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四百八八节 狠心

我的书架

第四百八八节 狠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啊!”
  苏小琳叹了口气:“她那天一直哭,抹着眼泪,说是整个单位上上下下都看了,就觉得我是个好人。”
  虎平涛神情怪异地看着妻子:“难得啊!就你这样的,莫名其妙就被罚好人卡了?”
  苏小琳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愿意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最见不得谁在我面前哭。再说符小梅当时把她自己说得很惨,说她家里情况不好, 父母收入低,下面还有两個弟弟,就盼着她在省城找份好工作,以后把整个家撑起来。”
  虎平涛点点头:“这话没错,商务厅的确是个好单位。”
  苏小琳道:“好是好,但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其实符小梅说这话的时候, 我就有了想法————我认识好几个师大毕业生,都是第三年上学的时候就已经考了教师资格证。四年大学上完,人家直接联系好学校, 毕业就过去上班。可这个符小梅都毕业大半年了还没考上资格证书,这就有点儿……”
  “那能一样吗?”虎平涛笑着将其打断:“有学霸就有学渣,你说的那几个人我知道,都是你爸名义上的学生。学习能力挺强的,综合能力也不错,这没法比的好不好。”
  苏小琳长长呼了口气:“我看符小梅说的可怜,想着她应该是真的遇到困难,所以二话没说就在微信上转了一千块给她。当时她对我千恩万谢,口口声声管我叫“苏姐”,还信誓旦旦,说下个月……就是这个月,发了工资就还给我。”
  虎平涛已经猜到了下文:“昨天十二号,正好是发工资的日子。今天十三号……意思是她没还你?”
  提起这事儿,苏小琳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们单位的工资一般是提前发, 十一号下午或者晚上到账。昨天一大早我到了单位, 想着符小梅肯定会来找我还钱, 就一直在办公室等着, 上面安排出去的事情我都推给别人。可一直等到十点半快十一点,我眼瞅着都快吃中午饭了,符小梅还没出现,我就去服务窗口那边找她。”
  “那边人多,我不好说话,就把她单独叫出来。她直接跟我装傻啊!还问我:苏姐,我正忙着呢,您找我有事吗?我一听就觉得不好,直接问她:昨天不是发工资了吗?你是不是忘记该还莪钱了?”
  “符小梅很淡定的告诉我:没忘啊!可我手上的钱不够,所以这个月没法还。”
  虎平涛听着就觉得好笑:“很淡定……你是说,她当时一点儿也不慌?”
  苏小琳有些怒了:“慌什么慌啊!感觉她说不还钱这事儿,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我当时是真有点儿生气了,虽说一千块钱不多,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可毕竟是钱啊!而且她借钱的时候好话说了一箩筐,等到该还钱的时候却这幅模样……你说说,这让我怎么想啊!”
  虎平涛连连点头:“这种做法是要不得。”
  苏小琳继续道:“我说那不行,既然说好了这个月发工资还给我,你就不能不讲信用。”
  “结果符小梅一听就不高兴了。她当时话说得很难听, 说我开着那么好的一辆车, 一百多万的帕梅拉, 她就找我借一千块钱,才一个月就迫不及待催着还,未免也太小气了。”
  虎平涛笑着安慰妻子:“算了,不值得为了这种人动怒。”
  “问题是她把话说得太难听了。”苏小琳从丈夫怀抱里挣开,坐直身子,音量也不由自主提高:“她居然说我为富不仁。你听听,这都什么话啊!”
  虎平涛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她真这么说?”
  “这是她的原话,我真后悔没用手机给她录下来。”苏小琳越说越气:“当时我有些恼火,就冲她嚷嚷:什么叫小气啊?现在是我借钱给你,你不按时还钱好不好?你明明说了今天发工资就还我,要是真小气话,当时你来求我的时候,我会借钱给你?”
  “我刚说完,她就哭了,还边哭边说:又不是不还我,干嘛那么凶?下个月还不行吗?”
  “我被她搞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觉就像是我故意欺负她似的。”
  “刚好这时候差不多到了饭点,服务窗口办公室里有几个人出来,看见符小梅的哭,就上来问具体什么情况。她干脆豁出去了,抽抽搭搭的把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说了一遍,还说什么“苏姐是有钱人,否则也不会开帕梅拉那种豪车,我是实在没办法才找她借了一千块,如果我有钱,一定还给她……”你听听,这都什么话啊!”
  虎平涛凝神道:“那你们单位的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一个个都装模作样当烂好人呗!”苏小琳气鼓鼓的:“都在劝,劝我算了,不要把一个小姑娘逼太紧了,也有劝符小梅还钱的,还有看似站在中间两边都不得罪的,说什么:这个月先还两百,下个月有钱了再还八百。”
  虎平涛整理了一下思路,问:“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苏小琳深深吸了口气:“她一直没还钱,我今天又催了,符小梅不接我的电话,我上班的时候又去了服务窗口,她坐在里面说是忙,没搭理我。我是真搞不懂,现在这些女孩子怎么能这样啊!借钱的时候好话说尽,等到还钱的时候就装聋作哑。”
  虎平涛认真地说:“我估计这钱你是拿不回来了。”
  苏小琳满面气恼:“我是这么觉得……其实钱不多,只是我心里这口气实在下不去。感觉跟肉包子打狗似的,而且还是我主动贴上去的。”
  虎平涛道:“她不是在个人信息表里作假嘛,你往上面反映一下。”
  苏小琳张开嘴,有些不知所措,她显然没料到丈夫的反击手段竟然这么狠:“那个……这样做不太好吧?我要是往上面一报,她肯定要被开除。”
  虎平涛冷笑了一下:“这种人不开除,难道还留着她过年?”
  苏小琳期期艾艾地说:“她家里……情况不是很好。她好不容易才考上师大,要是这么一搞,个人档案上肯定要记上一笔,以后再找工作就难了。”
  虎平涛注视着妻子:“你为她考虑那么多,她替你考虑过没有?说起来,你是她的上司,连自己的上级都敢坑,我估计这女的以前类似的事情没少干。这就跟违法犯罪一样,没有谁是天生想要干坏事,可平时小偷小摸多了,胆子大了,就觉得偷个钱包已经满足不了胃口,必须瞄上更大的目标,进而发展为抢劫,然后杀人。”
  苏小琳抬手轻轻按了一下丈夫的手:“哪儿你说的这么严重?你不要把别人想得太坏。”
  虎平涛正色道:“如果你不是我老婆,我才不会跟你讲这些。听我一句劝:把事情报上去,具体该怎么处理,让你们厅里的领导做决定。至于那个符小梅……她还年轻,算是给她个教训,让她明白有些人是不能欺负的。还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苏小琳有些迟疑。
  她从未做过这种事,也不愿意把人逼上绝路。
  良久,她轻声道:“要不这样……我先给她在微信上发条短信,看她怎么说。如果她愿意还钱,这事儿就算了了?”
  虎平涛微微点头:“也行,反正你拿主意吧!我刚才就是给你个建议。”
  苏小琳顿时来了兴趣:“就照你说的试试。”
  说着,她拿起摆在旁边茶几上的手机,点开微信,给符小梅发了条消息。
  刚发过去不到五秒钟,对方信息来了。
  苏小琳惊呼:“好快啊!秒回。”
  虎平涛微笑着将妻子搂在怀里:“看看她怎么说。”
  手机屏幕凑得很近,两个人都能看到。
  “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符小梅问。这句话后面还加了一个抬手挠头,脑袋上带着问号的疑惑表情。
  苏小琳双手操作,打字速度极快:“我想表达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每天辛辛苦苦上班,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既然你上个月借钱的时候就说了这个月发工资还我,必须说到做到。”
  符小梅回信息也很快:“可我实在是没钱啊!”后面又加了一个满面流泪的表情。
  “昨天刚发的工资,今天就没了?这话说出去,谁信啊?”苏小琳狠狠咬了咬牙:“人无信不立,你今天必须还钱。”
  “我怎么还啊!”符小梅继续哭穷:“我的钱都交房租了。我就是当个过手财主,昨天发的工资我现在手上连一分钱都没剩下。”
  紧接着,她罗列了一大堆数字,什么水电费、通话费、单位食堂当月餐费、乘车费……林林总总一大堆。
  苏小琳有些不知所措,她拿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好转头看着坐在旁边丈夫:“老公……这……这该怎么办?”
  虎平涛态度很强硬:“你跟她扯那么多干什么,直接找她要。就说如果今天她不还钱,现在就给厅里人事处打电话,检举揭发。”
  苏小琳终究是个女的,心软:“这……会不会太过分了?你看她发过来的消息,这一个月下来,四千块分摊开,的确没钱了。”
  虎平涛用食指在妻子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把所有人都想的太好了。”
  说着,他指着手机上的消息:“你好好分析一下她刚发来的这些消息,咱们一项一项来。”
  “水单费一百五,这蒙人呢!这里是半岛金苑,是豪宅区。按照市里前年颁布的用水标准,咱们这儿按照正常居民水费现有基础上增加百分之十五收取。家里就你、我、俩孩子,还有我妈,你爸妈也经常过来。可即便是这样,咱家一个月的水电费加起来也就是三百零点儿。”
  “你想想,这还是老人在家,经常看电视。还有就是小军和霜霜,孩子在幼儿园搞活动,满地爬,衣服脏得快,每天都得洗,水就自然用的多。”
  “还有冰箱和空调,一个月下来电费也不老少。”
  “符小梅就一个人住,她一个星期洗多少次衣服?你之前说她中午和晚餐都在单位上吃,说明她在出租房几乎不怎么开火煮饭。她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师大生,不可能在出租屋里自己就买个冰箱吧?空调就更不要说了……这样综合算下来,她每个月的水电费顶天了不会超过一百块。”
  “还有这个,通话费每月一百五。咱家用的是包年,宽带上网连带着你和我两部手机,还有家里的一台座机,总共加起来全年两千块不到……哦,不对,算少了,还要加上我妈的那部手机。她以前在昭城,来了省城以后就加到咱家的网络年费里。你自己算算,三部手机,全年用下来每月折合一百二十块钱左右,反正不到一百三。”
  “咱家办的这个还是无限量通话。就说我吧!平时在派出所,每天接进打出,至少也有几十个电话。这是工作性质所决定的。符小梅呢,她在你们单位对外服务窗口上班,平时就算接个电话时间也不能太久吧?这每天朝九晚五,一个星期上五天半,就算她周末两天时间要煲电话粥,满打满算一百块的通话费足够了。”
  “单位餐费我就不说了,下面这条乘车费也是一百。你之前说过,她租的房子距离你们单元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了。难道她平时下班以后不回家,闲着没事儿到处逛?这摆明了不合理啊!”
  “还有这个,每月服装费两百。对比一下你自己,你买衣服够勤的,平时没事儿就喜欢逛商场。这各人有各人的收入,不能用你的标准衡量别人,可她一个师大毕业生,家里经济情况就那样,父母务农,她竟然每个月还要拿出两百块钱买衣服……你觉得这事儿的可信程度有多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