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柯南之我的怪盗生涯 > 第38章 幻觉吗?

我的书架

第38章 幻觉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小瞳还是被警察带走了,虽然她的杀人计划没有成功。

  但岸田脖子上面挂着的用钢琴线穿好的珍珠项链和工作人员在隧道里找到的钩子和绳索还是让人可以轻易看出事情的不对劲,于是有人报了警。

  警察来了以后,很快就在工藤的辅助下侦破了事件的真相,小瞳也干脆利落的承认了自己的杀人计划,并抱头痛哭忏悔。

  虽然因为高泽的干预,小瞳的杀人计划并没有成功,但警察还是以杀人未遂的罪名逮捕了她。

  整个过程,高泽并没有说什么,既然已经决定好了要杀人,并且已经在实施了,那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毕竟如果没有他的阻止,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岸田像动漫里面,在那个隧道被钢琴线枭首,小瞳则是会面临更残酷的惩罚。

  说到底,不管是什么原因,在她决定用杀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再无辜了。

  “新垣,你就不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吗?那根绳子好像是被什么人给割断的。”工藤走过来皱着眉头对高泽说道。

  高泽挑了挑眉头,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说道:

  “哪里不对劲了?只是杀人未遂而已,她到底是个女人嘛,比较感性一点也是正常的,她自己不是也说了吗?

  是她最后心软了,才割断了绳子,饶了那家伙一命,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不会看不出那是她在撒谎吧?凭借那种根本就不太锋利的小匕首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一点。

  而且,当时正在高速行驶中的云霄飞车可是很快的,几乎是在她放下钩子的一瞬间,那人的脑袋就会被砍断,她哪里有时间去把绳子割断啊!

  还有,哪根绳子明显也不是被割断的,就断口来看,更像是被一种更加锋利的刀具直接砍断。

  一般的匕首可很难做到这一点,至少也要是像武士刀这种长刀吧?关于这些你难道就没有感到好奇吗?”工藤还是一脸不信的说道。

  没错,在阻止了她杀人以后,高泽还去爱子小姐那里偷来了那把匕首交给她,让她对警察说是她自己最后心软了,没有下的去手。

  这样多少也能帮她减轻一点惩罚,也可以防止其他人猜到是他出的手。

  至于其他的,高泽就不会再去管了,他又不是圣母,之所以会去帮小瞳减罪也只是为了减少自己的麻烦罢了。

  “呵呵,与其在这种事情上考虑那么多,我倒是对你的事情感觉更加好奇!”高泽翻了个白眼,搂住他的肩膀一脸坏笑的说道。

  “什么意思?”工藤挑了挑眉头有些奇怪的问道。

  “出来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遇到命案的感觉如何?”

  工藤:“……”

  谁告诉你,我每次出门都会碰到命案的?那样我还能不能正常的生活了?

  “没什么感觉……”工藤嘴角抽搐了一下回答道。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

  “不过像这种杀人未遂的案子倒是头一次碰到,我还是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呀!”

  高泽翻了个白眼,那是当然的了,那些被杀的人想从你手里幸存下来,可有些难度,算了,随你怎么想吧,反正又查不着他头上来。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和园子又不留在这里给你们两个当电灯泡了,刚好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回见了。”

  高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虽然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但琴酒他们要比这件事还要严重的多,在彻底确定工藤短时间内不会再和他们相遇以前,他还是要注意一下的,而且,他自己的很多事情也于那群人息息相关。

  虽说黑暗组织里一共就没几个认真干活的,一个个的不是卧底就是随时会背叛的反骨仔。

  甚至能存在至今还没有就地解散都可以堪称奇迹。

  但就算是这样,组织也不是现在的他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对付的了的,所以他要观察好他们的动向,好随时做准备。

  高泽转身刚要离开,忽然脚步一顿,脸色也瞬间僵住了,不知为何,在他转身刚要离开的时候,瞬间好像出现了幻觉一样,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给他带来一种刺骨的寒意。

  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几乎在下一刻,他就恢复了正常,也没有了那种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

  “刚刚那个是幻觉吗?”高泽皱了皱眉头,低声喃喃道。

  ……

  找个理由支开了园子,高泽开始一个人在热带乐园里四处闲逛,好寻找琴酒两人的踪迹。

  之所以支走园子,也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而且,有园子在的话,有些事情他做起来也不方便。

  经过一番搜寻,高泽总算在摩天轮的附近发现了这两人的踪迹。

  “我去,这哥俩还真去坐摩天轮轮了呀,真想知道卖给他们票的售票员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想必一定非常复杂吧。”

  看着好像刚从摩天轮上下来的琴酒两人,高泽嘴角抽搐了一下,还真让他猜中了。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摩天轮这边好像也发生了命案的样子,有一大堆警察围在那边。

  不知道又是哪位高中生侦探耐不住寂寞,跑到这热带乐园转悠了一圈,成功带走了一个因为倒霉和他坐了同一趟摩天轮的倒霉蛋。

  高泽走进一点,看着那个被一众警察环绕在中间,开始自己的推理秀的高中生模样的少年,当即愣了一下。

  里面的人竟然是白马探?这家伙平时不是主要待在英国,祸害那群英格兰的绅士们吗?什么时候回的日本?

  高泽摇了摇头,没有想太多,反正白马探怎么样和他也没太大关系,这家伙平时主要针对的是和他同班的基德同学,也找不上他的麻烦。

  就他一个月一次的作案频率,在加上到目前为止,他也只出手过两次,这家伙应该不太可能对自己感兴趣的。

  随后他又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琴酒和伏特加,心中暗暗想道:

  “话说这哥俩该不会也有类似死神的体质吧?怎么也是去哪哪死人?都改坐摩天轮了,竟然还是碰上了命案,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没过多久,那些警察就都离开了,当然,他们是带着犯人走的,白马探则是一个人不知道去干什么了,高泽也没有兴趣知道,他还要去跟着琴酒这哥俩呢。

  见琴酒在原来站着的地方接了个电话,随后就也带着伏特加离开了这里。

  高泽随后跟上,想来刚才和他们通电话的人,不是黑暗组织的人,就是那个要和他们交易的家伙了。

  无论是哪一个,都足以激起他的好奇心了,而且他还要防止在剧情的引导下,工藤最后还是会遇上他们,并发现他们的不对劲,选择跟踪他们。

  在跟踪他们没多久,高泽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虽然他已经在极力的隐藏自己,但他还是感觉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样子,选择了兵分两路,琴酒和伏特加各走一条路。

  犹豫了一下,高泽选择继续跟踪琴酒,不过他也随时关注着周围所有人,以防自己被偷袭。

  虽然现在的他近身格斗自认为还不错,如果拿上刀的话,那更是顶顶的强,但架不住黑暗组织的人都是有枪的呀!

  而且他怀疑,琴酒两人之所以能那么快就感觉到不对,这附近极有可能还埋伏着狙击手,不过对方大概并没有感觉到他有太大的威胁,所以只是观察,并没有开枪。

  在跟踪琴酒到达一个昏暗的巷子以后,高泽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这种昏暗的小巷子对他来说反而更加安全,这样一来对方的狙击手对他就造不成威胁了,以他的实力,只要小心应付,面对像琴酒他们这样的,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选择换上了怪盗蹈荷的装扮才再次跟了上去。

  “科恩,那个跟踪我们的人怎么样了?”躲在暗处的琴酒语气冰冷的问道。

  “琴酒,那个人我暂时没办法帮你们看住了,他跟着你一起进去了那个作为交易地点的巷子,我看不到他了。

  不过有另一件事你有需要注意一下,除了那个一开始就在跟踪你们的人,还有一只小老鼠也跟上来了,他跟踪的人是伏特加。”

  琴酒的嘴角挂起一抹有些狰狞的笑容。

  “来就来吧,两只小老鼠罢了,正好拿来实验一下组织最新开发的那种药。”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走到巷子的尽头,高泽贴着墙角向对面看去,发现刚才和琴酒分开的伏特加正提着一个箱子,和一个人在交谈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高泽挑了挑眉毛,总感觉这一幕有些熟悉呀,他转头另一边看去,顿时脸一抽。

  剧情的推导力就那么强大吗?工藤的家伙怎么还是跟上来了?这是注定了要和这群家伙结下不解之缘了吗?

  
sitemap