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四百五一节 包子里的老鼠

我的书架

第四百五一节 包子里的老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虎平涛带着王贵赶到现场,包子店外面的人行道上已经聚起几十个人,把店面堵得严严实实。
  分开人群,走进圈内,经营店铺的夫妻俩正在与一个中年妇女对骂。
  “你们做生意的又脏又黑,都是烂良心的。你们平时到底管不管店里的卫生啊?包子里竟然连老鼠都有。”
  “放你娘的狗臭屁!信不信老子撕烂你那张臭嘴?”
  “有胆做没胆承认是吧?我可是证据确凿,有实物还有录像。我告诉你, 今天这事儿必须有个说法,你得赔钱,还得赔我医药费和营养费。”
  “赔你吗个比(逼),一块钱一个的包子你还跟我要医药费?尼玛的被你这么一闹,老子半天的生意都没开张。这损失怎么算?”
  “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喏, 这不来了嘛!有你好看的!”
  看到身穿制服走进人群的虎平涛, 正大声嚷嚷的中年妇女如同看到了救星。她连忙迎上来,抬手指着站在对面的包子店夫妻俩尖声喊道:“你们总算来了。就是他们,我就是在他家买的包子。真是黑烂良心啊!你们看看,这包子里竟然包着老鼠!”
  她高高举起拿在右手上明显已经咬了一口的包子,里面透出黑乎乎的馅,看样子似乎是小半个老鼠身子。
  虎平涛认真地说:“不要急,一个一个慢慢来。先说你们姓名,然后出示身份证,等我登记完了再各自陈述。”
  包子店老板气呼呼地拿出身份证递给虎平涛:“我先来。这是我的,我叫杨广禄。”
  对面的中年妇女紧跟其后:“我叫周艳。”
  虎平涛依序记录,随后抬起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杨广禄身材壮实,穿着一件洗得有些旧的白色长围兜。他指着周艳,气不打一处来:“我这是“喜多多”的加盟店,包子馅料都是总店那边的统一配方。除了包子馒头,还兼做烧麦、蒸饺、银丝卷、流沙包……每天早上都是六点钟开店。说实话,我店里的东西味道是真不错,附近赶着上早班的人都喜欢吃。基本上中午过后, 包子馒头就卖掉一大半。情况好的时候,下午五点左右再卖一波就没了。我和我老婆每天都是六点收摊,关门回家。”
  “我在这儿开店两年多快三年了。不是我吹牛,这条街上所有面点生意就数我最好。原本我只是租了一个小铺面,去年扩大经营,我把左右两边的房子都租下来,现在店里还雇了三个伙计。”
  说到这里,杨广禄抬手指着站在对面的周艳:“今天一大早,这女的拿着半个包子来找我,说是昨天买了我家的包子,回去以后在包子里吃出一只老鼠。”
  “这不瞎扯淡嘛!”
  话一出口,周艳也怒了:“我没胡说,这明摆着就是你家的包子。我昨天下午三点多买的,当时没来得及吃,回到家里包子已经凉了,我在蒸锅里热了一下,刚咬了一下就发现里面有老鼠,把我恶心得当场就吐了。”
  杨广禄张口大骂:“你放屁!我卖的包子里面怎么可能有老鼠?明明是你想讹钱,故意塞进去的。”
  周燕的战斗力很强, 尖叫声刺耳, 吐沫星子到处乱喷:“你这个丧良心的憨砸(杂)种, 为了省钱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用老鼠肉做馅成本低是不是?我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就去医院看了,医生让我住院治疗,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杨广禄一听,眼睛都红了:“信不信老子把你的舌头割下来?你属疯狗的是不是?再乱说,老子连你一块儿剁了!”
  旁边的围观者议论纷纷。
  “这家的包子味道挺不错的,没想到卫生这么差。”
  “是啊!包子里居然有老鼠,这种事情打个电话就能把电视台的记者叫来,绝对是大新闻。”
  “这老板好凶啊!警察在着也敢拎刀子砍人,我觉得这事儿他不占理啊!”
  “就是。一个包子而已,赶紧拿钱消灾才是真的,没必要把事情搞大。”
  虎平涛已经大体上明白了来龙去脉。他问周艳:“你确定,包子是在这家店买的?”
  周艳的穿着打扮都很普通,她重重点了几下头,肯定地回答:“是的。我住在旁边的小区,昨天中午犯困,就躺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两点半左右我醒过来,先去了菜市场买菜。回来的时候从这儿路过,因为以前我买过他家的包子,觉得好吃,就想着买几个做晌午。”
  “昨天下午三点多……应该是三点一刻吧!我买包子就是这个时间。”
  “当时他不在店里,是他老婆卖给我的。”说着,周燕指了一下站在杨广禄身后的老板娘。
  虎平涛转身往那边看去,问:“是这样吗?”
  老板娘身材不错,瘦瘦的,属于性格温顺的那种类型。她一直站在丈夫杨广禄身后,迟疑着点了下头,弱弱地回答:“……是的,我记得她。她昨天下午来店里买东西的时候,手里拎着一包菜,还拎着一版鸡蛋。捆鸡蛋的蛋托送了,有个鸡蛋掉出来,我还让她重新把蛋托捆一下,别把其它的摔碎了。”
  周艳一听,脸上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情,振振有词:“听见没有,我没乱说。昨天下午就是在这家店买的包子。”
  说着,她转身指了一下设置在旁边人行道上的监控摄像头:“那边有监控,正对着这家店。就算他们不承认也没用,到时候调监控看看就明白了。”
  杨广禄瞪着眼睛,气急败坏大声吼道:“我店里根本就没有老鼠。这都是你故意整出来的。就算你在我这儿买过包子又怎么样?来我这儿买东西的人多了,你问问有谁从包子里吃出老鼠?”
  周艳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杨广禄,满脸颐指气使的样子:“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反正我是从你店里买的包子,吃出老鼠也是事实,你没法否认的,必须赔钱!”
  杨广禄想都不想就张口大骂:“赔你个即(鸡)把。”
  周艳是过来人,这种骂战她毫不含糊:“好啊!赔啊!那刀来,把你身上那根剁下来赔我!”
  旁边的围观者哄堂大笑。
  虎平涛一阵摇头,走上前,将两人分开制止:“行了,都给我少说两句。”
  杨广禄满面焦急,变得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楚:“……警……你听我说……她肯定是故意的,我,我,我……开店讲信誉,我一直很注重卫生,每天都要打扫,平时用不完的馅料都放冰箱,再有力气的老鼠也不可能钻进去啊!”
  周艳冷笑着讽刺:“这个可不好说。有的老鼠连冰箱都啃得开,说不定你冰箱里还存着好多这种莫名其妙的肉。”
  虎平涛转身看了她一眼:“行了,我现在没问你。一个一个顺着来。”
  周艳压根儿没把这话听进去,她再次发出尖叫:“大伙儿都来看看啊!这是家黑店,老板专门用老鼠肉做包子馅。做生意不讲良心,以后不要买他家的东西,不要……”
  虎平涛厉声将其打断:“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警告你,要再这样我就对你采取措施!”
  周艳这才闭上嘴,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虎平涛转向胖胖的包子店老板:“你接着说。”
  杨广禄定了定神,恢复了冷静。他让妻子从店里拿出一个包子,当着所有人掰开,解释:“你们都看看,我卖的包子是有规制的。按照总店那边的要求,包子大小都有定数,不能大也不能小。说句实在话,包子要是做的大,面粉和馅料就要得多。这成本上去了,我还赚什么钱?”
  虎平涛微微点头,这话说的有道理。
  杨广禄继续道:“这包子小了,做起来就有讲究。这进肚子的东西不一样,首先得眼睛看着好看,然后才会觉得好吃。包包子的时候讲究圆,还得有褶子。豆沙馅的六个褶,肉馅儿的十二个褶,奶黄包表面必须光滑,烧麦一定得用拓东厂的酱油……总店那边发过来的表格上写得清清楚楚,我们一直照着规矩做。因为不这样不行啊!人家很负责,经常派人来店里检查,一旦发现我们违规,到时候收牌子推押金,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这时候,老板娘已经从店里拿出一份封面沾满油渍的文件。虎平涛接过随手翻了翻,的确如杨广禄所说,是一份加盟店必备的规章制度。
  杨广禄吩咐妻子:“你去里面把昨天拌好的肉馅拿出来。”
  他随即转身对虎平涛解释:“警官,我真没乱说。我卖的包子,除了小笼包,别的无论甜咸都一个样,都只有半个拳头大小。你说我这眼睛要瞎到什么程度,才能把那么大的一只老鼠当做塞进去?”
  虎平涛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听杨广禄一说,他顿时点头笑了:“这话倒是真不假。一只老鼠二两左右,小点儿的一扎长,大的就不好说了。”
  旁边的围观者也纷纷醒悟过来。
  “这包子店老板说话挺有意思。是啊!这眼神儿得多不好才能把老鼠塞进包子里。”
  “哈哈哈哈,真好笑啊!大实话!”
  “我之前怎么没想到这一层?老鼠那么大的个儿,那女的是怎么吃出来的?”
  周艳一听就急了,再次举起手里的那半个包子,不管不顾连声尖叫:“你们好好看看,这包子里不是整只的老鼠,只有小半只。你们千万别被他骗了!”
  虎平涛伸出手:“把包子给我看看。”
  面对他提出的要求,周艳明显有些迟疑。她站在那里,手捏着包子就是不动。
  虎平涛加重语气道:“你不给我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作假?”
  周艳依然坚持:“你是警察,你直接调监控看就行了啊!我是在他家买的包子,就昨天买的。”
  虎平涛感觉她语气已经变得有些慌乱,淡淡地说:“我没说包子不是在这儿买的。但报警的是你,我们既然来了,就必须把事情搞清楚。你说他家的包子里有老鼠,我们必须调查。这事儿往小了说,是民情纠纷。往大了说,是恶意欺诈。”
  周艳眼里闪过一丝惶恐,她强作镇定,连声嚷嚷:“怎么可能是恶意欺诈呢?是他不讲卫生好不好?他用老鼠肉做包子,要抓也是抓他!”
  “如果他没有这么做呢?”虎平涛注视着周艳:“人家好好地开店经营,无论换了是谁摊上这种事情都不会高兴。解决矛盾的方法很多……这样,我提个建议,要不这事儿就算了,你给人家道个歉,这事儿就过去了。”
  他已经看出周艳明显有猫腻。正如杨广禄所说:那么大的一只老鼠,就算只有小半截身子,怎么可能塞进包子里面做馅?
  民事纠纷大多是采取劝和的方式。能当场解决就当场解决,实在不行才转入司法程序。
  虎平涛不想把事情闹大,双方各退一步最好,当然周艳作为挑事儿的人,必须道歉。
  周艳这边却丝毫不肯松口。她想了想,把包子递给虎平涛:“你好好看看,这里面真没一只老鼠,但小半个还是有的。”
  虎平涛伸手接过,旁边围观的人也纷纷探头过来看个究竟,杨广禄距离最近,他看得清清楚楚。
  准确地说,那是老鼠的上半身————有完整的黑色脑袋,身体是斜着切的,连带残留着左边的前肢,还有少许貌似肠子之类的内脏。旁边杂裹暗绿色的蔬菜,已经变得颜色暗淡。
  杨广禄想也不想就大声叫道:“这不是我店里的包子。”
  正说着,老板娘从店里抱出来一盒馅料。
  杨广禄伸手接过,把盒子敞开的一面对朝众人,解释:“这真不是我店里的包子啊!你们都来看看,我平时做馅料用的是猪肉,现在都用机器磨肉,不用人工剁的。”
  “就算我真的不注重卫生,料里混进了老鼠,那肯定也绞碎了啊!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大的一个脑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