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虎警 > 第五百节二二节 二维码

我的书架

第五百节二二节 二维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实在没办法,就找到校领导把事情说了一下,请了半天假,把她带到门卫保安室,然后打电话报警。”

  虎平涛大体上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说实话,他有些啼笑皆非,更多的还是感慨。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苗友霞一番,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老太太,你怎么能要人家的工资卡呢?这就是你不对了。”

  苗友霞自有她的道理。扯着嗓子叫道:“她是我儿子的女人,是我还没过门的儿媳妇。我找她要钱天经地义。”

  “我可是打听过了,她在学校的工资挺高的,一个月下来至少有七、八千。既然是我老姚家的人,就必须听我的安排。每个月的工资必须上缴。这事儿没得商量,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这样。”

  苏蓉蓉被气到笑了:“你怕是想钱想疯了。没错,我是跟你儿子谈恋爱,可哪又怎么样?我是我,他是他。你怎么管他是你的自由,我可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苗友霞很固执,指着苏蓉蓉吐沫星子乱飞:“什么叫没有关系?你跟我儿子睡过,就是我们家的人。我是你婆婆!三从四德懂不懂?你怎么当的老师?”

  苏蓉蓉睁大眼睛看着她:“我跟姚劲松还没领证呢!再说了,我跟他有过那种关系又能怎么样?我是成年人,我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今天跑到学校里这么一闹,我名声都被你毁了。”

  “哼!你还要名声?”老太婆冷笑着把手伸到苏蓉蓉面前:“把工资卡拿来,就算警察在这儿也一样。说破天,你也必须把钱给我。”

  苏蓉蓉双手交叉横抱在胸前,深深蹙着眉:“如果早知道姚劲松有你这么个妈,我说什么也不会跟他好。你以为学校是什么但?能由着你乱来?”

  说着,苏蓉蓉转向虎平涛:“警察同志,我就是怕她在办公室胡说乱讲,才把她带到这里。您看……”

  她神情有些犯难。

  虎平涛咳嗽了一声,走上前,对苗友霞道:“行了,你就别再说了。这事儿是你不对,人家凭什么把工资卡给你?”

  苗友霞翻来覆去还是那句话:“她是我儿媳妇,我必须……”

  “行了!行了!”虎平涛如撵苍蝇般挥了挥手:“你这是无理取闹。学校是特殊公共场所,你这样闹下去,人家还怎么工作?”

  “工资卡什么的就别想了。换了是我也不可能给你。”

  “再说了,她跟你儿子还没领证呢!”虎平涛最后这句话是重点。

  他随即转向苏蓉蓉:“这样吧!给你男朋友……就是那个姓姚的打个电话。你们都在一间学校教书,让他出来帮着劝劝,解决问题。”

  苏蓉蓉叹了口气:“我之前就打过了。他……唉,我想过了,那种男人我不会要。”

  虎平涛好奇地问:“怎么,你说了这事儿,他不愿意来?”

  苏蓉蓉冷冷地回答:“他说让我自己解决,还说什么他母亲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好。”

  听到苏蓉蓉这样说,虎平涛就知道她已经有了主意:“那这样吧!我现在先帮你把人劝离,之后如果她再来纠缠,你就给我们派出所打电话。”

  苏蓉蓉感激地点点头:“谢谢!”

  虎平涛转向苗友霞,警告:“你的行为已经扰乱了社会治安。”

  老太婆根本不吃这一套,撒泼耍赖:“你管我!这是我的家事。”

  见状,虎平涛认真地说:“既然你不听劝,那我就只能对你采取措施。走吧,跟我们去派出所接受处理。”

  苗友霞急了:“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

  她指着苏蓉蓉,急急忙忙大声嚷道:“只要她把工资卡给我,我现在就走。”

  争吵、纠缠、尖叫。

  虎平涛火了,转身问崔文:“都录下来了?”

  崔文举了一下手中的执法记录仪:“录了。”

  虎平涛命令龙旭:“把她扣起来带走。”

  龙旭点头答应着,拿出手铐。

  这东西对苗友霞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威慑效果。

  她双眼发直,浑身打着哆嗦。不等龙旭走到近前,苗友霞突然转身,以极快的速度跑了。

  看着老太婆迅速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的背影,虎平涛摇摇头,对苏蓉蓉说:“这样吧!你在笔录上签个字。如果再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

  回派出所的路上,龙旭一直捂着肚子笑。

  “这老太太真有意思。还没过门的儿媳妇就得把工资卡交给她,这算什么事儿啊!”

  崔文一边开车一边说:“我估计她那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虎平涛的看法较为中肯:“要我说,这事儿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龙旭奇怪地问:“头儿,你意思是……苏蓉蓉有问题?”

  虎平涛压低声音:“我估计那男的,就是她男朋友,外型应该长得还不错,属于挺帅的那种类型。”

  崔文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头儿,你见过那男的?”

  “没见过。”虎平涛解释:“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如果不是真心喜欢那男的,就苏蓉蓉这条件,会答应跟他处处看,还愿意发生那种关系?”

  “苏蓉蓉人长什么样你们都看见了,颜值身材都没得说。她家里条件也不错,父母三套房,她自己还贷款买了一套。虽说面积大小、地段什么的不知道,可就这条件,足以甩开大多数同龄人。”

  “还有,她在四十一中教书,还是班主任。现在的老师待遇是真好,尤其是高中老师,月收入妥妥的过万。我估计苗友霞的儿子,就是那个……对了,姚劲松,没跟苗友霞说实话。他一个公办教师,月工资怎么可能才几千块钱?肯定是瞒着老太太私留了一部分。”

  “苏蓉蓉还是班主任,收入这块还是很丰厚的。”

  “呵呵,今填老太太的儿子一直没出面……所以这事儿肯定有猫腻。”

  “瞧着吧!回头肯定还得闹!”

  正说着,手机响了。

  虎平涛一看,是所里的电话。

  接通,话筒那端传来谭涛的声音。

  “头儿,你在哪儿?”

  “我在四十一中。”虎平涛道:“我这边刚解决了一个案子,现在回去的路上。”

  谭涛语气很焦急:“你赶紧回来吧!出事儿了。”

  ……

  三林路菜市场规模很大,这里还是远近闻名的海鲜交易货区。

  虎平涛等人赶到约定位置的时候,谭涛和王贵已经在那儿了。

  六十五号铺面前围着几个人,数量不多。

  谭涛凑近虎平涛解释:“我们已经驱离了一部分围观者,现在情况比之前好多了。”

  虎平涛点点头,问:“出什么事儿了?”

  谭涛伸手指了一下站在斜对面的中年男子:“他是这个摊位的摊主,叫张翔林,还是让他跟你说吧!”

  张翔林各自不高,看起来显得很精明,他穿着长筒水靴和塑胶长围兜,情绪有些激动。

  “警官,我这个店是经营水产的。”张翔林指着店里大大小小的水箱绕了一圈:“泰国的虎头虾,洞庭湖的大闸蟹,还有地道的三文鱼,我这儿都有。”

  “平时都是我和我老婆在店里。因为客人多,有时候忙不过来,我们就雇了一个工人。可今天不巧,他家里有事没来。中午吃完饭,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就让老婆看着店里的生意,我去市场里的公共卫生间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刚好有个客人买三文鱼,我老婆已经给他弄好了,正在装盘子。”

  站在张翔林身旁的年龄与其相仿女人应该是他妻子,她接上话头道:“那个客人要一公斤三文鱼。我早上刚切了一条,他要了鱼尾。买鱼嘛,都是先来的先点,要哪个位置就切哪个位置。大多数客人喜欢吃生鱼片,我们就负责切好,摆在冰块上。有些客人买鱼回去自己煎,我就给他们切成厚块。”

  张翔林对妻子喋喋不休显得有些烦躁,连声埋怨:“你说这些干什么啊!人家警察是来查案的,你拣重要的说就行。”

  不等妻子回话,张翔林对虎平涛道:“现在都是用手机扫码付账,我这儿也一样。你看那儿,柜台外面贴着微信二维码,还有本地的云汇通,还有那个什么什么银行弄的交易码……具体的我也不太懂,反正都是银行的人上门推荐,说是扫码付款有优惠,总之功能都是一样的。”

  虎平涛有些忍俊不禁————感觉张翔林这人挺有意思,这边埋怨妻子说话没有重点,可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

  张翔林继续道:“我回来的时候,那个客人正拿出手机扫码付款……说实话,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方式。因为看不到钱,就一个数字,方便是方便了,但我心里总有些不踏实。而且现在骗子多,有些人拿着手机装模作样,表面上看,的确是扫码付款,可钱压根儿没转过来。”

  虎平涛微微点头:“这种情况很常见。怎么,今天你也遇到了同样的状况?”

  “以前遇到过。”说起这事儿,张翔林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们辛辛苦苦开店,从进货到卖货,挣的都是血汗钱。虽然有点儿赚头,却是为了养家糊口。有些人不道德啊!手机拿出来对着二维码扫一下,实际上钱没过来。我是被整怕了,就弄了一个连线的扩音器,只要扫码付款入账都会提醒,这样就能避免损失。”

  “扫码付账这个过程有时候会有延迟。但时间不会太久,前后也就几秒钟而已。我遇到过一次延迟时间最长的,也就半分钟不到。今天那个客人用手机扫码之后,就拿着鱼走了。我在店里等了将近二十秒,也没听见电子提示。我当时就慌了,估计是遇到了骗子,赶紧追出去。幸好那人没走远,我追上去跟他理论,问他为什么买东西不给钱。”

  “可他一口咬定说是钱已经付了。我有些恼火,他骗人还有道理了?这个市场里很多经营户都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于是我大声嚷嚷,旁边的人都围过来。那人一看情况不妙,就解释说的确已经在微信上付款,为什么我翻脸不认人?”

  “当时老王就在旁边。”张翔林指了一下站在斜对面,同样穿着长筒水靴的一个汉子:“老王也做海产,他生意做得很大,说话做事都很靠谱,我们平时都听他的,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都找他。”

  老王看起来很谦和,长相敦厚。他对虎平涛说:“我叫王启年。我的店在对面,一百四十七号。中午老张追着那个人出来,说是对方买了鱼却没给钱。俩人就这么吵起来,当时人很多,管市场的也在。”

  “买鱼那个人很年轻,二十多岁。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挺老实的。他们吵架的时候,我在旁边听着,大概知道是什么状况。那个年轻人一口咬定钱已经付了,老张这边却说是没有收到。两边各执一词,吵得很凶。”

  “后来我上去劝,让那个年轻人拿出手机,出示一下付款凭证。微信扫码付款是有电子账单的,这个做不了假,只要拿出点开付款页面一看就很清楚。那个年轻人听我这么一说,就当着所有人的面,点开手机屏幕。我看了,他的确支付了一百多块钱。”

  说着,王启年抬手指了一下张翔林:“当时老张还嚷嚷着说付款凭证是假的,还说要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我就劝他,让他别闹了。人家的确付了钱,一分都没少。”

  “所以这事儿就奇怪了————买鱼的钱人家已经给了,扫码支付,可老张这边却没有收到。”

  “这钱到底哪儿去了?总不可能凭空没了吧?”

  “我让那个年轻人留下电话号码,方便联系。然后就放他走了。总不能扣着人家,这不合道理嘛!”

  “老张这边,我让他赶紧回店里好好看看贴在外面的微信二维码。我估计是那玩意儿出了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