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三百九一节 解惑

我的书架

第三百九一节 解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虎平涛问:“你跟丁永泰之间,没有私人恩怨吧?”

  王勇新惊讶地回答:“这怎么可能?”

  虎平涛笑了笑,驾车朝着高速公路方向驶去。

  ……

  进城,与王勇新分手,去车行还了车,虎平涛拿出手机,拨通王雄杰的号码,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王雄杰在电话里问:“说说你的看法, 你觉得丁永泰在山里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虎平涛认真地说:“根据目前我掌握的线索,极有可能是地下作坊。毒1品、药物、食品、服装衣料什么的都有可能。总之是上不了台面的那种。”

  王雄杰笑道:“你归纳的还挺全面。”

  虎平涛也笑了:“我只是往大概的方面随便说说。要真细数下来,我觉得可能是冰块,或者摇头丸之类违禁品的制作工场。”

  “理由?”王雄杰问。

  “因为只有这个才能在短时间内赚到足够丰厚的利润。”虎平涛解释:“丁永泰光在那儿买地、修路、建房,林林总总砸下去一大笔钱,还从远处接水管拉电线。如果只是生产假冒伪劣商品, 猴年马月才能把回本。”

  王雄杰在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你现在在哪儿?”

  虎平涛回答:“城东这边的一个租车行。”

  王雄杰说话简单直接:“我在办公室,你现在过来。”

  虎平涛笑着问:“怎么,你要请客吃饭?”

  “吃你个头!”王雄杰道:“电话里不方便说,你还是赶紧过来吧!这事儿得当面谈才行。”

  ……

  半小时后,虎平涛走进了刑警队办公室。

  房间里只有王雄杰一个人。看到他进来,连忙倒了杯热茶,摆在虎平涛面前。

  “你小子,到处都有你……真不让我省心。”王雄杰发着牢骚。

  虎平涛刚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听到这句话,顿时愣住了:“王哥,你这话从何说起?”

  王雄杰没理他,反问:“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事儿?”

  虎平涛之前在电话里只是说事,没提过房屋中介的经理王勇新。被这么一问,他连忙把前后经过说了个明白。

  “原来是这样。”王雄杰微微颔首,自言自语:“现在的老百姓都变厉害了,随便有个风吹草动一个个都挺机灵……好事儿……这是好事情。”

  虎平涛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王哥, 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王雄杰笑了一下,拿出香烟, 扔了一支给他,还是没有回答,反问:“你平时喜欢看老电影吗?”

  “老电影?”虎平涛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行吧!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王雄杰深深吸了口烟,喷吐着浓浓的烟雾:“我觉得你现在责任感很强啊!就像老电影里那些根红苗壮的老家伙,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问……那个,我说这话不是贬义,我只是觉得你是不是时间太多,精力太过于旺盛?”

  “你说你好好当着派出所所长,平时忙得连喘气的功夫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个不值班不加班的周末,你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陪老婆孩子,偏要跟着一个做房产中介的跑去东川,还在人家庄园外面用望远镜偷窥……你吃多了撑的吧?”

  虎平涛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王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雄杰看了他一眼,继续挖苦:“在咱们国家,有一个神秘的团体,叫“朝阳群众”,听说过吧?”

  虎平涛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点了下头:“听过,怎么了?”

  王雄杰指间夹着烟,翘着腿,身子往后一靠,感慨地说:“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可以淹没任何魑魅魍魉。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老人是这样,现在换了你这种年轻的……没想到还是这样。”

  虎平涛被他说得稀里糊涂:“王哥,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王雄杰也懒得继续跟他废话,直截了当地说:“别问了,这事儿不是你能管的。你现在回家睡觉去,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还有,回头你打个电话给中介所那个经理。你跟我说他叫什么来着……对了,王勇新。让他也别管这事儿,彻底忘记有丁永泰这么一个人。”

  虎平涛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为什么?”

  王雄杰像撵苍蝇似的挥挥手,满脸不耐烦:“叫你别管就别管,哪儿来这么多的废话。”

谷光</span>  虎平涛撇了撇嘴,毫不掩饰讥讽的语气:“是你让我来办公室的,还说要面谈……搞了半天,你叫我过来不是为了谈事儿,就是为了看看你这张面瘫的脸?”

  王雄杰瞪着他:“喂,你怎么说话呢?”

  开玩笑归开玩笑,虎平涛像牛皮糖一样死死粘着王雄杰:“王哥,你就告诉我吧,到底怎么回事?”

  王雄杰心中仍有几分坚持,其实就是如鸭子般嘴硬:“……那个……上面有保密限制,你级别不够。”

  “你少来!”虎平涛顿时跳了起来:“你别唬我。这肯定是你们跟了一段时间的案子,你是怕我掺合进来抢你的功劳吧!保密条例我是知道的,如果有涉及,你接我电话的时候就这么说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王雄杰被他说得彻底没了脾气。他皱起眉头,满腹牢骚,悻悻地抬手冲着虎平涛点了几下:“你小子……别说我没警告过你啊!这聪明人的下场通常不会太好。你这样……”

  虎平涛嬉皮笑脸打断他的话:“王哥你这是在咒我呢?行,回头我去你家里,找嫂子好好谈谈。去年局里发了一笔奖金,还有今年一月份增发的两百块工资,这些事情嫂子肯定不知道,我就免费做个义务宣传员吧!”

  王雄杰顿时急了:“你敢!”

  虎平涛得意地说:“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王雄杰被逼的没办法,仔细想想自己也有一部分原因。他歪侧身子,斜瞟着虎平涛,很不高兴地说:“以前熊局说过,你小子是属狐狸的。果然姜是老的辣,一眼就能看出你这人的本质。”

  虎平涛脸上挂着笑:“熊局那是开玩笑呢!”

  王雄杰把夹在手里的烟塞进嘴里,用力吸了一口,夹杂着尼古丁的烟雾冲进肺部,回旋之后从鼻孔里缓缓喷出:“丁永泰这事儿,跟一个老案子有关。”

  虎平涛收起玩笑的心思,认真地问:“什么案子?”

  王雄杰道:“从上个世界八十年代开始,各省公安厅都会发布各自辖区内已侦破的案例。这是内部文件,其中一些案例经过政治部筛选,确定没有问题的,才会对外公开。”

  “零七年的时候,山阳省出过一个金融诈骗的案子。因为涉及到银行,再有就是当地媒体跟进的太紧了,以至于大量案情细节在网络上公开,山阳警方迫不得已,只能召开新闻发布会把这个案子相关内情向媒体公布。”

  “可实际上,这是一个洗钱的案子。其中涉及到一个人,叫做彭延超。”

  虎平涛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彭延超……我好像在警校的一本教材上看过这个名字。”

  王雄杰点了点头:“你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侦训案例汇编》第二十一期,第六篇,讲的就是这个案子。之所以被选入汇编材料成为教材,是因为这个案子牵连很广,过程也非常复杂,甚至还有境外反华势力的背景。”

  虎平涛觉得很意外:“王哥你的意思是,丁永泰在东川买地这件事,与境外有勾结。”

  王雄杰摆了摆手:“那倒没有。其实以前那个案子也不是重点,关键是彭延超这个人。这家伙很牛逼,他以前是高中老师,专门教数学的。年轻的时候喜欢画画,尤其是版画和工笔花鸟。因为在这方面颇有实力,加入了当地市美术家协会,后来又进了山阳省美协。”

  说到这里,王雄杰故作神秘,卖了关子:“关于彭延超这个人,我考考你。一个精通数学和美术的人,如果在犯罪领域,会成为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虎平涛想都不想就直接摇头:“没法猜。关于他的资料太少了,而且数学和美术这种职业与兴趣爱好之间的加法也没有固定结果……等等,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儿印象。高中数学老师,喜欢画画……他该不会是做假钞的吧?”

  王雄杰张着嘴,脸上全是复杂的神情,就这样盯着虎平涛看了几秒钟,发出无奈且不甘的叹息:“你小子……你这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连这个都能猜到。”

  虎平涛惊讶地问:“这个彭延超还真是做伪钞的?他具体怎么操作?难道真是纸笔一点一点画出来?”

  王雄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手工绘出来的那种,只要不拿出去外面用,那叫艺术品,不属于伪造的范畴。彭延超就不一样了,他家境一般,觉得工资收入太低,就想着要做点儿事情找钱。”

  “刚好他家里有点儿海外关系,有个拐弯抹角的那种,三代以上出了五服的亲戚。彭延超主动找上门,想要对方帮着把他弄出国,最好是能担保移民。对方没答应他,却给他指了一条“发财”的路。”

  “自古以来就有经济战的做法。抗战的时候岛国印制了大量法币在大陆使用,解放战争的时候常校长也在大量印刷伪币投放到咱们的根据地。目的都一样的,就是为了搞垮对方的经济。大米一直在对咱们搞和平演变,伪造货币这种法子当然不可能放过。彭延超的功利心很重,他那个远房亲戚本来就是大米派过来的间谍,一来二去,彭延超虽然多少有些感觉到不太对劲儿,可看在钱的份上,他也装聋作哑。”

  “当年那个经济案子有密级限制,我不方便向你透露太多。咱们只说彭延超。这人真的很聪明,做事也讲原则。他那个远房亲戚一直想把他发展成下线,都被拒绝了,也没帮着收集过任何一份情报。”

  “后来案发,彭延超被抓。据他供述,其主要目的,是为了通过亲戚得到出去的路子。顺带着,他还通过那亲戚得到境外的技术支持,自制了一套极其罕见的人民1币电子雕版。”

  虎平涛震惊极了:“雕版?王哥,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王雄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那套雕版非常精美,考虑到了当时正在使用人民1币的所有防伪点。其实伪币案子以前也有,制作精良,印刷精美的伪币,大多是从弯弯那边流入的。按照伪币的制作精良程度,兑换比例各不相等。如果是在海外那边交易,最高可以达到一比六。这其中还涉及到缅国版、马来版和费率冰板……总之伪造咱们货币的人大多来自于东南亚。”

  “在彭延超那个版本出来以前,弯弯版伪币是制作最精良的。哪怕是在海外交易,兑换比例也只是达一比一点六。以前老百姓没有防伪意识,国内很多地方都发现了弯弯造的伪币。后来央行那边下了大力气进行整顿,又在新版货币里使用新技术,增加了大量防伪点,这才把弯弯伪币的影响压了下去。”

  “扯远了,还是回到彭延超身上。其实这家伙当时被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不怎么贪。”

  虎平涛一听就怔住了:“他不是造伪币的吗?不贪……王哥,你这话听起来挺有意思啊!”

  王雄杰认真地说:“我真没乱说。彭延超通过海外关系弄到了一些设备,加上他自己对雕版的特殊理解,结果搞出来的伪币仿真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你想想这是什么概念?当时做过测试,就连银行的专业验钞员也难辨真伪。一百张假币,人工验证通过率竟然高达百分之四十一。也就是说,同样的一百张假币,有四十一张被认为是真的,可以进入流通。”

  “所以后来为什么银行都采取了机验,人工验钞只当做辅助手段,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个案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