冰冷的话音:“你想清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老老实实交代问题,罪加一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